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09 章

第 109 章

        不过姜秀润回太子府时,可没有出来时的好心情。

        那头冠压得她脖儿痛,浅儿替她除下冠后,连忙让她倒伏在榻上,揉捏一会,然后加热艾油浸过的粗盐袋子压在后背,好好热敷一下。

        凤离梧进来时挥手遣退了浅儿,姜秀润被热盐袋敷得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只懒洋洋道:“浅儿,递口茶来。”

        凤离梧顿了顿,一时倒是想起她蒙骗那影女作威作福时的情状来,他默默拿起杯子递送到了她嘴边。

        姜秀润闭着眼儿,歪着头啜饮了几口后,复又将头埋在软垫里,嘟囔着道:“原想着太子怎么这么好,平白放官给我做,原来竟是个粪坑子,这眼下入了冬,马上就要到年底,一个清汤寡水的衙门,可怎么熬度过年?”

        姜秀润并不知身后换了人,只一心以为是浅儿,倒也无甚顾忌,只宣泄这半日的憋闷。

        “我原想着这番走马上任,倒是可以敞开手脚积存些家底,浅儿你若无心成为将军,只想安稳嫁人的话,我这当主子的也能拿出十分的体面,给你置办个十里红妆。可是今日一看,别说捞些油水,不倒贴都是谢天谢地了。你说……”

        姜秀润说得意犹未尽,这一回头,却看见凤离梧面沉如水正望着她。

        人生最憋屈的,莫不过贪赃无门偏又被抓个正着。

        姜秀润不知凤离梧站在自己身后多久,但这最要命的一节估计全听到了。

        一时她真是有些傻眼,那盐袋子也被吓得抖掉了,只爬起来跪在榻上,讷讷得说不出话来。

        凤离梧心内也是一时说不上是想气还是想笑,只吊着眉梢道:“那卿觉得何处肥得流油,够置办上你侍女的十里红妆?”

        姜秀润扑棱起身,跪伏在榻上道:“不过是跟浅儿开个玩笑。自从早先为王府办宴,贪墨了金被殿下发现后,便一直牢记殿下教诲,怎么敢徇私忘公?”

        说完她便讨好地搂着他的腰道:“殿下进来也没有声音,当真是轻功了得,哪日得空,一定要向殿下修习几招?”

        凤离梧却不让她打岔过去,拉着长音继续道:“那这农司你是去还是不去?”

        说实在的,姜秀润原本是想打了退堂鼓的,可是被吊在这个节骨眼儿,若说撂挑子不干,便有贪财不成的嫌疑了,只能笑中含泪道:“今日晨起见了官服便喜不自胜,太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我去历练,自当尽心竭力地将差事办好。”

        许是她满心委屈,却强颜欢笑的样子太逗人了,凤离梧紧绷的脸渐也绷不住了,只笑着去捏她的脸:“既然这般,就将差事办好,到时候别说十里红妆,就是百里红妆也尽给你的侍女置办齐了。”

        姜秀润知道凤离梧不是个爱说笑的,他这般说,便会这般做。

        于是农司这块干瘦的老肉干总算是泛起了一层的油光,看上去不是那么乏味可陈了。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农司穷得叮当乱想,该怎么揭锅,姜秀润还需要向太子讨教。

        凤离梧却轻描淡写道:“你既然为主司,自然这些事务当由你处置,想怎么做,便放胆去做,只有一样,就是不可贪赃枉法,授人以话柄。”

        姜秀润的脸儿微微一垮——原来这厉害的猫儿也不是说借便能借来的。凤离梧是摆明了不会替她代管了农司的事情,就是任由她自己扑腾去了。

        不过对于搞金,姜秀润自认为也是无师自通的。

        当天夜里,她是辗转反侧,反复考量了半宿,才理顺了些眉目。

        那水工司的孟宪既然是只进不出的貔貅,从他的嘴里掏不出吞下的肥肉,那就只能另辟蹊径。

        第二日,姜秀润到任的第一把火,就是命令官吏抄写榜文,去周边各个乡郡张贴下去,农司从即日起,设立桑蚕税。

        这桑蚕税收的甚有名堂,因为农司的主司在一本古书上查证到,桑树的“桑”跟“丧”同音,这在风水一说上很有讲究,不然为何一般的农户人家有前不栽桑后不植柳的说法。

        就是为了防止出门见“丧”。可是如今因为梁国大肆收购蚕丝,许多的乡间骤然增添了许多的桑树,这丧一多,便关隘国运,所以为了平衡五行,收纳桑树太多带来的丧气。农司新任的主司决定,加抽桑蚕税,这税金则用来在各地修缮土地庙,以平衡丧气,保佑大齐安康。

        只是这姜主司拿了一本《周易》说得是振振有词,下面的小吏们却听得云山雾罩。

        有那胆大的,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姜主司果然博学,不愧是洛安书院的高才,只是……最近因为兴修运河,民间的徭役赋税骤然增加了许多,最近这桑蚕的价格好不容易增了些,百姓们眼看着多了条来钱的路径,却又要加税,只怕民怨骤起,那御史们会参奏我们农司……”

