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31 章

第 131 章

        想到这,他抬眼望向窗外的湖面,只是再难像以前一样平复心绪了。

        自从凤离梧发现,她可以毫不留恋地抛弃他后,他的每一分每一刻都是在一种难言的愤怒里度过。

        当他看到她留下的卷宗时,连续几夜都不能睡,只挑灯看着她娟秀的字迹揣摩着女人难测的心思。

        最后,当他反复去读那句“百年好合,地久天长”时,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原谅她的理由:她到底是如寻常女子一般吃醋了,难道是容纳不得他娶正妃而远走天涯?

        初时,他是觉得她太不懂事,难道不知他的心始终是在她那里吗?纳娶杨氏,乃是安稳政局的大计,跟儿女情长有何干系?

        可是,就在杨家催促着他举行大婚时,凤离梧心内隐约觉得,若是真迎娶了杨氏,只怕她再也不肯回来了。

        于是,那婚事便被他以军务繁忙为由,推诿着靠后了。

        那远在天边儿的负心人,回归故土,乡水养人,只怕更加娇艳欲滴了。

        他曾看过她起舞时穿着波国舞娘的服饰,是何等妖娆。只怕时间久了,不光是一个戎王蠢蠢欲动,他总不能让她搅乱了心湖,又让她逍遥自在回到母国琵琶别抱!

        想到这,他倒是立意要暂时隔断儿女情长,只命那侍卫回去看顾着那女人,却不要再给他传递姜秀润的消息,免得听了扰得心烦意乱。

        心里无他的女人,不配得到他的日夜惦念!

        凤离梧想得恨恨,可是姜秀润的日子当真不是他想得那般养人。

        入了春天,她腹内的胎儿已经七个月了,腹部渐渐隆起。只是她生得四肢纤长高挑,很藏身子,若是穿了腰身宽松的衣裙,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这些日子的造势,波国大王女姜秀润的名头已经在波国传诵开来。

        她怀孕的事情也并没有太多避忌,波国在男女之事上甚是宽容。当民众听闻她在大齐与太子殿下定情,又被迫分离后,自行便能演绎出上千段牛郎织女被迫分离的故事。

        听闻太子虽然不能将佳人留在左右,可却承诺要用大齐雄兵百万守护波国不受他国欺辱。这等子誓言,可比地老天长还能取悦波国民众的心。

        而姜秀润未婚先孕的经历也跟波国圣女阿黛善身怀勇士骨肉,却与勇士分离的传说相吻合。

        大王女是圣女转世的传说当真是越传越有眉眼。

        当申后发觉竟然是这大王女有干涉朝政的野心时,心内也是焦灼异常。

        自从姜秀润回国后,她几次宣召,要拿姜秀润入宫,都被她找着借口四两拨千斤地推脱了。

        现在才知,她竟然是怀着身孕回来的,难怪处处加着小心。早知道的话,便是派侍卫押也要将她押入宫来,毕竟女人怀着身孕,就是一个走路不稳摔上一跟头都能要了她的性命。

        可是现在姜秀润月份大了,才公开此事,更是以胎息不稳为由,向国君姜请奏,免了入宫繁琐的晨昏定省。

        申后再叫,姜秀润直接拿了国君姜的话便搪塞回去了。

        申后的心气难平,坐在她身边的王女姜秀瑶更是一股气顶上了天灵盖。

        同样都是王女,她还是母后心爱的女儿,原本就比姜秀润来得尊贵。可是去了一趟大齐,同样是未婚生子而归,这境遇却大不相同。

        她要跟申思文的牌位拜堂成亲,自己儿子才能认祖归宗。可是姜秀润都明说不出自己腹内怀的是谁的孩儿,却是养在华宅里衣食无忧。

        前两个月,在城外的善堂开设时,仰城里的贵妇人都去了,可是谁都没有姜秀润的衣服式样好看。虽然她不过穿了素色的长裙,却是波国里买不到的,听懂行的夫人说,那素色的衣服里参杂的银线,是劈成三股纺织而成,那如雪花般的花纹在阳光下才能若隐若现。

        那日姜秀润虽然未施粉黛,只在唇上点些许樱红,却是容貌脱俗倾城,加上身上那时不时闪光的衣服,当真有仙女下凡之感,惹得那些领了粥的民众纷纷跪下,高呼着她为圣女阿黛善。

        只看得姜秀瑶牙根冒酸水,心里又是不忿,便成天跑到母后这里吐酸水。

        申后听多了也心烦,今日恰好听闻国君姜爱宠的另外两个妃子都怀有身孕,更是将一股子邪气发到了女儿身上:

        “你还好意思跟她比!她怀的是谁的孩子?就算不说,满朝文武皆知,十有八九是那大齐太子的。而你呢?”

        申后一边说一遍拧她的胳膊道:“不过是在出使大齐前跟你表哥胡闹一场生下了野种!没的眼皮子那么短浅!若是你没有闹出驿站生子的是非,那大齐太子侧妃的位置可不就名正言顺是你的吗?如今她是母凭子贵,拿着大齐太子狐假虎威,偏你父王还吃这一套,便是跟我抱怨,又有什么用!左右是你不争气!”

