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不要按头搞CP[电竞]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第107章

        “喂,看什么呢?”季颜见时奈发呆,走近拍拍他,“赢了比赛想吃什么,一会儿我请。”

        时奈回神,迅速把手机揣兜里:“随便吧,你们吃完给我带一份,我先回房复盘。”

        “吃饭是大事,一起去,吃完一起复盘。”

        “真的不用,我现在没胃口。”

        说完时奈就拧着电竞包走了,剩下季颜和几人面面相觑。

        “他怎么了?比赛赢了还不高兴?”

        胖子摇头摊手:“谁知道呢,从打比赛他就没笑过,ak打起来倒又狠又准,下了比赛就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季颜大概懂了:“行吧,我们去吃,吃完给他打包。”

        从休息室出来,时奈直接回房洗澡。

        洗了将近一小时,任水流从他头顶淋过,脑子也全是打不开的死结。

        一个小时后,时奈手机的消息栏挤满简亦发来的微信。

        起初是文字,问他还有好久,人他在哪儿。

        到后面就是语音。

        “时奈奈,你是不是不理我?”

        “说话啊,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你到底来不来。”

        “在餐厅吗?你不来,我去餐厅找你咯。”

        “餐厅没人,你到底去哪里了?”

        “开门。我在你门口。”

        “时奈奈,你再不开门我踹门咯!”

        “好了祖宗,别这样,开门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

        “开门吧,有好多人看着呢,我蹲这门口挺丢人的。”

        “我休息时间还有五分钟,五分钟你不开门我就走咯。”

        “成,祖宗你狠心,我训练去了。”

        时奈皱了皱眉,面无表情地丢开手机,转头去开门。

        结果没看到简亦,倒撞上了给他送外卖的江寒。

        “呵,神算子,知道我给你带好吃的,这么积极。”

        时奈一顿:“这是个巧合,你信吗?”

        江寒摇头。

        时奈随性摆手,错开这个话题,转身走到沙发打开了笔记本。

        江寒把外卖搁他桌上:“猜猜是什么。”

        时奈在回放今天的赛事视频,头也不抬地回答:“季颜请客,不就那几样。”

        江寒失笑:“错了,这不是季颜请的,是你家大神给你单独点的,龙虾酱汁烩饭,他说你爱吃。”

        时奈敲键盘的手指一顿,抬眸问:“你在餐厅碰到他了?”

        江寒点头:“啊,碰到了。五分钟前,他让我带给你。”

        “然后呢?没说别的?”时奈问。

        江寒纳闷:“没说别的,他给我之后就跟三队的人走了。你找他有事?”

        时奈收回视线:“没事,就随便问问。”

        “行了赶紧吃吧,吃了一起去季颜那边,针对今天的破绽,季颜的平板可是记录了十几条。”

        时奈动作迟缓,咬了咬唇,又抬眸问:“江寒,那个,如果我们明天遇上的对手是t.z,输了怎么办。”

        江寒在拆筷子,一听这话,直接用力过猛,筷子折了两半。

        “没那么巧吧,八支战队,就又能抽到他们?”

        时奈眼神微闪:“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行!”江寒一想起简亦那把几乎变态的狙,浑身毛孔倒立,冷得他直搓手臂。

        “说实话,我是一辈子都不想跟你家大神交手。如果一定会遇上,那我就去找姜尚要两片神贴,尽量保证手不抖。”

        “那要输了呢。”时奈问,“你会怪我吗?”

        江寒扶了扶眼镜框,以一副你脑子有病的眼神打量时奈:“说什么呢,ying神那么变态,我们输了也正常,谁会怪你呀。”

        “那如果……”时奈微微低颌,“是因为我的原因,输了呢。”

        江寒双手叉腰,很无语地摇摇头:“时奈,你是队长没错,但也是我们兄弟。输了,是大家的责任,怎么可能往你一个人头上扣。”

        时奈顿觉胸口猛震,剩下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行了,与其在这担忧明天会不会碰上t.z,不如赶紧吃饭,吃完我们抓紧时间复盘,争取明天不再出现今天的失误。”

        第二天,八强赛打响,前面正在进行抽签分组,而时奈躲在休息室的洗手间不敢出去。

        他开着水龙头,任水流哗啦冲刷他僵硬的手背,心里一个劲祈祷,千万别抽到t.z三队。

        “时辣椒,结果出来了,t.z三队,准备吧。”

        听到季颜这话,时奈脑子唰地空白。

        “喂,怎么了,听到我说的吗?”季颜推推时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时奈闭眼,紧着嗓子深呼吸。

        季颜一下破笑:“怎么了,打个t.z三队而已,又不是没打过,有这么紧张?”

        时奈努力让脑子保持清醒,睁眼问:“季颜,如果我这场输掉了,你会怪我吗?”

