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04章 你的钱,我替你赚了!

第104章 你的钱,我替你赚了!

        “啪!”

        大拇指出的粗糙麻绳,狠狠抽在孙小雪赤裸的身上。

        瞬间,一条深深的血痕出现在她的背上,那鲜艳的血痕和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孙小雪痛得满头大汗,可她的双手,被布条系在床头上,双腿也被布条绑起,整个人只能蜷缩着跪在床上,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只能被动的去挨打。

        粗糙麻绳每一下抽在她身上,都让她生不如死,只能发出绝望的哀求:

        “好痛,我好痛,根才,你别打了!我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痛?你也知道痛?”人高马大,看起来强壮无比的金根才,满脸皱眉的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

        “老子跟你说过,生不出孩子是你没本事,你绝对不允许去医院看病,可你为什么偷偷去?”

        “你告诉老子,你为什么要偷偷去?”

        “啪!”

        说话的同时,又是一鞭子狠狠抽下去。

        孙小雪痛的都快开始浑身抽搐,她这会无比后悔,明明李阳都已经替自己治过病了,也明确告诉她,只要后面持续去治病,就完全可以治好。

        可她却因为脑子进水,不信任李阳的手段,非要在经过一次治疗后,偷偷摸摸去镇上卫生院看病。

        结果病没看出什么来,反而被金根才给抓住了,导致她这几天晚上,一直像一条狗一样,受尽折磨。

        这一刻,孙小雪简直肠子都悔青了。

        同时,也无比痛恨金根才的恶毒。

        之前她不懂,还真的以为是自己不会生育,可上次经过李阳的提醒,她专门去询问了这些事。

        这才知道,原来不会生育的人,根本就不是她,还是金根才。

        一想到这些,孙小雪心中的怨恨,就压都压不住。

        可是现在,她天天被绑在家里,连逃都逃不出去。

        难道,要这样受尽折磨的过一辈子吗?

        孙小雪的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

        她,必须要逃出去。

        孙小雪的遭遇,李阳不知道。

        他只是偶尔会疑惑一下,当初他明明跟苏小雪说的很清楚,要每天过来治疗一次,可为什么没有来?

        但疑惑归疑惑,治病这种事,本来就要患者配合,既然人家自己不愿意来,那李阳自然也不会去多想。

        次日一早公鸡啼。

        天色才刚亮不久,李洪山父子俩就叫了十几二十个强壮的壮汉,挑着昨日用高价,从李阳手里抢到的酒下山。

        下山的路,刚好要路过李阳门口。

        空着双手,仅仅只在胸口处,学着城里的时尚男孩,不伦不类的挂着一个腰包的李天庆,故意冲着坐在院子里,等苏倩莹做早饭的李阳,嚣张笑道:

        “李阳,我知道你之前卖酒挣了不少钱,如今也要轮到我们家去挣钱了。”

        “你上一次卖土烧,是卖到多少钱一斤来着?40块是吧?”

        “这一次,我也打算去卖40块一斤,真是感谢你打开的销路和价格,你的钱,我替你赚了!”

        “等我挣了钱,我肯定给你买个三五两肉,好好感谢你,哈哈哈哈哈……”

        在厨房里做炒饭的苏倩莹听到动静,也不由走了出来,看到李天庆这副得意的模样,忍不住怒骂道:

        “李天庆,你连李阳这个瞎子的赚钱生意都要抢,抢了也就算了,还在这里得瑟,你还要不要脸?”

        然而,李天庆丝毫不觉得自己无耻,反而越发得意的笑道:

        “苏倩莹,你瞎胡说什么?我只说去卖酒,又没说卖给谁,怎么就说我抢李阳生意了?”

        “再说了,赚钱这种事,本来就是全靠本事,我光明正大,真金白银收购的酒水,怎么就无耻了!”

        “我可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随便污我名声,要不然,我绝对对你不客气!”

        说完,便翻着白眼,一脸嚣张的厉害。

        苏倩莹气的脸都青了,但面对这种完全不要脸的人,她也没辙。

        倒是李阳,看着跟在李天庆身旁的陈金安,安慰的冲着苏倩莹笑道:

        “村长,你也别这么生气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这酒是卖不出去的。”

        “就让他们父子俩多得意一会儿,回头自然有他们哭的时候,指不定还得哭着喊着回来求我们呢。”

        苏倩莹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好了起来,朝着李天庆的方向冷哼一声后,转头冲着李阳道:

        “要是他们真的来求,那就让他们跪着求!”

        “敢惦记老娘,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朝我下黑手,这笔账,我可都还记着呢!”

        “放心,不会让你气太久。”李阳笑着回了一句。

        为了运这批酒水,李洪山负责两科是用尽了心思,生怕别人看不起自己而压价格。

        他们还专门花了300多块钱,去租了一辆8成新的皮卡过来,又托关系找了个会开车的朋友,这才运着酒,浩浩荡荡的朝着县城的新月酒吧赶去。

        作为一家酒吧,新月酒吧和其他酒吧经营时间,有相当大的差异。

        其他酒吧基本上都是晚上营业,哪怕是大多数的清酒吧,也同样如此。

        可新月酒吧却是早上10:00就开门营业,到晚上11点的时候,准时关门歇业。

        也就是酒吧名器大,逼格高,这才没有倒闭,要是换个人来经营,搞不好早就关门大吉了。

        当然,自从李阳的酒在新月酒吧卖后,那甭管是什么时候营业,任何时候都是高朋满座。

        李洪山父子两个,运泽酒到达酒吧门口时,酒吧都还没有开门,可门口已经有不少顾客在等着了。

        看着这火爆的生意,李天庆兴奋的眼睛都红了,满脸贪婪道:

        “爸,我找人问过了,这家酒吧的生意会这么好,全都是因为这段时间,酒吧收到了一批特别好喝的酒,酒吧限量出售,他们这么早都是来排队的。”

        “而我认真算过,李阳就是这段时间把酒卖这里的,那他们说的酒,肯定就是李阳的酒,也就是咱们桃酒村的酒。”

        “如今,桃酒村的酒都在我们手上了,酒吧得求着我们要酒才对,所以我们得把价格抬高一点,好好拽他一笔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