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73 章

第 173 章

        别人还好,秦诏的心里一翻,这在前世却是不曾有过的情形。他想起这里的村民彪悍非常,就连十一二岁的小孩都能举刀叉扎向进犯的兵卒,倒是加了些小心。

        于是又连派两人去探听消息。可是又等了半天,还是动静全无。

        这等子的诡异,叫人费解,秦诏干脆寻了一处对着村落的山头,挑高往下望去。

        这一看,正看到了村东口,三个黑影在村口高大的槐树上挂着,赫然正是他派出的三个探子。

        这下子,秦诏心惊了,显然这次偷袭,不知怎么的,让村人们知晓了,所以抓住了那三个探子吊死在了村口。

        战船势在必得!就算是被村民们发觉也无所谓,他一早便知这村人难缠,所带的人马也比前世的要多。

        刁蛮村民不从,杀了负隅顽抗的便好,那些出海了捕鱼的船总要回来。只要留下他们的孩子做要挟,总能迫着海船回岸。

        这般想着,秦诏冲着手下下达了命令,将兵马分做了两下,其中的主力由一位将军带领,杀入村里,而秦诏率领剩下的在村外的山头了阵。

        于是秦诏眼看着山下甩着长尾的大军如黑蛇摆尾般入了那寂静得有些过分的村落,当兵卒入村之后,便踹门入院到处搜索,可却是空荡荡的无人,那鸡窝里都剩下鸡粪,而没有鸡。

        领队的将军命人跑回山上去复命。秦诏的心里却已经翻了底儿,他略一思索,顿觉不好,立刻传命令要让山下的兵卒撤出村落。

        可是送信的人刚跑到村口就听到了山上传来轰隆的“雷声”。

        秦诏凝神看去,只见两边环山的回望村尾,突然涌来了滚滚的水流。那雷声其实就是轰隆隆的水声,原来是有人将村头的水闸放开,原本要流入海中的大河顿时拐道,涌入了村中。

        未来得及撤出的兵卒顿时如被水冲的蚂蚁一般,被冲得是七零八落。更有甚者,被水流夹带的原木撞击,一下子就晕死在了水里,不一会沉底了。

        这让人心惊的一幕,实在是大大出乎山上所有人的预料,那水势蔓延的很快,他们若不下山,也要被困在山上了。

        也就是秦诏仰仗着自己前世里曾经来过此地,熟谙地形,侥幸地逃过了水势蔓延,这才狼狈不堪地下山去了。

        秦诏深恐还有后招,只能带着剩下的人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狼狈逃了回去。

        原来,凤离梧给前线通禀命令的时候,姜秀润也是因为自己敷衍凤离梧而说的那番话受到了启发,便跑去问嫂子,是否跟回望村的那些个走私船主有交情。

        稳娘还诧异,问她怎么知道的,要知道那几个船主售卖的舶来品可全都是上乘货色,只是没有在官府备下案,又逃了赋税,不大能见光罢了。

        而他们定居在回望村,也是因为那是三不管地带。

        姜秀润一听,立刻问嫂子可否能通过手下的伙计,快速联系上船主们,告知他们村落要被叛军偷袭的危险。

        稳娘不敢肯定,因为那些船主已金盆洗手有些时日了,不过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飞鸽传书给了东岛附近的伙计。

        稳娘是个天生赚钱的好手,做的是囤积居奇的买卖,是以消息的灵通是第一等重要的。

        她在京城里有钻门的鸽房,所养的鸽子也都是高价买来的远程鸽,便是分散在四处的店铺,都有鸽舍。

        这飞鸽要专门饲养,还要多地定期互换鸽子,用着方便,操作起来却很费人力和钱银。

        但是如稳娘这般靠着快人一步发财的女富豪,自然是看重消息的灵光,舍得在这方面撒下钱银,有专门的马车定期换送鸽子。

        财大气粗的人,传递书信竟然比凤离梧的快马驿站迅捷多了。

        也正是有了稳娘的相助,才会很快传信到了东岛。

        而东岛的掌柜,竟然跟回望村里的一个船主乃多年至交,接了东家的信息,立刻派人快船到了回望村告知了那船主。

        要是凤离梧的官府中人前来送信,村里的人不一定肯信,就算凤离梧派兵前来保护,也会存了十二分的怀疑。

        可是稳娘派人传信,却又是不同,这同在江湖上走船经商之人,互相都有着一份信任,更何况稳娘的风评甚好,乃是重诚信之人。

        回望村人多年经营船舶私运,个个都富得流油。既然有叛军派大队人马来袭,固守家园已然是不可能。

        只要家人平安,这些田园村舍丢弃了也无妨,所以村人们在叛军来袭的前一夜里,打点了行装,连夜赶着猪羊,捉了鸡鸭入笼上船,用大海船悄然无声地转移了。

        徒留给三郡大军空落落的村舍。

        当然,东岛的将军也收到了稳娘一并的书信,虽然因为防守东岛,不能派出军队应援,却派了支先锋营,在村民撤退的同时,按着指示,来到距离回望村三里以外的水闸处等候信号放水,湮没叛军。

