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不要按头搞CP[电竞]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这一吼,比赛画面骤停,所有视线啪叽一下甩时奈脸上。

        他毫不在意,冲着金少勾勾手指,蔑笑道:“来,中路,你们一起。”

        江寒反应过来,忙取了耳机去拽时奈衣角。

        时奈硬是不坐,弯着腰,盯着游戏界面,一手操作键盘一手握着鼠标。

        锦江五少震惊过后,一窝蜂地端着武.器往中路跑。

        金少抬头,瞧了眼还站着的时奈,一怒之下也取了耳机,站起来吼道:“你们都别动,我一个人收拾他就够了。”

        在正规职业赛中,很多职业选手都会通过嘲讽对手来干扰对方心态,更别说这种商业比赛,只要没有爆粗口,裁判就不会中止比赛。

        眼见互嘲已经开始,场面无法控制,江寒只好放权给时奈开启了队外语音。

        “奈奈你坐下打。”江寒又拽了下他。

        时奈摇摇头:“你们继续往前摸,赶紧下包不要管我。”

        那边的金少通过语音听到后,笑了:“还想下包?想都别想。”

        “不下包难道下你?”时奈一脸无所谓,朝着a房下盘打了一梭子,立刻连跳到中箱位置,“等你半天不见人,你怂不怂。”

        金少上一局吃了声东击西的亏,这一局他谨慎地躲在中房后守了一波。中房外就是时奈的枪.声,他不敢冒头。

        时奈继续施压:“瞧你怂得这样,到底来不来,不来我去b了。”

        金少准备探头,一颗高爆窜进中房,他吓一跳,忙从中房跳下去。

        时奈逮着机会,精准的黄金爆头点掉金少,gyang-nail三杀金少。

        “靠!你不是去b吗?”金少下意识.爆.口。

        时奈立刻冲身后的裁判道:“对面爆粗口了,你们还不发黄牌?”

        所有人:……

        裁判对金少给予黄牌警告。

        大仇得报,时奈心情爽飞,冲着队外语音忙叫道:“来来来来,剩下四朵花一起上。”

        金少一死,锦江五少更是打得谨慎,分散躲在死角处看着gyang下了包。

        时奈催促:“喂,我们下包咯,在a点,快来啊!”

        对面没有反应。

        时奈嘴不停歇,一直叫嚣:

        “怎么回事,都睡着了吗?”

        “你们行不行?出来对枪啊!”

        “不行拼刀也可以,只要你们出来一人,我让你一个人头。”

        a侧箱子突然甩出一闪光,时奈屏幕立刻煞白。

        胖子眼疾手快,顺着闪光丢出弧线找准敌人躲藏的箱子,一梭子子.弹直接穿死对方。

        gyang-big二杀莫少

        时奈忙叫道:“nice!nice!nice!穿得好!不过说了让他们一个人头,你怎么给人干.死了。”

        胖子无语,鄙夷的嘴角抽了抽。

        金少气得脸色发青,咋呼道:“都死两人了躲毛线躲,还不出去干.他们!”

        “来来来,我们还满编队呢,等你们来干。”时奈已经嗨过头,收起ak提了把尼.泊.尔.军.刀朝b点赶。

        锦江战队剩余三人原本在中路,后来从中路摸到b点,没料到gyang在a点下了包。听到金少指挥,三人立刻从b点朝a点赶。

        这一赶,正好赶上搜点的时奈和小玖。

        “哟!三朵金花儿在这呢。”时奈一边发挥嘲讽技能,一边走位操作,“再不来,花儿都要谢了。”

        要是之前,锦江五少还能淡定应战。可队长率先被击杀,加之队外语音的干扰,剩下三人已不在状态。

        就时奈和小玖两人左右夹击,三人没撑过五秒接连被gyang收走人头。

        金少气急败坏:“尼玛死了!三个打两个都打不过还被刀,废物点心啊!”

        时奈笑弯了腰:“裁判裁判,他又骂脏话,他在骂你妈!”

        裁判蓦然皱眉,沉着脸中断比赛,给锦江战队再次发上红牌。

        金少气惨了,但不得不下场改换替补。

        队长因为红牌被撤,这在任何一场比赛中都史无前例,gyang四人不约而同地仰天长叹。

        胖子:“唉!他们惹谁不好,偏偏惹奈奈这个嘴强王者,还不经激。”

        江寒:“呵,这还不算,主要是时奈枪法还刚得一批,你说他们惨不惨。”

        小玖:“惨得很,不过我觉得奈哥嘲他们听起来好爽,我枪打得都顺手多了。”

        冬日:“呃……这个队外语音能不能给我玩一把,我看不惯对面那个莫少很久了。”

        “……”

        锦江战队换人后,时奈依旧跟个bb机似的,扒扒地不停嘲对方:

        “胖子走a小,他们那莫花花不会卡箱子!”

        “哎哟,新来的狗尾巴花你怎么死我们协防手里,打不过就躲起来嘛。”

        “诶诶诶,太阳花站住,你屁.股屁.股露出来了!”

        “怎么样,ak摸屁.股这波帅不帅?”

