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39章 圆谎都不用自身

第139章 圆谎都不用自身

        今天这件事情,算是再次让李阳心里有了阴影。

        得到传承医术之后,他虽然一直没有想过,要大肆宣扬自己会医术。

        但对于主动找上门来,求他治病的人,他其实也没有拒绝过,基本上也是能帮就帮。

        总归也算是对得起,“医德”这两个字。

        但是现在,因为帮人治病,给自己惹来这么多麻烦事,他是真的彻底寒心了。

        反正卖酒也能赚钱,那又何必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而在场的人听到之后,也不由陷入了沉默。

        虽然,大多数人都并不相信李阳真的医术很好,觉得上一次能够解开兰香酒,纯粹是运气好。

        但是,万一人家真的会呢?

        到时金根才光棍的很,他现在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谁说能治,他都想试试。

        所以干脆利落的朝着李阳道:“赶紧动手吧!只要你能让我看到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

        李阳点点头,便当着众人的面,在金根才面前蹲下来。

        依旧扮演着瞎子的角色,假装摸了一下寻找穴位,就迅速开始下针。

        金根才看着银针扎在自己的小腹上,忍不住问道:“李阳,你都还没有给我把过脉,确认我得的是什么病,就直接下银针吗?”

        “我在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李阳神色淡淡,一边继续下针,一边缓缓解说道:

        “你其实没有得病,也根本不是什么先天残疾,你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错位症状,叫做锁阳骨。”

        “就是你这里的器官,有三分之二都被合并的耻骨锁在里面,这才导致露在外面的器官,仅仅只有半根手指头长。”

        “所以,你的器官其实是完整的,只是你看不到而已,也正是因为有三分之二被卡在里面,因此你平时方便时,会感觉特别胀,特别难受。”

        “而且,在你想要和女人同床的时候,你还会感觉特别的痛,也正因此,到晚上你就会很烦躁,对不对?”

        金根才瞪大眼睛,不敢自信的看着李阳道:“你,你说的症状,我确实有,难道,你真的能治好我?”

        这一刻,他的心里,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希望。

        要知道,他原本只是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反正现在该丢的脸也丢了,试试看又不会损失什么,所以心里头也压根没抱多大的希望。

        但是现在,他突然感觉,也许这次,他要走运了!

        而李阳这个时候,已经将手上的银针,全部都下完了。

        众人顿时看到,金根才的小腹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在手电筒的光照下看起来相当瘆人,便忍不住嘀咕道:

        “刚刚看李阳那扎针的样子,和隔壁大良村的王大夫差不多啊!难不成,他真会治病?”

        “看这架势,好像真的会两下子,可以前也没听说他会治病啊!什么时候学的啊?”

        “他爷爷以前活着的时候,好像就懂点医术吧!不过听说他爷爷年轻的时候,治死过人,后来就不给人治病了,也许,李阳是跟他爷爷学的?”

        “可李老头死的时候,李阳好像才八岁吧?那么小,能学到什么?”

        “也许是李老头留下什么医术,他要偷摸着学会了呗!不过李老头都把人治死过,李阳还是自学的,肯定更不靠谱……”

        “我也觉得,他这估计就是假把式,制不出什么名堂来……”

        ……

        众人的议论,耳尖的李阳自然听到了。

        他本来还在担心,该怎么解释自己突然会治病的事。

        没想到,这些村民倒是帮他把理由都想好了。

        不过想到他爷爷,李阳那黑布蒙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回忆。

        说起来,他那爷爷的经历还挺丰富的,据说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独自一人离开桃酒村到外面闯荡。

        具体去过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他爷爷自己也从来没有跟人说过。

        在外头闯了十几年后,他爷爷突然回到桃酒村来,还带回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奶奶。

        回村之后,他爷爷一开始是在村里当大夫,后来治死了人,就再也不碰医术了,老老实实做了个农家汉。

        而李阳的奶奶,生下了他的父亲后,没多久就离开了村子,虽然村里人都说他奶奶是跟人跑了。

        但是李阳的爷爷却是一直告诉他,他奶奶并不是跟人跑了,而是被她家人接回去了。

        可每次李阳问他爷爷,他奶奶家在哪里,他爷爷确实从来都不肯说,到死也没有说。

        所以一直以来,李阳其实都认同村里人的说法,那就是他的奶奶,确实是跟人跑了。

        只是他爷爷无法接受这个丢人的事实,不愿意承认而已。

        至于他爷爷从外面带回来的医术,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传下来,不过李阳记得,他爷爷曾经留下过一个箱子。

        那箱子里头,好像就装着一些医书。

        他小时候还偷偷看过,全部都是深奥的繁体字和文言文,压根就看不懂,后来也就忘却了。

        如今想起来,倒是可以再去拿出来看一看。

        这些念头,也就是在李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便暂时抛之脑后。

        毕竟,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想要治好这锁阳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第一步,就要把封闭的耻骨打开。

        对于女人来说,生孩子就会自动将耻骨打开,可对男人来说,从定型之后,其实是一辈子都不会打开的。

        所以想要打开,极难。

        当然,李阳还是有办法的。

        他在打通所有穴位后,双手摁在金根才的两个盆骨上,沉声道:

        “我现在要把你定型的骨头打开,这样才能让你被锁在里面的部分器官,全部弄出来。”

        “这会有点痛,你忍一下!”

        说完都不得金根才反应,就毫不犹豫的双手狠狠摁下。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瞬间想起。

        金根才顿时大张着嘴巴,发出刺耳的尖叫:“痛啊!”

        然而,李阳丝毫不手软,双手的力道用的更紧。

        终于,耻骨全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