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69 章

第 69 章

        因为是在野外,入了夜时,寝帐外便有虫子在甚至隔着门口罩着的纱,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萤火虫。

        也正是因为宿在野外,周遭侍卫的营帐不远,所以虽然二人摩挲了半宿,却是船泊坞口,到底没有成行。

        这怀里的小幕僚,若是被撩拨得紧了,会发出带着颤音的细吟声,这声音虽然撩人,他却不想让别人听见。

        此时旷野夜静,他总不能任着性子舒爽了一夜后,在第二天大早,杀光所有忠心耿耿的侍卫吧。

        便浅尝辄止,用自己的唇吞下了她的低喘细吟罢了。

        宿在野外,不必在太子府,第二天,晨曦渐露时,宿营地便开始有人生火造饭,准备继续上船启程。

        凤离梧醒来时,怀里蓬头乱发的小女人还在睡。

        而这时,京城快马轻艇一路赶来的信使,已经送来了京城的暗报。

        凤离梧披着外衣出了营帐,展开丝帛信笺来看。

        信笺里记述的是他母后身旁的太监总管茅允生的生平。

        此人在原本在吉春乡绅家的长工,年十六就因为搅闹得主家的宅院乌烟瘴气,被主人家拿住。

        原本是要沉河的,后来不知怎么竟然逃了出去。他一路到了洛安城里后,也是一番奇遇,被凤离梧的庶出的舅舅——尉家公爷最小的儿子蔚旬给送入宫中在皇后的身边侍奉……

        那信还特别注明了一行,说是此人身负异秉,善于笼络女子之身心,据说当初在那乡绅的家中,竟然睡了不止一个,正妻与两个妾,竟然接连中招,睡透了整个宅院……

        太子殿下看到最后,眉眼都凝动成霜。

        他这个庶出的小舅舅,如今在朝野里混得可是比许多尉家嫡出的子弟都好。

        因为蔚旬陪房丫鬟出身的娘在他生产时便死了,他在襁褓里便寄养在了尉皇后亲母名下,也许是从小要看着嫡母脸色过日子的缘故,从小就甚是会逢迎嫡母与嫡姐。

        现如今,小舅舅拍马的功力越发深厚,碍着自己不能长久进宫拍马逢迎,竟然往他的嫡姐身边安插人了。

        ……就是不知,那个出身乡野的太监身上唯一称头的东西有没有切了干净?又是靠了什么本事,笼络住他母后心思的?

        那送信的来人见太子看完的书信,便低声道:“殿下事先嘱咐卑职找人扮了波国的秘使,给那茅总管送去的重金,茅总管全收下了,并允诺在皇后面前为瑶姬代为斡旋一二。”

        凤离梧的眉头皱得更紧。

        母后喜欢听蜜语甜言,便是招了这么些贪财无德的东西在身边。

        不过拿一箱子金试探罢了,就能操控母后爱重的太监代为调拨船头风向,简直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大齐洛安各国的质子质女无数,又有多少人透过类似的渠道,操控着大齐的风雨变换?

        而祖宗留下的齐朝也在一群老臣的固步自封,自诩诸国霸主中裹足不前,在沉疴宿疾中渐渐僵老……

        凤离梧拼命地压制着火气,他心内想得多,想得远,一时百味杂陈,又对尉家,对母后都充满着深深的厌恶与愤怒之情。

        这种阴郁一时难以消减,以至于遣走了信使,回到营帐里用早餐时,太子殿下的脸上依然能看到雷霆余波。

        姜秀润起床之后由着桃华服侍着将长发梳拢好,正在戴钗,便看见凤离梧沉着脸进来。

        昨日跟着她一起在田间地头捉蟹的青年,此时已经远去不知踪影。

        姜秀润知道,现在进入大帐的是大齐不怒自威的国储殿下。

        想到这,她也没有心思晕染眉黛粉脂,只小声让桃华先端着漱洗的盆子出去,然后便走到席旁,跪坐其上为亲自为太子盛粥布菜。

        她不知这大清早的,是谁惹恼了太子,但是定然把凤离梧气得不轻,竟然没有吃几口,便将那碗摔在了地上,冷声喝道:“孤又不是无牙老儿,粥煮得这般黏腻细软,怎么下咽!”