        而锦江战队这边,金少下场后,比赛权交在了莫少手里,他和金少不同,心态也更为急躁:

        “你送什么送!躲啊你!”

        “丢哪呢丢哪呢,粉头在南边南边,要不要给你个指南针啊!”

        “都给我回家待着,守家啊!冲去死吗?!”

        “又掉包!掉掉掉你x!没有用!”

        一波换人后,双方的嘲吼声压过了现场的解说,直播弹幕更是一排排笑歪嘴的表情划过。

        【笑死了笑死了,人家打比赛靠的是热血,nail打比赛靠的是嘴强!】

        【能把竞技比赛打成网游戏台风的,绝对只有nail一人。】

        【昨天nail调戏ying神已经大开眼界,今天调侃五朵废花,噗~我头笑掉了!】

        【我说nail是嘲讽之王,有没有人反对?】

        【那我再送他一个“电竞bb机”的称号,反对吗?】

        【怒吼天尊,可跟季神媲美!】

        【我想看nail和季神互嘲,人气绝对比今天还高。】

        【季神不如ying神,季神嘲起太柔了。】

        【ying神更不行,嘲都嘲不起来就死在nail手上,具体参考昨天那场。】

        ……

        季颜噗呲一声:“你看,惊现ying神黑历史!连网友都嘲你,挣都不用挣扎就死你祖宗手上,丢面吗?”

        简亦头也不偏,面色淡定道:“我和时奈互嘲是私底下,不可能让你们看到。”

        “切,看不看……你也嘲不过辣椒。”季颜笑着揶揄。

        简亦顿了下,道:“先别开玩笑,你看这局,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季颜收笑,视线从弹幕转向游戏界面。

        锦江五少还是满编队,gyang形势却急转直下,目前只剩下nail一人在a小。

        “什么情况,我就看了会儿弹幕,这怎么就……”季颜微眯下眼,屏住呼吸紧盯大屏上的时奈。

        时奈带着包,压着脚步从a小往a包点缓移。

        a包转角处藏着敌人莫少,时奈要下包必然要经过a包转角。

        “不对劲。”季颜蹙眉道,“莫少好像知道nail位置,他的枪一直隔墙对着nail。”

        简亦冷道:“不止,其他四个人从中路匪家两个方向朝小道包围,沿途不压脚步不查点,这不是很反常吗。”

        季颜不敢断言:“会不会是nail在队友死后就暴露了位置。”

        “不会。”简亦道,“他们死的时候时奈在b连接,他蹲了三十秒才向a小移动,就是要给敌人造成佯攻b点的假象,选择从a小下包。”

        话音刚落,莫少从就a转角冲出来,在时奈还在压着脚步缓行的途中横扫了一个黄金爆头。

        「莫少一杀gyang-nail」

        枪法谈不上精准,但扫出的弹道刚好是爆头线,可以说和开挂无疑,现场一下爆发出“漂亮”的喊叫。

        别人或许看不出其中问题,但对简亦和季颜这样的老手来说,这一枪大大暴露了莫少作弊的嫌疑。

        “悠悠再怎么黑也没这么大胆,会默许选手开外挂吧。”季颜说。

        简亦找不准对方电脑有没有外挂,但作弊的迹象他可以百分百确定:“再看一局,就一局。”

        这一局交战双方互换阵营,gyang为守卫者,锦江五少为潜伏者。

        守卫者使用了常规的212防守分布,既时奈和小玖守a,胖子冬日守b,江寒一把awm卡住中路。

        潜伏者在开局就选择了直攻中路,直接避开了枪法刚硬的时奈。

        而中路的江寒在接连受到两个烟雾一个闪光后,直接被莫少的m41收掉人头。五人再调转路线,朝着a房a小的胖子和冬日扔了两个闪光。

        毫无疑问,他们的闪光甩的位置精准无比,连掩饰都没有,枪口一直跟着角色走。

        简亦下意识看向锦江战队的比赛房,五个人的视线有意无意朝着观众席瞟,他顺着他们看的方向看向观众席。

        果然,在观众席位上坐着一个头戴鸭舌帽,还有眼镜框的男人。他不住地在摸帽子,摸眼镜,取下,或戴上。

        “看那边,戴帽子眼镜那男的有问题。”简亦朝那个男人抬抬颌。

        季颜望过去,看见那男的又在摸耳朵,手还在比划什么:“原来是他。”

        这一局的比赛随着时奈和小玖的被击杀很快结束掉。

        简亦拢上连衣帽,双手插兜,面色阴沉地朝观众席走去。

        观众席有很多老的电竞粉,这一下,他们都注意到简亦的到来,互相嘀咕着ying神居然在现场。

        那男的也注意到了,视线瞥了瞥简亦,忙放下比划的双手。

        简亦径直走到那人面前,挡住他和比赛房的直线视角:“朋友,我看你在这舞了半天,当人眼瞎呢。”

        那人面露尬色,眼神闪烁:“ying,ying神,我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也应该知道我眼不瞎。”简亦故意回头看了眼锦江战队的比赛房,回头道,“换个地方聊聊,这事我就当没看见。”

        那人低头不语,没有要起身的迹象。

        简亦沉声道:“作弊报点还不走?那就不是发个红牌……这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