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1章 姐开房,等你们一个一个算账

第11章 姐开房,等你们一个一个算账

        众人哪敢有半句废话,在这种乡下地方,对于普通人来说,地痞无赖的威慑力,甚至比警察都强。

        对此,李阳早有预料,神色半点变化都没有,依旧不紧不慢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他相信,只要他的酒品质够好,换个地方一样能卖出去。

        彩云镇不行,那就去青阳县,青阳县若再不行,大不了再去市里。

        酒香不怕巷子深,总能找到销路。

        然而,就在李阳盘算着下一步路该怎么走时,面前突然响起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

        “小兄弟,我可算找到你了!你这酒我全都要,价格你开,随便开!”

        李阳闻言,顿时眉头一挑。

        他之前瞎了三年,倒是练出了一双非常的耳朵,只要听过一次声音,就绝对不会忘记。

        所以即便没抬头,他也认出了来人是谁,正是之前给他搭过顺风车,在他送酒时冷然拒绝的女人。

        现在突然找过来,那肯定他下车时,故意留下的那筒酒起效果了。

        没错,李阳当时虽然确实有报恩的意思,但留酒也是故意的,对于这种潜在的大客户,他肯定要争取一下。

        “美女,你终于回来了!”李阳缓缓抬起头,平静的笑道。

        不过,当他看到陈美琴的全身时,心头不有闪过惊艳之感。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他见过陈美琴的脸,知道她容貌艳丽,五官绝美,但没想到她的身材也这么好。

        她穿着一袭暗红色的绣花镶边旗袍,衬得身形是前凸后翘,婀娜妖娆,也衬得皮肤白皙如雪,润如凝脂。

        在李阳以前见过的所有女人里面,苏倩莹是长得最好的,可陈美琴与之相比,却是不落半分。

        只不过,她的年纪比苏倩莹大一点,所以气质相对成熟,整个人就像盛开的玫瑰一般,妖艳诱人,却又带着几分危险。

        而陈美琴在听到李阳的话后,姣好的脸上微微有些惊讶:

        “看来我不但小看了你的酒,也小看了你这个人。好了,别的先不说,我们先谈酒。”

        “2000块钱,这里所有的酒都归你。”李阳平静的报出价格,没有涨价也没有降价,坦坦荡荡。

        “没问题!”陈美琴没有还价半句,立马便打开包准备掏钞票。

        这时,被忽略在一旁的李天庆等人却是火了,他狠狠甩掉手上的烟头,恶声恶气道:

        “我说你这个女人哪来的?我说了,今天谁都不许买李阳这个臭瞎子的酒,谁敢买就是跟我作对,你是没听到吗?”

        “还敢当着我的面,要买他的酒,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个女人,我就不敢动你?”

        “我劝你最好立刻打消这个想法,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依旧让我和兄弟们丢了面子,这笔账,还是要算算的。”

        说这话的时候,李天庆几人看着陈美琴的眼睛里,全都冒着贪婪的光芒。

        在乡下这种地方,陈美琴,苏倩莹这种级别的美女,那是相当少见。

        特别是她们身上那种,优越家境富养出来的气质,是农村姑娘身上没有的。

        这让李天庆这些混混,怎能不心动?

        陈美琴自然也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不由捂着红唇,笑得花枝乱颤道:

        “你们,要跟我算账?那不知道这个帐,你们想怎么跟我算啊?”

        “要不要我去开个房间,然后跟你们,一个一个来算算账,嗯?”

        那微微上扬的声音,就像一根羽毛,挠在众多男人的心上,挠的是又骚又痒,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妖精,就地正法。

        而李天庆等人的眼睛,更是直接绿了,就像一群发情的狼一般,淫邪的嚷嚷:

        “这个还债的法子好,你放心,我们都不是粗鲁的人,肯定不会弄疼你的。”

        “只要你好好还债,我们,肯定不会跟你计较这点面子事儿……”

        “对,肯定不计较,而且咱也不是小气的人,开房的事儿我们来,你只管脱衣服就行,嘿嘿嘿……”

        ……

        听着这些淫词秽语,远远围观的众人都有些不耻,但却也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什么。

        只是看着陈美琴的目光中,充斥着怜悯和同情。

        而陈雪琴对此,却是丝毫没有发怒,反而笑嘻嘻的朝着李阳道:

        “小兄弟,看来你得罪的人还不少啊!他们不让我买你的酒,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然,你给姐姐降点价?”

        虽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李阳确实被李天庆这些人搞得不耐烦了。

        他抄起一旁的盲杖,一步一步走到陈美琴面前,笑道:

        “降价是不可能的,我的酒值这个钱。”

        “至于这些烦人的苍蝇,让他们闭嘴就是!”

        陈美琴挑了挑眉,目光中闪过一生疑惑,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是瞎子,可在面对他时,她总感觉有种似有若无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和金钱权势无关,那是绝对的自信,带来的绝对强势。

        可是,一个瞎子,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

        又是哪里来的自信?