        “什么?”季颜好笑。

        时奈抿唇,摇头:“我知道赛前说这些不吉利,但我还是想问,如果这场我输给简亦,你们会怎么样。”

        “……输给简亦?”季颜倒吸口凉气,“这我没想过。以你现在的实力,你们几个的默契,只要不冲动出现大的失误,赢t.z三队还是有希望。”

        “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有心事?”季颜续问。

        时奈摇头,把手没入洗手池内:“没有。”

        “不对。”季颜环抱起双臂,打量时奈,“别瞒我,我们虽然认识才几个月,但这不像你时辣椒。婆婆妈妈的,有事说事。”

        时奈镇静在池内的手微微弯曲,犹豫片刻,下了很大决心才说:“我喜欢简亦,我们在一起了。”

        季颜像是听到一个并不好笑的冷笑话,但又忍不住喷笑。

        “就这?喜欢简亦?我知道啊,又不是什么秘密,全网都知道,只有你自己当个秘密捂着,死不承认。”

        时奈一脸黑线,微弯的手在水里紧握成拳。

        “就是因为全网皆知,所以我才不知道怎么办!”时奈拧眉注视镜中的季颜,“你跟简亦是朋友,你应该知道他去三队是被罚的,而惩罚他的原因,就是因为我。”

        “等等。”季颜一顿,“你说简亦被罚三队是因为你?”

        时奈垂头。

        “你也太自信了吧!”季颜一脸离谱,差点笑背气,“简亦跟你搞cp,完了把自己搞到三队去?这不扯淡嘛!”

        时奈眼尾一挑,凑合手上的水就洒向季颜。

        “你才扯淡!上次悠悠新晋赛,简亦输给我们,被朝茗逮着不放,硬给他安上一个‘打假赛’的名头,借此才把简亦调到三队去。”

        季颜这次是真笑岔气,捂着肚子连声咳嗽:“时辣椒,这些你都听谁说的。简亦说的还是别人说的,你问过简亦吗就想入非非,太他妈好笑了。”

        “这还用问吗?都这么传,不然我会因为这个事……和简亦翻脸。”

        季颜刚准备收笑,又没憋住,噗嗤一声。

        “我算是知道简亦为什么跟粉丝搞那个……搞那出了。合着这些天,都是你甩简亦脸盘子。不过你也真是听风就来雨,别的我不知道,就朝茗,我敢跟你打包票,除了简亦,其他人还真入不了朝茗眼。”

        “你说他对别人使绊子下惩罚,我信,对简亦,打死我都不信。”

        “朝茗什么人,那是出了名的铁石心肠,对选手从来都是冷言冷语。唯独简亦,打个比赛场场跟着,谈个代言亲自出马,生怕简亦吃亏上当。你说他故意罚简亦去三队,这真不可能。”

        “而且我跟你保证,简亦去三队,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其实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简亦合约还有半年就到期,朝茗不舍得简亦走,t.z更不愿放过简亦。明白吗?”

        季颜说的这些,时奈都知道。

        上次在天台,朝茗要聊聊。简亦把他推进电梯后,他不甘心又溜了出来。

        朝茗跟简亦在天台说的,他听了个全。

        说白了,朝茗只是跟简亦较劲,想让简亦吃尽苦头,好再回去求他。但t.z做的,是给简亦强加“假赛”名头,用诋毁的手段将他捆在t.z。

        卑鄙!无耻!

        时奈一拳揍在洗手台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季颜一把拉住时奈臂膀。

        时奈不甘地拿掉季颜手。

        季颜扯了扯唇角,又突然严肃起来:“你想输给简亦,但我劝你最好收起这个念头。要知道,你首先是gyang的队长,队长就有队长的责任跟义务。其次,他们是你的兄弟,你肩负的不是你一个人的意气用事,而是所有人的希望。这些,难道都不足以跟你的感情相比吗?”

        时奈回神,心口猛然一颤。

        季颜续道:“小玖,冬日,胖子和江寒,他们每一个都是堵上希望和前途跟你走这条路。日夜的训练、相处,你们早已经融为一体,别的不说,就你自己本人,能做到让他们失望吗?”

        “那简亦呢。”时奈压着嗓低吼,“他的压力比我们大,如果他输了就不仅仅……”

        “够了!”季颜咬牙瞪眼喝断时奈,“我说那么多你听不进是吗,你真的太让我失望。”

        时奈喉头发酸,紧咬牙关,将酸劲憋回去。

        季颜头一次感到和时奈交流那么困难。

        他揉揉眉心,深吸口气:“我就一句话,简亦有简亦的路,你有你的责任。如果你不能做到问心无愧,那就趁早退赛,别毁了所有人的希望。”

        季颜一话如当头一棒,时奈呼吸一窒。

        临到上了赛场,他脑子都还在回荡季颜的声音。

        简亦此刻就坐在他对面,黑色卫衣,黑色鸭舌帽,黑色口罩,除了那双深沉的眼睛,整个压抑牢牢裹着他。

        这份压抑也顺着赛场的台子延伸到gyang。

        江寒微微滚动喉结,五指微僵:“奈奈,你不要有压力,就算输,我们也不会怪你。”

        “对,输了大家一起担。”胖子重重点头。

        冬日递给时奈一片口香糖:“我也是。”

        “我也是。”小玖压抑地深呼吸。

        时奈垂眸,缓了片刻后,他眸光一凛,操起耳机往头上戴。

        “谁说我们一定会输,把你们的话收回去。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