        是以当那三个探子先后摸入村中时,村中的东岛先锋在当下宰杀了三人,吊在村口,引得大部队到达时,便下海上船,一边撤退一边放信号。

        就此三郡妄想侵占商船改造海船的企图彻底破灭。

        凤舞听闻这消息时,正接待着洛安城里来的密使。是以他虽然心内恼火,可是听完了下面的侍卫偷偷递话后,面上不露,依旧笑脸迎人。

        凤离梧独断专行,在朝政上也不再像端庆帝一般倚重世家。那些扎根齐朝盘根百年的世家,一个个对于上峰的风潮改变敏感得很。

        左右都是先帝爷的儿子,何况凤舞的手里当真是有先帝爷的诏书的,严格说起来也算不得忤逆造反。

        世家们态度模棱两可,又是使惯了左右平衡之道,是以除了尉家以外,其他的世家们都是跟凤舞保持着微妙而不失疏远的联系。

        其中杨家的态度最为奇特,杨家的族长虽然没有表明意思,却准许女儿杨如絮与凤舞暗自有些书信的往来。

        自然那书信上没有写出名姓,只是有些小女儿悲春伤秋,感怀的凄凄切切之言,送信时也是托人代呈,就算被齐帝的暗探捉了现行也是不怕。

        凤舞心知杨如絮原本是骑驴找马,只是现在凤离梧这头倔毛驴不肯让她骑了,一时天仙摔在了地上,自然是彷徨得只能依仗着他再重回云端了。

        除了杨家之外,再有就是秦家了。

        凤离梧因为秦诏的关系,对于秦家多有疏远。如今他宁可启用些年轻的将领,也不愿多倚重秦家。

        秦家为武行出身,若是手下无兵,岂不是将来任人宰割?

        是以就算秦诏诈死没有出面,凤舞也一早跟秦家搭上了线。

        现在回望村的海船没了指望,他倒是看看秦家舍不舍得出力,与他里应外合端下洛安国都!

        此时窗外阴雨绵绵,凤舞与秦家密使的说话声也被滚滚而来的闷雷湮没……

        回望村的自救及时,加之东岛急先锋的协助,让大齐的将士与三郡的首场遭遇战宣告大捷。

        当捷报传入京城时,姜秀润的心却并没有因此而松懈。

        这次回望村时间,越发叫她笃定,三郡那里有人窥得天机,尽是洞悉前尘。

        她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种种,就是不敢肯定,究竟是凤舞重生,还是他身边有人指点。

        但是有一样能肯定的是——的确是有人重生了。

        这不能不叫她担忧,毕竟自己在前世虽然长袖善舞,却终非兵营中人,许多的事情不能尽数悉知。

        那贼人潜在暗处,她也不知他为谁,真是叫人防不胜防。

        齐朝的大军开拔在即,她心内的忧思也越来越盛。

        这几日凤离梧已经很少回宫,据说大军已经整编完毕,只是几个将帅要职还没有最终明确下来。

        而白浅在几日前,也受了齐帝的特命,承受皇帝亲封的无双将军的称号,编入了左锋营。

        毕竟白浅乃是那擂台的擂主,虽然身为波国的将军,可因为女国君嫁入大齐的缘故,身兼二国将令。这国之无双,便寓意深远了。

        为了避嫌,白浅特意请命凤离梧不要将她与窦老将军父子编在右锋营里,是以才入了左锋营。

        这次姜秀润赶上探访校场的时日,备下的东西都是双份的,自然也要给白浅带份。

        因为凤离梧正在升帐与军司的几位官吏商议要事。姜秀润就在校场上走一走。

        这一走不打紧,正好看见白浅与窦思学站在一处说话。

        这女人的眼睛,都是尖的,挑着障眼的薄纱看人,更何况是姜秀润这样的人精,眼睛更是老道。

        她远远看上去,觉得窦思学的身形微微前倾,还有那直勾勾看着白浅的眼神,都像是要发情的狗崽子,急切得很。

        不过那白浅倒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于是姜秀润走了过去,待得要走进时,示意身边的桃华不轻不重地咳嗽了一声。

        那窦思学一听有人来,立刻直起身循声望过来,正看见皇后正不紧不慢带着一众太监侍女缓步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