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74章 走,你跟我去领证。

第74章 走,你跟我去领证。

        李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大为震撼。

        不愧是胸大无脑的傻妞,这玩起来也真是开放。

        不过,一个人应该无法自己把自己绑成这样吧!

        像这种独特的捆绑方式,若不是经验丰富,玩的足够花的人,都不一定能绑出这种效果。

        那么,是谁把周静雪绑成这个样子?

        李阳的眉头微微皱起。

        眼看着都快10来分钟了,陈美琴也没有拿剪刀回来,李阳便有些等不了了。

        要知道,因为窒息而昏迷,自然不至于在短期内出现生命危险,但若是时间长了,那事有可能造成脑死亡的。

        想到这一点,李洋干脆也懒得等了,直接动用灵力,强行把红绳扯开,一圈一圈开始解开。

        红绳绑的很紧,而且有些地方,还特意缠绕了好几个节,以至于李阳在解开时,手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周静雪的身体。

        原本面对这种刺激的画面,李阳就有些心猿意马,此时又上手触碰,简直就是让刺激叠加,顿时让他鼻血狂喷。

        那是真的狂喷啊!

        鲜红的鲜血,跟天女散花一般,滴落在粉白色的床单上。

        鲜艳的红色,和嫩嫩的粉白,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李阳抹了抹鼻血,有些无奈,自己的不争气,但滴都滴在这了,他也懒得多管,继续帮着周静雪解绳子。

        很快,绳子终于解下来了,可她那一身红痕,却也显得格外刺眼,甚至有一些伤痕上面,有一丝丝的血迹。

        那是肌肤被绳子磨破了,所造成的。

        像这种伤害,虽然不起眼,但却也容易感染,所谓帮人帮到底。

        李阳便干脆拿出随身携带的止血药酒,用手指粘着她他上药。

        而这个时候,周静雪随着绳子解开,她的呼吸也恢复了顺畅,窒息状态慢慢解除,昏迷自然也就醒了。

        只是,当她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前的李阳时,顿时瞳孔俱震。

        “啊,淫贼,老娘捶死你个龟儿子!”一声怒吼起。

        周静雪一个鲤鱼打铁,直接从床上蹦起来,并且在李阳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把拽住李阳的胳膊,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他摔在床上。

        李阳倒也不是反应不过来,更不是无力反抗,他纯粹只是不想伤到周静雪,这才没有第一时间还手。

        而那周静雪却还没完,双腿一开,整个人直接坐在李阳肚子上,用手掐着他的脖子,恶狠狠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满脑子都是色心的小瞎子,你上次占我闺蜜的便宜也就算了,这次竟然还想占我的便宜。”

        “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虽然刚刚确实揩了油,但李阳会承认吗?

        他当然不会。

        他直接放了个大白眼,没好气的冷哼道:

        “你个疯婆娘,我好心帮你解绳子,帮你上药,你现在却说我是在占你便宜,你的良心是真被狗吃了?”

        “还有,就算你身材还不错,可你这样光着身子,骑在我的身上,到底是谁在谁的便宜啊?”

        “我可告诉你,我虽然是瞎子,但我对丑女依旧没有任何想法,你虽然身材不错,可就你这臭脾气,估计长得也不咋地。”

        “赶紧给我下去,要不然,别怪我告你非礼!”

        这一手恶人先告状,虽然说的理直气壮。

        可李阳不得不承认的是,此时满身红痕的周静雪,用如此暧昧的姿势,骑在自己的身上,着实让他有些顶不住。

        哪怕他心里知道不应该,可身体也依旧不受控制,本能的升起了反应。

        而周静雪却是被李阳这一手给玩懵了,同时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看到那一身的红痕,和毫无半片遮羞布遮掩的身体,那叫一个五雷轰顶。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周静雪嘴里发出,直接震的李阳差点耳聋,没好气道:

        “叫什么叫,生怕你这赤身裸体的没人看到啊?”

        周静雪听到这话,哪里还敢再乱叫。

        连忙扯着被子,将自己牢牢裹紧,恶狠狠的瞪着李阳道:

        “说,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还有,你不是个瞎子吗?你啥都看不见,你是怎么帮我解绳子,怎么帮我上药的?”

        说到这里,她满脸怀疑的看着李阳:“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想要在我这里挟恩图报,然后得到好处?”

        李阳被这不知好歹的话,直接给气笑了,抬起一双大手张开,贱兮兮道:

        “我是个瞎子,可我的触觉又没问题?我只要在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摸,还能摸不到绳子解开?”

        “至于你的伤,我只要摸得仔细一点,一寸一寸的摸,再不行用舌头舔一下,总能辨别出来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帮了你,你竟然说我要狭恩图报,那我今天要是不把这个罪名坐实了,那我岂不是更亏?”

        “来吧!说说怎么报恩吧?是准备给我钱,还是准备以身相许啊?”

        这话一出,顿时把周静雪气的够呛,两个嘴塞子鼓鼓的,跟个金鱼一样,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不过,当她看到床单上那几滴鲜红的雪滴时,怒气顿时如火山喷发一般,瞬间爆炸。

        可更多的是委屈,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朝着李阳怒骂道:

        “李阳,你这个王八蛋,这个臭瞎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我还想把我干净的身子,留给我未来的老公,可现在都被你毁了!”

        “怎么办?我可怎么办啊?我不干净了,我的身体不干净了,我的人生也不干净了。

        “以后哪个好男人,还看得上不干净的我啊!我完了,我的一辈子都完了,呜呜呜呜……”

        “不行,好女不事二夫,我不能再找别的男人,那事不贞洁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瞪着李阳道:

        “你,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一会你就跟我去民政局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