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77 章

第 177 章

        姜秀润听了笑了笑,望了一眼正给宝鲤喂饼的凤离梧道:“若是没有这些村民,陛下原本也是安排了快船专门运送棉花,路程也会缩短些。”

        稳娘心知小姑子说话的意思,连忙接到:“我店铺里出了内贼,这番的不谨慎,却是让陛下挂心,更是耽搁了军衣的制作,实在是该请陛下重责。”

        凤离梧瞟了姜秀润一眼,心道:就你精怪,是怕我迁怒了你嫂子?

        不过嘴上倒是说道:“王妃此番尽力筹措军资,若不是在王庭上看你演算,原是不知你做的是赔钱的买卖,此番朝中有人罔顾社稷,偷换棉花陷害王妃,你又何错之用,待得此番事了,你的损失尽管报上来,总不好叫自家人赔钱的道理。”

        凤离梧的那一句“自家人”当真是叫稳娘听得心甜,只觉得小姑子这番远嫁,倒是有个可心的疼她。

        至于这以后的事情,还真是不用她们姑嫂费心了。那孟宪的店铺里的棉花,是凤离梧手下一早在孟家埋下的暗线,偷偷将棉花换掉的。除了京城里的店铺外,其他各地的孟家店铺都有长绒棉。

        而且汇总的数目,也能跟偷换的军资对上,严丝合缝,叫人不能不生疑。

        毕竟长绒棉可是中原不多见的,而且西域并非与大齐交好,也不能进贡。孟宪手下的商铺之前也没有从西域进货的通关路牌记录。

        所以,这有人自己往死里作,谁也拦不住!

        很快,孟家的店铺因为西域长绒棉而悉数被查封了。当刑部把清点的数目呈送上来时,孟宪百口莫辩,立时被刑部拿下,押送往监牢接送刑讯。

        百年世家孟家上下都惊动了,这孟宪也算是孟家子弟里风头正健的一个了。

        可如今明明是皇后的娘家人侵吞军资,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孟家人存心不良,侵吞军资私卖不说,还立意陷害皇亲国戚。

        若是罪名坐实可,就是皇帝的亲儿子都难逃重责啊!

        孟家上下一时出动,要为孟宪洗脱罪责,免得世家孟家蒙羞。

        于是他们立意要把孟家店铺里的长绒棉说成是店铺掌柜见钱眼看,私下里收了贼人的贼赃,并非孟宪的授意。眼看着就要洗脱了罪责了,孟宪的两房小妾却突然向官府举报,呈递上了他私通水贼与稳娘商队的船主,授意对方在半途偷偷替换了棉花的亲笔书信。

        这下子,证据确凿,再难洗脱嫌疑。孟家人不甘心,还想大事化小,如以前孟家子弟贪墨那般不了了之。

        可是这孟宪偷运军资的案子已经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

        圣女皇后在民间的名声响亮,甚得百姓的爱重,如今听闻皇后让自己的娘家人贴补了军资,运来上乘棉花为大齐子弟兵御寒,却被孟家人暗自用陈棉替换,还妄想栽赃抹黑皇后,顿时个个气愤填胸。

        就在孟家族长准备亲自带族人向皇帝施压的这天早上,激愤的国人如水潮一般涌到了孟家的大门前,朝着孟家大门砸石头甩牛粪。

        结果人潮熙攘,粪雨嘈嘈,愣是将百年世家朱红上漆的大门糊得严严实实,生生改成了土褐色。

        待得天黑,喝骂孟家祸国殃民的人潮散去时,孟家的家仆愣是冲刷了一宿,尤闻朱门的屎臭味道。

        这下子孟家人倒是可以免开尊口了,毕竟你孟家脸再大,也抵不过群情激奋。

        贼子孟宪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是以凤离梧下令,孟宪勾结水贼,侵吞军资,置大齐安危不过,身受五马分尸,家产悉数充公,妻儿发配边疆。

        至于那两位告密的小妾,乃是心存大义,被免受了发配之苦,领了朝廷封赏的重金,回老家去了。

        行刑那一日,孟宪披头散发破口大骂新后狡诈阴险,竟然设计陷害他,他是被冤枉的云云。

        最后他被狱卒卸下巴再喝骂不得,最后被送到了刑场,接受五马裂身的刑罚。据说围观的民众里外三层,齐呼孟贼该死!

        严惩孟宪一事,朝野震动。所谓刑不上大夫。

        更何况孟宪是孟家人,就算是斩首也比五马分尸的那般酷刑来得体面些啊!

        可圣武皇帝的这般冷苛决定,足以彰显出他对世家的态度,那便是不再倚重扶持。

        孟家的族长孟津私下召集了族中能干的子弟,商议后手。孟津如今唯一后悔的便是先帝死时的犹豫。

        先帝留下的遗诏有三份,一份被凤离梧封宫收缴,一份在二皇子凤舞的手中,而委托在重臣之手的那一份,正在他孟津的手中。

        若是当初他能破釜沉舟,借调江北大营的兵马,直接逼宫,说不定就能扶持二皇子顺利登机了。

        可惜当时,他想到二皇子并不在京城,而在三郡,山高路远,实在变动甚大,再则凤离梧上位,也当倚重世家,又何必如此大动干戈,拿着自己的身家去冒险呢?

