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16 章

第 116 章

        姜秀润回头一看,太子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在了他们的后面。

        要知道在朝上时,太子与二皇子都站在群臣队伍的最前列,而姜秀润这种冷水衙门的主司,都要站在殿门口了。

        她自认为脚程不慢,却被这两个人先后追上来,也是够烦的。

        凤离梧一脸冰霜,凤舞倒是和煦一笑道:“不过闲聊,殿下要不要我与姜主司一句一句与您重复一遍?”

        于是凤舞与殿下和姜秀润就此散开。

        早有懂事的太监,给殿下单独开辟了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好了清粥卤蛋。

        姜秀润陪着太子坐下,一口一口地吸溜着软糯顺滑的粥,二人谁也不说话。

        其实凤离梧是在等着姜秀润解释,谁知她却不开口。

        于是一顿早饭也食得郁闷无比。

        待得吃了早饭后,姜秀润便与太子告辞,回了府衙去办差事去了。

        虽然临近冬季,可是若在入冬冻土前,水渠不能修建好,势必影响来年的播种。

        当初农司提倡的桑蚕税,很好的抑制了庶民弃田养蚕的势头,又掀起了开辟荒田的热潮,可若水渠不能跟进,在一些春夏两季缺水的乡郡,也不会增产,填补那些缺失了的粮食空缺。

        所以姜秀润手头的事物其实还很多,尤其是这次修建水渠,朝廷并未太多拨款,大部分修建所需的金,还要农司自行解决。

        其实仔细说来,水渠的修建,甚是浩大。临近江河之处,不过是开凿数里的水渠便好。可是在那些真正缺水的地方,兴修水利的蓄、引、灌、排等环节一样都不能缺少。

        修凿蓄水的水库,便是耗费金银的大工程了。而太子从郑工匠那得来的图纸里,更是将大齐的四大河流皆引入网中,一旦开凿成功,便可以让四水循环往复利用,再不用愁旱涝之忧了。

        可是图纸画得轻巧,到了实际便需要极强的协调力和判断力。

        姜秀润必须集中精神,吩咐属下处理这些繁琐的细事,将脑子塞得满满的结果就是顾不得烦恼那些有的没的。

        中午府衙的官吏们聚在一处午餐时,隔壁相邻几个吏司的人过来串门子,闲言碎语些洛安城里的轶闻,便有人向姜秀润求证,说太子府新近要纳娶杨家嫡女如絮,可是真的?

        姜秀润含笑道,太子的私事哪会跟她来说,若是好事近了,自然会下帖子,到时候大家再准备礼包红封也不迟。

        她表现如常,倒叫众人忘了姜禾润是太子的大舅子的事情。一时众人唏嘘,直说那杨如絮才貌出众,出自与孟家比肩的杨家,堪称洛安城里第一等的才女,可不是番邦进贡的质女们能比的。此女为太子正妃才能叫天下人信服云云。

        姜秀润也跟着众人一起点头。

        这个杨如絮,她是一早便听说的,的确是个品貌兼优,还能生养的女子。

        只是前世里,这位才貌皆上品的女子,并不是嫁给了太子,而是成为了皇帝纳娶的妃子,入宫没多久,就怀了龙种,一举给后宫增了龙凤双胎,荣光无限,被册封为皇品贵妃。

        在姜秀润被沉溺前,宫里已经准备新后册封大典,皇贵妃马上就要变成正宫皇后娘娘了。

        但今世,也不知哪儿出了岔子,竟然影传太子殿下要纳娶杨家如絮,这不是后娘变老婆的架势?

        但一细想,便也不奇怪了。前世里这时的太子疾病缠身,皇权被架空,虽然与皇帝较量不断,却明显落了下风。杨家的好货自然是要往宫里送的。

        可是今世太子稳健,处处压了皇帝一头。杨如絮那等步步为营的女子,自然是要选英俊年轻的太子,而不会嫁给宫里的老头子了。

        如果是几天前骤然听闻这样的消息,姜秀润的心里也许会很不舒服。

        可是被当头棒喝,清醒了之后,倒是能提醒着自己波澜不兴了。

        毕竟异国的质女们还是不能搬上台面。

        现在太子与皇帝两党斗得紧,与远在境外的那些个诸国相比,拉拢本朝的大世家才是当务之急。

        如果她是太子,也会毫不犹豫地纳娶杨家女,扶为正妃,稳固自己党羽的势力。

        当日晚上,姜秀润抱着一堆图纸回太子府时,已经甚晚了,本以为太子应该早早安歇了,可是听浅儿说,太子压根没有回府,据说是赶赴杨家的宴会去了,据说宴会要举行得通宵达旦,看样子,太子今晚是不会回太子府去了。

        姜秀润听完后,便吩咐浅儿给自己准备竹盐温水泡脚,用大木盆从脚底一直泡到腿肚子,血脉畅通,舒坦极了。

        既然太子没回来,她也不必假装用功专研图纸搪塞陪太子就寝的差事,只让浅儿拿了一本写得天花乱坠的游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期间服侍瑶姬的桃华倒是几次派人传信过来,说是曹姬与田姬那边都派人过去给瑶姬捎话,说是第二日要在花园子里一同吃茶,邀着瑶姬也一起过来吃茶。