        而一旁的李天庆和张金龙听到这话,顿时笑的前俯后仰:

        “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李阳,你以为你是谁啊?让我们闭嘴就闭嘴?”

        “怎么?又想动手打我们?来来来,动手啊!你有钱吗?你赔得起医药费吗?”

        “或者还是,你想去把牢底坐穿?”

        不得不说,流氓有文化,那是真的能够恶心人。

        不过,这可能会恶心到别人,却恶心不到李阳。

        他转头看着张金龙,微微笑道:“你病了,现在应该马上去医院,要不然,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张金龙闻言,顿时不屑嗤笑,伸手重重的敲了敲胸脯,满脸嘲讽道:

        “说我有病?我看你才有病呢!就老子这身子骨,不但能一拳打死你,还能让你身后那个娘们爽翻天。”

        “你要是不信,要不你来试试,要不就让你身后那娘们来试试,怎么样?”

        “你马上就病发了!”李阳笑得依旧平静。

        只是谁都没有看到,他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微微一动,盘旋在眼睛里的一丝灵力,迅速引向指尖,然后轻轻一弹。

        灵力离体化至无形,悄无声息的钻进张金龙的身体,并且迅速冲向他的心脏,狠狠撞击。

        “哇……”

        原本正嚣张大笑的张金龙,突然心口一痛,接着一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恰好喷在一旁的李天庆身上。

        这一幕,让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

        “这,就是咋了?怎么突然吐血了?”

        “刚刚那瞎子说,龙哥有病,难道龙哥真的病了?”

        “口喷鲜血,龙哥难道真的要死了吗?”

        ……

        而张金龙更是吓的三魂出窍,七魄离体,满脸惊恐道:

        “我,我这是怎么了?”

        李阳悄无声息的收回那丝灵力,微微笑道:“你病发了。”

        “我,我病发了!原来是我病发了!”张金龙喃喃自语,突然瞳孔紧缩,朝着李天庆等人发出疯狂的怒吼:

        “你们还在这干什么?,你们没听到我病发了吗?快送我去医院,快点送我去医院啊……”

        李天庆等人也吓得够呛,听到这话哪敢拒绝。

        一群人顿时涌出人群,然后拖出摩托车,呼啸着朝县城方向驶去。

        李阳见此微微一笑,转头对着陈美琴道:

        “好了,烦人的苍蝇没有了,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做生意了!”

        目睹这一切的陈美琴,同样震惊不已,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知道刚刚那人病了?而且还能那么准确的看出他要病发?”

        “难道,你还会看病?”

        李阳笑了笑:“略懂一点皮毛而已。”

        陈美琴闻言,越发感觉惊奇,但她看得出来,李阳对此不想多谈,便很上道的没再多提这事。

        而是将她之前掏出来的那叠钱,递到李阳面前,笑道:

        “我给你3000块,2000块是今天这些酒的钱,另外1000块钱,是下一批酒的定金。”

        “以后,只要你的酒能够达到这次的品质,有多少我要多少,钱,绝不会少你。”

        “咱们长期合作,如何?”

        李阳接过钱后,数出多余的1000块钱递回去,轻笑道:

        “抱歉,我这里不收定金,也不接预约,这次的酒是这次的价格,下次的酒,是下次的价格。”

        “我无法承诺你什么,我唯一可以答应你的,就是在下一次出酒时,提前通知你。”

        “当然,我后面酿造的酒,品质绝对不会低于这次,甚至还有可能超过这批。”

        用灵力提升酒的品质,这种方式虽然最简单,可实在是有点浪费灵力。

        刚刚用在张金龙身上的小动作,不过是灵力的一种运用而已,但却能轻松解决他刚刚的困境。

        这足以说明,灵力的重要性。

        而他的传承当中,多的是办法来提升酒品质,所以李阳已经决定,以后尽量少用灵力来提升酒品质。

        而其他方法制作的酒品质,他现在也还不太确定,那下次的酒会是什么样子,此时也确定不了。

        自然,也就无法做预约了。

        然而,陈美琴却是不肯收回那些钱,笑道:

        “我叫陈美琴,县城新区‘新月酒吧’是我开的,我有一个习惯,无论是送出的礼还是给出的钱,都绝不会收回。”

        “既然你不接预约,那这1000块钱,就算是我给你的看诊费,等下一次我们见面,你帮我看诊一次。”

        说完之后,她根本不等李阳回答,便直接让跟在后面的司机,拎着酒走人。

        李阳看着那多出的1000块钱,脸色有些无奈,陈美琴这一手,目的当然不可能是让他看病,而是下一次的酒水交易。

        对此,李阳到也乐见其成。

        只是,他也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收了钱的事,就必然要做。

        他刚刚虽然没有帮陈美琴诊脉,可中医看诊也不单单是靠诊脉,而是望、闻、问、切,四项合一。

        他在看到陈美琴的第一眼时,就从她脸上,看出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这1000块钱,怕是没那么好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