        就是这一犹豫,良机错失。凤离梧登上王位,已经羽毛渐长形成了气候。

        如今,他拿孟宪开刀,更是败坏了孟家的名声。以后若是等他平定了三郡,腾出手来,岂不是要将孟家连根拔起?

        孟津身为族长,不得不为家族众多的子弟考量,孟家的百年的基业可是不能毁在他的手上!

        于是就在大齐的兵马开拔,与三郡作战,皇帝亲自赶赴前线后方督战之际,齐朝发生了震动朝野,载入史书的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

        孟家族长孟津宣布,先帝遗诏秘藏在了孟家,当初他在遗诏里废太子,立二皇子凤舞继承大统。

        然而因为凤离梧的打压镇压,私自篡改了遗诏,堂而皇之的登基。孟家迫于淫威,不能立时宣告诏书。

        但现在眼看着凤离梧率兵攻打三郡,要将二皇子斩草除根,孟家人身为齐朝忠良不可再一味苟且偷安,就此宣告诏书,奔赴三郡扶持二皇子重回帝位,匡扶正统。

        与此同时,三郡的兵马突然得战船十艘,而且个个是坚船利炮。

        因为有了战船,三郡兵马发起突袭,用了五天五夜的时间,攻下了东岛,屠戮了守岛的官兵,就此打开了出海口。

        而孟家人听闻此消息,则是一早便收拾了身家,携带族人,趁着京城空虚,顺海路抵达东岛。

        据闻凤舞亲自迎接了前来投诚的孟家人,更是双眼含泪接过了先皇诏书,直言一定要打回京城,匡扶大齐正统。

        大齐世家的表率孟家,竟然做出如此惊人之举,简直让朝野镇定,民声沸腾。

        而受了孟家的影响,一直被新帝冷落打压的杨家也有了举动,竟然也紧随孟家之后,率族人逃离洛安,投奔三郡而去。

        据说三郡的坚船,便是杨家人暗自联系了海外的藩国,替二皇子高价购得的。

        是以此番投诚也是大手笔,而杨家差点成为皇后的杨如絮更是得了二皇子的新迎,到达没有多久,就与自诩北齐开国皇帝的凤舞举行大婚。

        三郡立国,杨如絮便成了北齐新后。

        民间盛传,有神算子曾给杨家女算过命,乃是凤命的金贵女子。原先被圣武帝厌弃时,还以为算命的不准,如今一看,真真是凤命在身呢。

        如今三郡的气势,势如破竹,眼看着就要从海线直逼京城。也难怪孟家,杨家两家见风使舵,早早过去,继续效仿先祖,先人一步扶持明君,成为开国元勋。

        一时京城民心不稳,人人自危。

        姜秀润面对这一切,心内也是深有惶恐。

        毕竟前世里,从来没有世家叛逃的事情。就算今世有人早早说出来,都会有人说此事荒诞吧。

        可是今世,因为她的重生,将许多人事的轨迹打乱,再不是前世里的模样。

        现在三郡夺得了东岛,岂不是要直逼洛安城?

        她心内焦虑,竟是牵引的腹内的孩儿躁动,这发动竟然提前了半个月。

        就在她羊水破时,凤离梧竟然赶赴回京了。

        稳婆拦着他不让进,说是陛下尊贵之身见了妇人的污血不好。

        可是凤离梧压根没有管那个,只匆忙洗净了身子,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便直闯产房了。

        姜秀润这次孕痛得厉害,肚子一下下的缩进,疼得汗水直流。

        凤离梧一进来,她便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你怎么回来了……前方战况……啊……”

        凤离梧怎么能不知她心内焦虑什么!只心疼得难受。

        她嘴上总是说得清冷,一副跟他过不长的光景,可到了关键的时候,总是满心牵挂着他,不知道心疼着自己!

        他亲了亲她汗津津的额头,柔声宽慰她道:“东岛原本就是没有应援,难守之地。失守本在朕和几位将军的意料之中。不过将士们死守东岛,已经为后方争取了准备的时间,也损耗了三郡贼子的战船,他们就算想立时挥师洛安,也有心无力。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哪里需得你牵动心思,琢磨那些个!便是宽下心来,好好生孩子,生完了,朕哪儿也不去,就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姜秀润还是不放心,又道:“可是孟家与杨家……”

        凤离梧看她不专心生孩子,都要急死,只开口道:“原本就是蛀虫一般的世家,朕亲手斩杀他们,要背负数典忘祖,残暴不仁的骂名,现在毒瘤自愿流脓走人,朕还乐不得呢,你且挂念着他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