        姜秀润挥了挥手,让桃华打发那些人,说瑶姬又害了体虚凉汗的毛病,见不得风,不能去吃茶了。

        其实姜秀润明白,吃茶是假,一起捧醋狂饮是真。大约是杨家女要嫁入太子府的事情,让那两位王女也感到了深深的威胁,心里惶恐,是以要聚在一处商量应对之策吧。

        姜秀润不想参和这些,只假装生病了事。

        等泡好了脚,再洗漱完毕,浅儿递给她涂抹脸儿的珍珠鹅油膏子,润了脸后,姜秀润就倒下安睡了。

        说实在的,习惯了被人搂抱着安睡后,突然一个人睡觉,其实不怎么舒服。

        可是昨夜她就没有怎么睡好,今日大朝起身得早,本就疲累得很。方才泡脚舒缓了气血后,困意来袭,就算一个人也睡得十分的香甜。

        人不再胡思乱想后,梦都没有一个,一直黑甜地睡到了天亮。

        而到了第二日一大早,浅儿一早便替她打典了行装——开凿水渠最大的工程便是汉阳水库,里面很多琐碎的事情,要她这个农司主司亲自到场临训。虽然汉阳里离洛安城不远,但也要几日的路程。

        姜秀润跟农司的官吏们讲好了,她要在那边停留一个月左右,待得工期完成得差不多,再回转洛安城。

        一个月,差不多也就够了。既可以监督着徭役挖凿出偌大的蓄水湖泊,也够太子纳娶富贵新妃入门。

        她毕竟顶着个太子宠妃的名头,杵在那太子府里,却要叫太子左右为难,毕竟前几日还恩宠有加,新人入门,他就冷落了旧人,有置太子于薄情不义的嫌疑。

        可若她称病避人,真身再出走洛安城,就解了太子的尴尬,让凤离梧可以心安理得,自然而无顾忌地宠纳新人。

        这般善解人意,姜秀润自认为做得是滴水不漏。

        反正质子出门的报备,她已经在昨日呈交给了礼司。

        到了第二日,她便带着侍女随从先去农司与其他官吏汇合,然后一行人准备开赴出城。

        只是太子派来的侍卫也才知姜秀润有出城的打算,心有疑虑,问姜秀润突然出城,太子可知?

        姜秀润和婉地说道:“这次出城乃是公干,并非郊游,是必须得去的。太子昨日一直没有回府,就没有来得及说。但是我已经在礼司那报备,法度合理,若是你不放心,可以回太子府那,等太子回来,跟殿下说一声便好。”

        那侍卫虽然奉命监视姜秀润,可是就像姜秀润所言,她这是公事,的确是不好阻拦。于是只好命其他人跟随着姜秀润先出发,他回去禀明太子再追撵过来。

        可是当他回转太子府时,太子居然还没有回府。

        于是侍卫又一转头,径直去了杨府找寻太子。

        凤离梧其实昨夜是故意不回去的。

        姜秀润这两日的别扭,他怎么会体察不到?可是这别扭来得毫无缘由,这小女子当真是被他惯坏了。

        凤离梧也被她勾起了火气,觉得要冷一冷她。

        什么东西来得太容易自然了,都不会觉得珍惜。她是笃定了自己会宠惯着她,才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

        恰好杨家的提议联姻,有意将嫡女杨如絮嫁与他。

        凤离梧左右思量,觉得是不错的提议。太子府的确是需要个正头的妃子了。

        府里虽有三个侧妃,可是凤离梧一直觉得都不配为正妃。曹溪的蠢笨,田姬的轻浮都让人不能忍。

        姜秀润虽然处处可了他的心意,可毕竟是个弱国的质女,无甚依傍。而且她年岁还小,心思活络,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最近又恃宠而骄的厉害,凤离梧认为把她放在正妃的位置上不是宠她,而是害了她。

        所以若是能找到一个有真正当家主母风范的女子坐镇太子府,又能容了他的心头所爱,才是最称心的。

        那个杨如絮倒是个气度不俗的女子,杨家的府宅家风也最是为人称道,妻妾和睦,嫡庶有序,若是杨如絮有她母亲的一半贤德,便足够了。

        抱着冷一冷姜秀润的想法,凤离梧才会破例通宵没有回府。

        一夜的时间,也够让她冷静一下,反思自己最近的不妥了。

        凤离梧这般想着,却不由自主地吩咐小厮,一会从杨家出来的时候,看看街市上有无卖软炸糕的摊子,若是有,买上一份,要店家多撒些芝麻花生碎。

        他记得姜秀润最近好像很爱吃这个,算着时辰,她也该要起来了,正好买回去让她当早点吃……

        就在他起身准备回太子府,走到半路时,碰上了找过来的姜秀润的侍卫。

        听闻侍卫禀报姜主司已经离城的消息,凤离梧的脸阴沉下来,他猛地将手里那包刚买的炸糕摔在地上——软塌塌的几块,湮没在了马蹄飞扬的灰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