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61章 你求错人了!

第61章 你求错人了!

        众人皆知,李春田瘫痪了三年。

        整个人除了一颗脑袋,浑身上下全都动不了,甚至连说话功能都丧失,完全就是个活死人。

        也正因此,李阳这句话让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然而这时,迷糊醒来的李春田,却是揉了揉眼睛,缓缓从床上坐起来。

        看到周围那一大圈人,以及被压在地上的方燕后,顿时清醒过来,满脸愤怒地指着道:

        “贱人,方燕你这个贱人,你也有今天?你终于也有今天!”

        而方燕这会儿则是彻底傻了,满脸不敢置信道:“你,你怎么突然好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你的脊椎骨不是被打断了吗?怎么可能会好呢?”

        “怎么?看到我好了,接受不了了?”

        李春田慢慢的挪下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满脸怨恨道:

        “瞧瞧你这张吓白了的脸,怎么?怕我把两年前的事情抖出来啊?”

        “可惜你怕也没有用,两年了,你这个毒妇折磨我两年了,这笔账也该算一算了!”

        说完后,他猛然抬起头来,满脸悲痛的朝着众人讲述道:

        “大家可能不知道,两年前,我之所以会瘫痪,就是被方燕这个毒妇,和李成龙这个奸夫给暗算的。”

        “他们贪图我的退伍费,原本是想直接把我弄死,结果好巧不巧把我搞成了残废,他们见我没法将他们的秘密说出去,就干脆用我残废的身份,去申领残疾补贴。”

        “也就是这样,他们才让我继续活着,但我活着比死了还痛苦啊!这两年,我和我儿子和猪牛同住同吃,除此之外,方艳这个贱人一有不顺心,还会拿我们出气。”

        说到这里时,他有一把将身上的衣服扒开,露出满是脏污和伤痕的身体,满含热泪朝着警察们道:

        “看到这些伤痕了吗?这些都是她虐待我们的证据!”

        “我祈求你们,把这个毒妇绳之以法,还我一个公道,还我儿子一个公道,行吗?”

        “砰!”

        说话的同时,李春田还重重的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哀求。

        他的所言所行,震惊了所有人。

        如此恶毒的行事,哪怕是在天高皇帝远的农村,也是极其罕见的。

        中年警察连忙将他扶起来,郑重说道:

        “你不用这样,若你所言属实,法律绝不会姑息任何一个罪恶之徒。”

        而方燕这会儿则是瞬间回过神来,慌乱的尖叫道:“我没干过这些事,李春田在撒谎,这全都是他在撒谎。”

        “而且法律不是讲证据吗?他有证据吗?他没有证据,所以他在撒谎……”

        “他没有撒谎。”这时,刚被方燕推脱责任的李成龙,突然开口冷笑道:

        “因为我可以证明,李春田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方燕不敢自信的看着李成龙,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指认自己。

        然而,李成龙却是恶意的一笑,满脸嘲讽道:“天下最毒妇人心,我们有来有往,为什么不可以?”

        很显然,他是被方燕刚才的反咬,给彻底激怒了,索性就报复到底。

        方燕瞬间瘫倒在地,脸色苍白如纸。

        等到冰冷的手铐,套在她的双手时,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朝着李春田哀求道:

        “春田,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你饶我一次好不好?我求你饶我一次好不好?”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会好好做一个贤妻良母,绝对会的……”

        “一夜夫妻百日恩?”李春田冷笑一声,无比嘲讽道:

        “你跟那么多男人做过一夜夫妻,你这样是算恩,都能算到下辈子了吧?”

        “至于贤妻良母,这4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都是个笑话!”

        李春田自然不会原谅她,他经历的痛苦,早已对方燕恨之入骨。

        方燕见此,只好将目光转到李阳身上,苦苦哀求道:

        “李阳,你帮嫂子说句话,别让嫂子去坐牢好不好?嫂子跟你说过,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嫂子真的很好玩的,只要你不让我坐牢,嫂子让你玩一辈子行不行?”

        李阳听到这话,直接满头黑线,满脸无语道:

        “什么饺子嫂子的,我是喜欢吃饺子,但我可没说喜欢玩嫂子,你别污蔑我的名声。”

        “至于你坐不坐牢的事,那得人家法官说了算,我可没那本事,去和法律对抗!”

        眼看着两个被告人都求不动,方燕是真的绝望了。

        而这个时候,李阳突然又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方燕,你是真的求错人了,我和春阳哥都是受害者,我们怎么能放过你?”

        “我们要是真放过你了,说不定大家就认为我们兄弟俩好欺负,以后就可劲来折腾我们了。”

        “你要是真的想找条出路,那就应该去求有权有势,有背景,有能力,可以真正帮助你的人才对……”

        说到这里的他,后面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躲在角落里的李天庆。

        而方燕也顿时想到了他,立马激动道:“天庆,对,你能救我的,你救救我,你快救救我啊!”

        受到表哥的警告,此时恨不得隐身的李天庆,突然听到方燕的声音,直接吓了一个激灵,满脸脑怒道:

        “你别胡说,你可是犯了法的,我一普通老百姓,可救不了你。”

        方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满脸震惊的看着他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以前跟我好的时候,不是老跟我说,你舅舅是县里的大官,你表哥是镇里的大官,就连你爸,那也也是咱们村的皇帝老儿吗?”

        “你不还一直说,你虽然没有做官,但那是你不想做,你要是想做,县里镇里的官位,你舅舅可以随便给你安排吗?”

        “我记得昨天晚上你还跟我说,就算你没做过,县里头的那些大领导,见了你都得分烟的。”

        “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会救不了我?”

        这话一说,在场所有人皆是满脸正经的看着李天庆。

        当然,村民们的目光是羡慕,可那些警察们,却是满脸古怪了。

        而李天庆的表哥陈秀阳,这会的脸色可谓黑如锅底。

        要知道刚才,他和李天庆可是认过关系的,同行前来的这些警察和特警,全都看到了。

        此时全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甚至那名中年警察,更是忍不住问道:

        “秀阳,这事儿,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