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02章 谁绿了谁?

第102章 谁绿了谁?

        那语气,简直比打翻了老陈醋还要酸。

        而那娇滴滴的语调,以至于李阳翻遍脑子,也想不起来说话的这个女人究竟是谁?

        倒是站在李阳身旁的张秀梅,顿时瞪大眼睛,连忙拽着李阳,小心翼翼的退出一段距离,然后压低声音,满脸震惊道:

        “那是陈云芳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大勇……村里有叫大勇的吗?”

        “嫂子,你说里头的人是陈云芳?”李阳猛然回过头,不可思议的问道。

        陈云芳,那可是李洪山的老婆,也是李天庆的亲妈。

        只不过,李天庆父子俩虽然在里头呼风唤雨,可她却是极其低调。

        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出来走动,说话好声好气,碰到谁都是笑呵呵,从不会恶语相向。

        和李洪山父子俩那张扬不可一世的,真的完全不一样。

        也正因此,村里人虽然对李洪山父子怨念重生,可对陈云芳,却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敌意。

        哪怕在李阳眼中,她也是个还算不错的人,虽然李天庆和他一直都不对付,可陈云芳这个做母亲的,却从不会帮着自己儿子,去找他麻烦。

        甚至偶尔碰上的时候,还会很愧疚的替自己儿子和李阳道歉。

        所以,李阳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对陈云芳怎么样?

        只是没有想到,陈云芳这样一个女人,竟然也会干出这种偷男人的事情。

        而且听她这话,她和这个野男人之间,应该好了挺长时间了。

        至于这个叫大勇的人,李阳仔细翻阅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人,却也发现,他们村确实没有这么一个人。

        不过想想也对,如果陈云芳偷的是村里人,李洪山那老狐狸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正当李阳和张秀梅好奇,这叫大勇的人究竟是谁时?

        大勇说话了,开口就是站在制高点,不满的说道:

        “小芳,你这话说的,可就让我有点伤心了,咱们俩好了这么多年,我又怎么可能不稀罕你?”

        “也就是我最近太忙了,这才没办法第一时间来找你……”

        听着这道声音,李阳猛然抬起头来,脸上闪过一丝骇然。

        因为这道声音,他曾经听到过。

        当初在他父母去世,他也双目失明之后,悄然找上门来威胁他,要让他做一辈子瞎子的声音,就是这道声音。

        虽然时隔三年,但他依旧记得清清楚楚,丝毫没有忘记半分。

        因为这道声音,是除了开车碾死他父母的方建宇之外,唯二的一旦线索。

        而这三年,他也曾有意寻找过这道声音的主人,但却一直都没有对上的人。

        却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听到。

        这一刻,李阳已经无暇去顾及任何事情,疯了一般朝着烧灰屋冲过去,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看清楚这个人是谁。

        “李阳,你别乱来,这种事情咱们不沾染的好……”张秀梅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便想阻拦。

        可惜,李阳的速度太快了,张秀梅的话都还没说完,他就已经冲进了烧灰屋内。

        顿时,屋内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而李阳这会儿,也看清楚了烧灰屋内的情况。

        只见一名衣服已经脱光,虽然已经不年轻,但却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正被一个头发夹白的老男人,压在张秀梅所说的那张竹床上。

        整张竹床因为重负,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不过这充满情欲的一面,李阳仅仅只是扫了一眼,便完全没兴趣再看。

        他直直将目光投在那名头发夹白的老男人身上,也终于认出了这个人是谁。

        刘大勇,松岩村的村长。

        松岩村就位于桃酒村的山脚下,村里的情况比桃酒村要好很多,算是附近这十里八村里头,最富饶的村庄。

        刘大勇这个村长并非公派,而是人家村里头自己选举的,已经当了十三四年,那可是真正有实权的村长。

        说起来,此人和李洪山还算是好,却不曾想,他竟然会给自己好友戴绿帽。

        不过这些对李阳来说都不重要,他现在只想知道,三年前的话,究竟是谁让他来说的。

        只是,还没等李阳开。

        刘大勇便率先有了动作,他皱着眉头,就这么光着身子,直接从陈云芳身上抽身离开,大摇大摆的走到李阳面前,沉声道:

        “原来是你这小瞎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识相一点,现在就离开,然后再把自己当成聋子,今天的事情,不得对外多嘴一句。”

        李阳微微转头,蒙着黑布的眼睛,幽幽的盯在方大勇身上:

        “告诉我,三年前害死我爸妈,偷走我高考成绩的人,是谁?”

        听到这话,方大勇的瞳孔顿时紧紧一缩,脸色危险道:

        “你还想查三年前的事?”

        “是。”李阳决然的点点头,紧握的拳头,已然准备动手。

        父母的杀身之仇,夺取前程之仇,毁他双目之仇,三重仇恨,足足压在李阳身上三年。

        如今好不容易能够找到线索,他绝对不会放过我。

        而李大勇看着李阳脸上的坚决,顿时不屑的嗤笑一声,干脆也懒得隐瞒,直接嘲讽道:

        “行,既然你小子自不量力,非要找死,那我也不瞒你,究竟是谁还是你爸妈的我不知道,但当年那个让我来传话的人,人家是县里头一等一的大领导。”

        “说起来,那位大领导让我来传话,还是人家可怜你一家人遭遇无妄之灾,所以才让我来提醒你,好让你保住一条小命。”

        “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你现在已经瞎了,但起码你现在还活着,正要去翻当年的事,可能你连活都活不了。”

        话虽说的不好听,可李阳看着刘大勇脸上的表情,却是古怪的发现,他对自己竟然没有敌意。

        甚至,还有几分淡淡的怜悯。

        这让李阳着实有些想不明白,干脆皱眉道:

        “那要按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提醒我,这才没让我不自量力的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