        姜秀瑶没想到母后不但不帮衬着自己,居然还毫不遮掩地责讽了一番,当下是泪花直流:“母后,你若是不管,这么任凭着她这般嚣张下去,当真是要圣女显灵在波国里作威作福了!”

        申后哪能真如姜秀瑶说的那般坐视不管?当她察觉姜秀润的野心时,便宣了姜之入宫,难得地拿出了母亲的关怀,对姜之嘘寒问暖,更赏了姜之新生的女儿一对金镯子。

        然后她便语重心长地告诫姜之,他才是波国的大公子,将来的国君继任者。可是若他任凭妹妹姜秀润这般胡闹下去,只怕当哥哥的名声反而不如妹妹来得响亮,岂不是要被诸侯当了笑话?

        她原本以为,这些为了姜之好的肺腑之言,他能听进去。毕竟父子兄妹之情再深厚,也不及王权来得重要。

        姜之再爱妹妹,可若是察觉了妹妹的野心,也定然有所防范。

        而且她太了解姜之,这就是个奉守礼义孝悌的迂腐青年。

        当年先王后死去时,姜秀润咬住嘴唇不肯叫她母后,被国君姜罚得饿了二天,而这个当哥哥还含着眼泪教训妹妹的不是,本就不该惹继母生气。

        就在前往洛安之前,这个继子也一直拿了她当母亲一般恭敬着呢!

        可是没想到,这一趟洛安城之旅,不光是姜秀润长硬了翅膀,这个姜之也是性情大变,竟然是皱眉听完了她的话后,不冷不热地道:“自古才学岂分男女老幼?秀润的才学远在我之上,便是大齐的太子都甚为倚重,难道就是为了映衬哥哥的出众,她便要装得蠢笨吗?我们波国又不是没有出过女王,若是父王觉得秀润堪为大任,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让贤,为何还要去教训她呢?”

        这一番话后,他便告辞拂袖而去,只气得申后一天都没有吃下饭,痛骂姜家的男人没一个有用的,竟然叫个女子蹬鼻子上脸了。

        不过既然姜家听之不管,她便要想些措施了。当初戎国联姻,她叫庶弟申华送给戎王一幅姜秀润的画像。

        那戎王原本就贪慕美色,待得看到画工精湛的画像时,更是不能自已。待得婚事不成时,听闻戎王勃然大怒。

        申后决定既然国君姜拿了这大女儿当了宝贝,自己便不好出手,可是若戎国前来抢亲,而姜秀润在抢亲时发生了意外,那便与她毫无关系。

        就算那一早就娶了正妻的大齐太子真的迁怒,也有戎王顶着,怪罪不到波国的头上来……这么想着,申后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待得夏末时,这西北边陲的诸国,都有诸王会盟时,算着那个时候,姜秀润已经要生产完毕了,到时候依着她好出风头的性情,必定要参加会盟,到时候……只要巧作手脚便解了心头大患。

        一时间,波国的王庭上倒是出奇的风平浪静。

        姜秀润虽然深居简出,在府中安胎,一时却无什么烦扰她的糟心事情。

        那浅儿也终于在她几次软磨硬泡外带严厉的申斥下,不情不愿地去波国的精锐大营——武威军报道参军去了。

        听闻她初时入营时,便被因为是个女子,相貌丑陋,而被武威军的兵痞嘲弄。

        午休吃饭时,竟然几个人朝着她的身上泼水,妄图让她显出薄衣下的线条,叫她在人前丢丑。

        当然浅儿也没有像他们想的那般,羞愤难当地遮掩曲线毕露的湿身线条。

        这个样貌丑陋的女人,其实身材当真是美,有胸有臀,便在一众男人的哄笑下,落落大方地湿透的外衣脱下,只穿了件似乎是起到束身定胸作用的厚实薄棉的肚兜,这肚兜紧身,套头,连个系带都没有。

        而丑女人全身湿滑,如泥鳅一般没有什么抓头,便是在一群调戏她的兵痞里钻来钻去,踢裆捏蛋,捶脸踹胸。

        让这些精兵没想到的是,王女身边的这个丑侍女竟然是以一敌十,将一群终日操练的波国精兵打得是屁滚尿流,鼻青脸肿。

        最后浅儿的八尺大脚挨个量他们的脸,逼得他们哭喊着叫亲娘,这才放了他们走。

        至此以后,白浅一战成名,在威武大营里,认下干儿子无数,是叫人只可恭敬远观的娘老子。

        可是当白浅兴冲冲地从兵营操练回来同姜秀润讲时,姜秀润还遗憾地摇了摇头。

        到底是耽误了浅儿!波国的精兵竟然这么不堪打,让浅儿怎么得到提高历练?

        也不知这一世,浅儿少了在大齐凤离梧掌控下的精武营里的锻打锤炼,会不会短缺了横扫千军的才干?

        正想得出神,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却使劲儿地踹了母亲一脚,似乎是抱怨母亲冷落了他,怎么没有像往常那样给他念诗经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