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0章 这些钱,留给你爹妈上坟

第10章 这些钱,留给你爹妈上坟

        李阳有些举棋不定。

        不过这时,远处却是突然开来一辆别克商务车。

        李阳几乎想也不想,就直接抬手拦车。

        在这个时候,能够有一辆车出行,他无论如何都要碰碰运气。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车子竟然真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同时副驾驶的车窗摇下来,露出一个妆容精致,五官艳丽的女人。

        “你们要搭车?”女人挑眉问道。

        李阳连忙点点头:“对,我们想去彩云镇,能不能搭我们一程?我们可以付车费的……”

        “车费就免了,既然碰上了,那我就做件好事,你们上车吧!”女人随意的耸了耸肩膀,便打开车门。

        李阳和苏倩莹见此,顿时大喜过望,一边连声感谢,一边连忙坐上后座。

        上车后才发现,这辆七座的商务车,除了前头的两个驾驶位,竟然就只剩下中间的两个座位。

        后面全部拆空,放着五六只密封酒缸,同时还有淡淡的白酒酒香飘出。

        以李阳对酒的判断,这几缸酒的品质还不错,和他没有注入灵气之前的酒相对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显然,车主人即便不是买酒的酒商,也必然是爱酒之人。

        若是能够把酒卖给他们,倒是省了事。

        如此一想,他便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竹筒,笑着递到副驾驶座的女人旁边,故意说道:

        “美女,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帮忙,要不然,我们就去不成镇上了。”

        “这是我自己酿的酒,不值什么钱,请你尝尝鲜,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他对自己的酒很有自信,只要对方尝一口,绝对能让对方动容。

        然而,陈美琴做生意多年,对李阳的这点子小心思,又怎么可能猜不到。

        对于这种上来就想攀生意的做法,她虽然不至于反感,但多少也会有点不舒服,便干脆回绝道:

        “情我收下了,酒就免了,我最近收的酒已经够了,暂时不打算再收。”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李阳也不好意思继续纠缠,一时间,车上一片沉默。

        半个小时后,车子到达彩云镇。

        陈美琴直接在镇口就让他们下车,显然,刚刚李阳的举动,还是让她不高兴了。

        不过,那筒酒李阳终究没有拿下车,他是个有恩必报之人,人家确确实实帮了他,这个情得还。

        经过这番耽搁,此时太阳都高照了,即使两边摆满了摊位,李阳和苏倩莹找了好一会儿,才在偏僻的角落找到一个摊位。

        苏倩莹帮着李阳把摊位摆好后,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眉头不由紧锁。

        李阳见此,立马开口道:“村长,你要有事的话,就先去忙你的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苏倩莹转头看了看拥挤的集市,满脸担忧道:“那你怎么办?你眼睛看不见,要是被骗了可怎么办?”

        虽然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农村人很淳朴,可苏倩莹来这大半年,却是清楚的意识到,哪里都有坏人,农村也有。

        而事实也是,当初李阳刚瞎那会儿,也曾拿过酒来卖,结果却有人用假钞全给骗走不说,还赔了六块钱车费。

        不过,如今李阳又不是真瞎,自然不担心这些,便笑道:

        “放心吧!现在的人都良善的很,不会骗我一个瞎子的。”

        “你若还不放心,那我就先不卖酒,我就先在这里等你,你回来了再卖。”

        苏倩莹闻言,立马点头赞同道:“这倒是可以,我办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那你先等我。”

        说着便往镇办公楼的方向跑去。

        而李阳看她走后,立马便打开一只竹筒,让酒香随风散发。

        很快,整个集市上都弥漫着浓郁的酒香,而李阳的摊位前,也有不少人开始驻足。

        “小伙子,你这酒咋个卖撒?”很快就有人开口询问。

        李阳略微思索后,抬头笑道:“这是我用秘方酿的酒,用上了不少好东西,香的很,所以卖的也贵一些。”

        “黄仙酿60块钱两斤,白仙液80块钱两斤,不讲价!”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议论纷纷,不少嚷嚷道:

        “哎哟,小伙子,你敲竹杠啊?什么黄仙酿白仙液的,不就是黄酒和白酒嘛!”

        “人家黄酒才卖15块钱一斤,白酒卖20块钱一斤,你这直接贵一倍,这不是把我们当猪杀嘞!”

        “你这小伙子做生意不厚道,不买不买!”

        ……

        这个价格确实贵了,但李阳一点都不慌。

        他掏出一叠早先准备好的小树叶,这种树叶中间有一点点凹,刚好可以装一小口酒。

        接着再掏出一个小勺子,舀起一点酒装进叶子里,轻轻举到面前,笑道:

        “一分钱一分货,我敢开价,自然是我这酒值这个价,大家若是不信,不如先尝一尝。”

        不要钱的品尝,那自然谁都乐意。

        那第一个询价的男人,率先尝了一口白仙液,酒刚入口,他的眼睛就亮了:

        “这酒……还真不错,香的要命,也不烧喉……”

        “而且喝了以后,竟然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神奇的很!”