        姜秀润摇头晃脑地听小吏说完,点了点头,觉得此言在理。

        那水工司的贪官孟宪眼大肚儿圆,只进不出,她可不能学了他的样子,总也要给些回头钱。

        于是又添了一笔,凡是拓荒开产水田一亩者,可抵消一层的桑蚕税,到年底按增产的粮食一并结算。

        见姜主司心意已决的样子,下面的小吏们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这收税虽然是顶了农司的名义,得由户部点头才可实行,那主管户部的太子若是不允,这张公文也不过是废绢一张。

        可是就这么匪夷所思的风水税,竟然在户部那边没有废半点气力地通过了。

        然后便制成榜文张贴在了大小城门,城邑乡间。

        一时间桑树种多了,会影响风水之说,竟然成了洛安城里的笑话,朝野上下的公侯一个个都是有些啼笑皆非。

        觉得这太子府里出来的幕僚不过尔尔,哪见过这般按照风水收税的官吏?

        凤舞的府宅家宴上,一群与端庆帝亲厚的官员便纷纷笑得是前仰后合。

        那孟宪道:“这人逼得穷酸了,果真是什么缺德的招数都能想出来。据说那姜禾润是洛安书院,沐风先生的高徒啊,怎么行事这般的荒诞?不怕被人耻笑?”

        旁边有人接道:“沐风先生可是要脸的,有这样的徒弟,是要被万民戳脊梁骨的,我看着,他迟早是要被先生除名的。”

        毕竟这被大儒除名,早有先例。

        前朝有位学子,虽然才学兼备奈何为官不怜惜庶民,贪赃成行被天下人唾骂。后来他的先生在城门处张贴告示,宣布与他无师徒名分,至此以后君荣升罢黜皆与先生无关。

        如今这姜禾润行事这般荒诞,信奉鬼神之说。与沐风先生崇尚的“敬鬼神而远之”大相径庭。

        而且他此举明显是巧立名目收刮民脂民膏,迟早辱没先生的清誉。

        依照先生的为人品格,岂会容忍这等逆徒,被师门除名,也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沐风先生并非寻常人等,被除名的羞辱,足可以让那位新任的农司主司再不敢在街上招摇过市。

        凤舞含笑听着,这心里竟是莫名有些失落。

        他虽然嘴里恨极了这女子。可是私下里有人拿她做了笑话,大声的耻笑着她,竟然让他也不是很舒服,这实在是大大出乎凤舞自己的意料。

        他本以为,皇兄这般放她出府做官,是看重的她的聪慧。

        如今一看,到底是女子,狡黠有余,阅历不足,只一味为了弄钱,搬弄起牛鬼蛇神,实在是短视,叫人看轻了去。

        可惜皇兄却这般任着她出丑,这哪里是爱?分明是被女色蒙蔽得昏聩了,竟不是管束着她的行径!

        只怕以后,有那女子的苦头吃了……

        凤舞这般心着,心内又有不平,若是她是他的妻妾,定然不会任着她这般出丑,以后总有一日,那女子会明白自己爱错了男人。

        这么想着,二皇子的心里又舒坦,只跟孟宪道:“那沐风书院里不也有孟家的子弟吗?闲来无事时,倒是要好好在先生面前陈述下这位姜主司的功德,也将民声传递到书院里去。免得先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孟宪知道这是二皇子要给姜禾润点颜色看看,自然笑着领命了。

        一时间歌舞声起,伴着众位公卿的欢笑声,半入江风半入云……

        虽然为人耻笑,姜秀润却坦然处之。

        民间虽然对桑蚕税怨声载道,可是因为梁国派出的商人收价本就高。愿意养蚕的百姓,就算被抽了税,也是有赚头的,加之有开荒减税的填补,总不会因为收了桑蚕税而出现卖儿卖女的情况。

        而且因为这税,农司见了金入库,虽然打着修缮土地庙的名头,可那泥龛能费上几许钱?

        大部分的钱都结余了下来。姜秀润觉得这些金再运筹一下,将来修建水渠,总算是有了些眉目。

        可是就在月余后,久久不曾相见的恩师沐风先生突然派人送贴,邀她入府相见。

        姜秀润自是不敢马虎,命人备下合乎恩师心意的礼品,也不敢着官服,只如以前一般儒衫素冠,前去面前恩师。

        只是到了恩师府上,沐风先生却不准她入书房的门,只让立在院中高声喝到:“请君立在院中即可,不然君身上的铜臭气太重,怕是要污浊了在下的书斋。”

        姜秀润心里一沉,小心翼翼问道:“先生何出此言。”

        那屋子里的老者道:“在下不过是民间老朽,不敢当得姜主司的老师,今次请君来,便是想要亲自告知,请君以后行走朝野,莫要再提老朽的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