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70章 惊喜吗?小丫头

第170章 惊喜吗?小丫头

        说话的同时,陈美琴还故意凑到李阳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就像一根羽毛,轻轻挠动李阳的耳垂,也撩得他心头震动,喉咙干哑。

        “咳咳咳咳……”

        生怕自己当众出糗,李阳连忙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道:

        “美琴姐,这么多人在呢!快别开玩笑了,小心被人笑话。”

        “被人笑话?”陈美琴嗤笑一声,满脸不屑道:

        “谁会笑话?谁敢笑话?老娘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人,那不得好好拽在手里,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要知道,如今想要勾搭你的女人,多着呢!”

        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撇向旁边满脸震惊的沈凝雪,酸气满满道:

        “比如,这位沈家的大小姐,千里迢迢跑到咱们这穷乡僻壤来,目标可就是你呢!”

        而沈凝雪这会也是震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舌头打结道:

        “陈,陈姐姐,他,他难道就是你的男朋友?”

        “对啊!这就是我的小男朋友。”陈美琴毫不客气的抓住李阳的手,并且直接十字相扣,笑嘻嘻道:

        “来,给你介绍一下,他叫李阳,你可以直接叫他姐夫。”

        “这,这……”

        沈凝雪完全被震的说不出话来。

        李阳不知道陈美琴的底细,但沈凝雪家跟她家是世交,对她简直不要太了解。

        那可是出自瓯江市,著名富豪之家的大小姐,出了名的容貌绝艳,而且小小年纪就表现出惊人的商业天赋。

        若不是因为身体原因,十几岁就被判定终身无法生育,是个一辈子不能跟男人同房的石女,她绝对是无数优质青年的梦中情人。

        但即便如此,也依旧有人惦记她。

        毕竟,女人伺候男人,方式多的很。

        前门封了有后门,下门封了有上门,总有门是通的。

        只要有一扇门是通的,就足够了。

        只不过,她毕竟无法生育,所以惦记她的男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正因此,当陈美琴父母提出要让她嫁人时,她就果断脱离家门,放弃一切,一个人躲到了青阳县来。

        很多人都以为,她这一生,是打算一辈子做人孤家寡人了。

        毕竟她性子高傲,绝对不可能为了婚姻去将就。

        这样以为的人里面,就有沈凝雪。

        结果却没想到,如今陈美琴竟然带着一个瞎子,告诉她,这是她男朋友。

        这让她怎能不震惊?

        而陈美琴也没有搭理她,转身便朝着带来的人,招呼道:

        “你们赶紧把酒搬上车,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把酒给打碎了,这些酒可珍贵的很,一坛就价值十几万呢!”

        听到这话,沈凝雪顿时回过神来,惊讶道:

        “陈姐姐,你刚刚说什么?这些酒,真的一坛值十几万?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还是说,你也帮着这个瞎子,合伙来敲我的竹杠?”

        陈美琴毫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满脸冷笑道:

        “我看是你在开玩笑吧!就你兜里那点零花钱,也配让我来敲竹杠?”

        “实话告诉你,这里的酒最高斤价都已经卖到三四千一斤,而这些酒坛都是一百斤的,一坛子十几万,那都是成本价。”

        说到这里,她伸手指了指沈凝雪那辆撞的车头粉碎的甲壳虫,再指了指撒了一地的酒,语气危险道:

        “我记得那辆车子是你的,所以这地上的酒,也是你撞的吧!”

        “瞧你那车撞成那样,你这个菜鸟女司机,应该也伤的不会轻,所以肯定是李阳救你的。”

        “而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是他主动出手救人,基本就不会问你要医药费,但这毁掉的酒,肯定是会让你赔的。”

        “你刚刚说敲竹杠,你不会是不愿意陪吧?”

        “我,我不是不愿意陪。”刚刚面对李阳的索赔,还不情不愿的沈凝雪。

        此时面对陈美琴的质问,却是不敢一口否决了,满脸小心道:

        “是这酒的价格也太贵了,就我知道的酒里面,最少也得是十年以上的大品牌陈年老酒,才值得上这个价格。”

        “当然,还有最近在新月酒吧火起来的一系列仙酒,但那是极品好酒啊!这又不是……”

        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再次开始埋怨:

        “说起来,我还想找那酿酒师傅呢!可惜新月酒吧的老板娘,实在太难说话了,怎么都不肯把人介绍给我……”

        而陈美琴这会真是笑了起来,满脸玩味道:

        “原来,你就是静雪嘴里的那个,大言不惭,不知天高,还半点礼貌都没有的臭丫头啊!”

        这话一出,沈凝雪顿时满脸茫然。

        倒是一旁的李阳,好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陈美琴撇了沈凝雪一眼,笑着解释道:

        “也没什么,就是这个小丫头,昨天晚上跑到酒吧里来,拿着一袋子钱,嚷嚷着非要见你。”

        “当时我不在店里,是静雪出去打发的她,听说这丫头不依不饶的,一副暴发户嘴脸,讨厌的很。”

        “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在这里撞见。”

        沈凝雪这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目瞪口呆道:“陈,陈姐姐,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难不成,那新月酒吧跟你有关系?”

        “不是跟我有关系,而是那新月酒吧就是我的。”陈美琴放开李阳的手,抱着胳膊笑嘻嘻的走到沈凝雪面前,居高临下道:

        “你嘴里那个难说话的老板娘,恰好是我的闺蜜皆合作伙伴。”

        “而你要找的酿酒师傅,恰好是我的男朋友,也就是你眼前的这个,想要敲你竹杠的男人。”

        “至于你嘴里推崇至极的极品好酒,就是被你撞碎了两坛,让你赔还觉得是敲你竹杠的这些酒。”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话一出,直接沈凝雪窒息。

        足足单愣了一分钟,才欲哭无泪的瘪着嘴,可怜兮兮道:

        “我,我一点也没觉得惊喜,我只觉得惊吓!”

        “我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找酿仙酿的师傅,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人了,却让我给得罪的死死的。”

        “老天爷啊!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坑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