        李阳闻言,立马接口道:“我这可是秘方酿制的,少喝可提神醒脑,多喝可强身健体,绝对是好东西。”

        而其他人尝完后,也全都被酒的口感和香味征服,纷纷有些意动。

        那男子更是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朝着李阳递过去:

        “小伙子,这个白仙液,给我来两斤。”

        总算有了开张,李阳松了一口气,立马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竹筒递过去,笑道:

        “一筒刚好两斤,您拿好!”

        “等等,这酒我全要了!”眼看着交易即将完成,边上突然传来一道嚣张的喝止声。

        众人闻声回头,顿时看到一名剃着光头,身上满是刺青,脖子上还挂着金项链的男子,带着四五名穿着花里胡哨的青年走过来。

        见到这些人,那本要和李阳交易的中年男子,顿时吓的脸色大变,连忙收回递钱的手,朝着光头点头哈腰道:

        “原来龙哥也看上了这酒,那酒自然是龙哥的,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就立马转身走人。

        其他那些围观的群众,也全都在看到龙哥以后,瞬间作鸟兽散。

        龙哥见此,顿时得意的一笑:“啧,现在这些人都学的挺识相啊!不错不错!”

        接着一把夺过李阳手里的酒,毫不客气的打开灌了一口,一脸满意道:

        “香,真香!果然是好酒,小瞎子,算算一共多少钱,哥全要了!”

        李阳的脸色阴沉如水,面前这个龙哥,全名叫做张金龙。

        乃是整个彩云镇有名的街溜子,带着几个同样不三不四的混混,到处游手好闲,坑蒙拐骗。

        而且,但凡是他看上喜欢的东西,他要么强拿,要么用假钞强买,谁要是不卖,他就带着小弟各种上门报复。

        比如往人家家里泼粪,破坏人家的庄稼,下药毒死人家的家畜等等,手段恶劣至极。

        所以全镇的人,都不愿意得罪他。

        而且,当初欺负李阳眼瞎,用假钞骗他酒的人,就是张金龙。

        因为张金龙和李天庆,正是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此时,李天庆和他的狗腿子,就跟在张金龙身后,正满脸阴笑的看着李阳。

        所以不用想也知道,张金龙找上门来,绝不可能是真的想买酒。

        不过,李阳现在扮演的是瞎子,所以也没有立即爆发,而是顺着话道:

        “黄仙酿和白仙液各30斤,一共2100块。”

        “2100啊?行,你这酒确实值这个价,钱给你,自己点清楚,回头少了可别怪我。”张金龙答应的很爽快,掏钱的更加爽快。

        只是,李阳看着递到面前的这点所谓的钱,却是不由气笑了。

        上一次,张金龙好歹用的还是表面上看起来,和真钞差不多的假钞。

        可是这一次,竟然直接用冥币。

        而且在张金龙拿出冥币递给李阳时,他还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李天庆和他的狗腿子,全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不用说,用冥币来骗他酒的主意,肯定又是他们出的。

        张金龙见李阳不接冥币,顿时有些不耐烦了:

        “小瞎子,给你钱你还不赶紧揣着?”

        “这酒,我不卖了!”李阳淡淡的回了一句,便缓缓将酒收回到篮子里。

        事到如今他也明白,只要有李天庆在,那在这彩云镇上,他的生意就别想做成。

        然而,张金龙确实不依了,抬手便把已经喝光酒的竹筒,狠狠摔在地上,恶声恶气的怒道:

        “臭瞎子,老子能看上你的酒,那是给你脸,老子又不是不给钱,你竟然敢不卖给我?”

        “你这是要把老子的脸,甩在地上踩啊!你这是活着不耐烦了,找死吗?”

        “钱?”李阳缓缓抬起头来,冰冷的目光透过黑布,死死盯在张金龙身上,冷然开口:

        “你这钱,是给活人用的吗?要不,你给自己要?”

        听到这话,张金龙甚至都没想起发火,而是第一时间转头看向李天庆,目光中满是疑惑。

        而李天庆的眼神也是变了,连忙跑到李阳面前,满脸震惊道:

        “你的眼睛看得见了?”

        不过,当他看着李阳脸上的黑布,又摇摇头:

        “不对,你还是瞎子,可是奇怪啊!你怎么知道阿龙给你的是冥币?”

        “猜的。”李阳淡淡的看着李天庆,语气嘲弄道:

        “有你在,他张金龙又怎么可能真的诚心买我东西?”

        “上次你们用假钞骗我酒,这一次,你们的把戏又能新到哪里?”

        “不过就是故伎重施而已,你们的智商,也就能想到这些了。”

        既然都已经露头了,李天庆自然也懒得装傻,干脆冷笑道:

        “行,既然你都看穿了,那咱们也别废话,今天你这酒,要么就卖给阿龙,乖乖收下这些冥币也能去给你那死去的爹娘上上坟!”

        “要不然,你这酒就一两都别想卖出去,有我们在,整个彩云镇就绝不可能有任何人敢买你的酒!”

        而陈金龙这时则是回过头,朝着远远围观的人,嚣张的狂笑道: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谁要是敢买这臭瞎子的酒,那就是跟我们作对,听懂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