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77章 你学艺不精,愧对师门。

第177章 你学艺不精,愧对师门。

        而在李阳的医术传承里面,就有悬医门的完整传承。

        所以,他对这个医术门派,简直不要太了解。

        悬医门里,曾有一名先辈,专门研究毒之一道,更是学习神农尝百草,用几声去尝毒草,然后研制解药。

        别说,那人还真的挺有天赋,毒之一道,在他的研究之下,尽是到达前所未有的高度。

        也正因此,曾经的悬医门,一度繁盛,门徒上千,受尽世人赞誉。

        只是,月亏则盈,月满则亏,连王朝都会不断更迭,更别说是一个门派。

        悬医门在战乱当中,慢慢退出舞台,传承也一度断绝。

        李阳本来以为,悬医门早就失落在岁月当中,却不曾想,竟然还有传承。

        不过,李阳看着洪世林,沉默了许久之后,还是忍不住质疑道:

        “不应该啊,你既然出自悬医门,那你总该学过你们门派的《万毒史录》,怎么可能连‘九节莲’都不知道?”

        “如此看来,我刚刚判断的没有错,你就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连师门医术都学不精,你也配称中医大师?”

        而洪世林在听到《万毒史录》时,一双眼睛顿时瞪着老大,满脸震惊的看着李阳道:

        “你怎么知道《万毒史录》,这可是我师门最珍贵的典籍,只可惜,这本典籍在一百年前的战争中遗失了。”

        “后来,我的师祖凭着记忆重新撰写了一本,可惜技艺终究有限,新的《万毒史录》所记载的毒草毒物和解毒方法,远不及点击的三分之一。”

        “我不知道《万毒史录》里面有没有记载‘九节莲’,但我看过的是没有的……”

        说到这里,他又迫不及待的拉住李阳的胳膊,激动的问道:

        “我们悬医门自从百年前的劫难之后,传承就断的差不多,如今师门只有师兄弟五六人,我们从未对外提起过师门传承的典籍。”

        “你会知道《万毒史录》,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过这本书?”

        “如果你真的看到过,请你告诉我这本书的下落,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面对师门的重典,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淡定。

        而李阳则是神色淡淡,随意的说道:

        “我没有见过你们师门的典籍,我会知道《万毒史录》,是因为我的师门里面,有对所有中医派系的记录。”

        “所以,《万毒史录》里面记载的,我全部都知道,这‘九节莲’,就是里面记载的第一百三十一位毒物。”

        “此毒并非出自我们国内,据《万毒史录》中记载,此毒来源于越南的一种名叫九节莲的草药,草药本身无毒,需要经过特殊的调配,才能成为慢性剧毒。”

        “这种毒药的调配方式,国内早就已经没有了,但这种毒在越南还是存在的,只是也比较少见,并且当地人并不外售,想要弄到手并不容易。”

        “所以,淑云所中之毒的来源,其实非常好查,只要调查一下谁跟越南那边关系亲近,就很容易调查出结果了。”

        这话一出,站在一旁的黄淑贤,顿时心跳加速,本能的开口质疑道:

        “什么九节连八节连的,要真有这种东西,我们华夏泱泱大国,怎么可能没有?”

        “而且,若真的是毒,你如今的医学技术又怎么可能查不出来?我看你这瞎子就是在胡编乱造。”

        说着,又连忙转向洪世林,露出一脸委屈之色,巴巴的说道:

        “洪老,你可不要听这个瞎子胡说八道,那什么《万毒史录》可是你们师门失传的医典,他一个瞎子,哪里有机会见到。”

        “我估摸着,他就是不知从哪里知道你们师门的这本医典丢了,这才随口胡编,想要诈您呢!”

        “明可千万不要被他给唬住了,人命关天,哪怕我妹妹再讨厌我,跟我做姐姐的,可也不能就此不管。”

        “还望您老人家一定要拦住这瞎子,不要让我妹妹吃亏受罪啊!”

        然而这一次,洪士林却是没有立马开口,反而转过头,紧皱的眉头看着她,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怀疑:

        “越南?不提我都忘了,我记得黄小姐你好像每年都会去越南吧?”

        “你每次回来,身体都会不舒服,我记得就是因为你去越南,接触了那边的一种花粉所致,只有我有办法帮你调理。”

        “所以每次从越南回来之后,都会到我这里调理身体,就上个月你都还来找我调理过。”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看着黄淑娴的目光,全部都病了。

        特别是本就脾气冲的赵志浩,更是直接瞪着她,气势汹汹的怒道:

        “果然是你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搞的鬼,我之前就知道你心思深沉,绝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却没想到,你竟然给淑云下毒,你还真是恶毒啊!”

        “不行,你投毒害人,我必须要把你绳之以法,让你接受法律的惩罚。”

        而黄淑贤在刚才的慌乱后,这会竟然冷静的很,听到赵志浩的指控,也懒得再装柔顺温柔,强硬的反问道:

        “表哥这话说的也太过绝对吧?就算我每年都去越南,难道就能代表,是我给我淑云下毒?”

        “更何况,这毒究竟有没有,那都是个未知数,你们就这么凭着一个瞎子的三言两语,来怀疑我?”

        说到这里,她又脸色一缓,故作委屈地盯着赵志浩,目光含泪的哽咽道:

        “赵表哥,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我,毕竟我的出生不光彩,可这也不是我能选择的。”

        “我出生就被我亲生母亲抛弃,后来好不容易找到我的亲爸,快快乐乐的生活了几年,结果,结果又被人贩子给拐了。”

        “那些年,我被人卖到了山沟沟里,受尽了委屈,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才活着长大,才有机会回到家里来。”

        “对于因为我的回归,给你们带来的不舒服,我其实真的特别抱歉,可是表哥,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因为这样,就把什么锅都往我身上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