        一时营帐外的侍卫便得令跑去,捆绑早晨煮粥的厨子等着殿下发话。

        那厨子吓得是扑通跪地,发着冷汗被捆得结结实实等着殿下责罚。

        而一旁的姜秀润也连忙放下筷子和碗,规矩地跪在一旁以头贴地。

        凤离梧其实也是邪火发作。

        今日收了密信,证实了母后失德的猜测。这就好像一大清早,屎盆子扣在头上一般,叫人恶心得不能呼吸。

        可偏偏他还要替母后两手兜着捂着这热腾腾的屎粪。

        就像他母后总是跟他耳提面命的一样,他们母子二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被人觉察皇后在宫中偷人,那么他这个嫡子的身份便会遭到全天下人的唾弃。

        那时候父王有心力废他,便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凤离梧从小到大,思虑远重于同龄之人,是以其中利弊,该如何去做,想得是明明白白。

        可是想得明白,却不代表他能一下子轻拿轻放。

        方才那摔碗,便是再也憋闷不住,要发泄个一二。

        可是当他抬头看见姜秀润卑微低俯的样子,倒是察觉了自己的失态,竟然吓到了这小女子,便略微缓了口气道:“孤又不是冲你发火,那般跪着作甚?起来吧。”

        姜秀润抬起了头,不过嘴唇动了一动,似乎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凤离梧见不得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便道:“要说什么?”

        姜秀润小心翼翼地说:“是有想说,可又拿捏不住自己现在是瑶姬,还是殿下的幕僚,是以有些彷徨。”

        凤离梧被她那怯怯的模样逗得缓了缓火气,道:“难道身份不同,还有两番说辞?”

        姜秀润道:“若是冒充殿下的姬妾,便等殿下您发落了厨子,再另外煮了不黏腻的粥,便换一副碗筷服侍殿下用餐……”

        凤离梧挑了眉,问:“若是孤的幕僚呢?”

        姜秀润鼓足勇气道:“若是幕僚,自然是当尽力殿下提醒德行,维护殿下的清誉啊!而且……殿下前些日子,刚给我讲解了晋灵公‘不君’的那一段。说是因为厨子没将熊掌煮熟,晋灵公一怒之下便杀厨子泄愤……”

        她看着凤离梧的脸色,继续试探道:“据我所知,太子进人制度甚严,能入府领差事的,都是祖上清白的好人家。而且太子向来宽待下人,一旦在府里做得好,都是不愿意离府,想要长久侍奉殿下。太子府上下,竟然因为太子您的熏陶,无品德卑下之人……便是群星拱月,满府生辉……殿下从来没有如那些昏君暴虐之辈一般,因为汤水的热烫,菜肴的咸淡而责罚小人。今日若是开此先河——只怕要让仆役生出敬畏,反而拿捏不住轻重,不能做出顺口的菜肴……长此以往……岂不是要耽误的殿下的金体安康?”

        其实说起来,凤离梧觉得自己的这位姜少傅最擅长摆下龙门阵,这大段的劝勉,以暴君才会因为一时饭食不顺而惩处下人开头,又以她担心着以后他吃得不好,影响身体为结尾。

        初时还算像样,最后竟然还是一路奉承,油油滑滑的,离那忠心耿耿的直谏忠臣还远着呢!

        不过被她这么一搅闹,太子心中的那股子气倒是不能聚拢成云了。

        可是他脸上却还没有松泛,只正色道:“不过是问怎么煮的,孤何时说要杀人?”说完,他命人向外传话,给那厨子松绑,只说是瑶姬替他求情饶了他一遭。

        然后殿下命人再送来碗筷,让侍女盛好后默默吃了起来。

        那大帐外的厨子,真是生生逃过一劫,抹掉满脸的冷汗之余,心里不由得感念瑶姬,心道:她兄长就是个平易近人的,平时总是喜欢来厨下跟他们这些下人聊天消磨时光。

        前些日子他的儿子害了急病,还是姜少傅托了人情,让王府里的郎中去看的呢。

        没想到,他的王妹也是这般心底淳厚,善待他们这些下人。

        当船再起航时,姜秀润立在凤离梧的身后,看见他又在望着水面发呆,便也不多言,只如往昔是他的幕僚一般,默默地站在一旁。

        不过太子并没有发呆太久,只将身上的薄纱披风接下来,兜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指着不远处的芦苇荡道:“此处便是要开凿运河分支,直通韩国的河口。如果韩王能同意,那么运河的行程缩减大半,省时省力。”

        姜秀润因为要买地的缘故,已经将凤离梧的河道图牢记在心。

        不过凤离梧现在所指的位置,压根不是他原来计划要开凿的河道,虽然只是偏离了一点,但是照比原来的河道可是要稍微绕些弯路……

        就在她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凤离梧已经入了船舱,叫来绘图的画师,让他把原来的河道图修改后,再准备命人快马呈递给韩王。

        这河道图并非什么隐秘的国家机密,到时候是要给周遭的诸国都呈看一遍的。

        是以姜秀润也在一旁看着。其实这改过的河道落在图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加上画师落笔线条较粗,几乎无二。

        姜秀润知道,韩王得了凤离梧允诺的重金,同时凤离梧还把运河许多纳税关卡一并交给了韩国。

        而挖凿运河也不必韩国出力,当真是以逸待劳的生财之道。

        韩王贪财,诸国闻名,虽然有臣子极力阻挠此事,却并未拦住韩王。而韩国到现在也不松口,只不过是因为韩王贪心,想再多占些油水罢了。

        姜秀润默默看着河道图,突然眉头一簇,有些恍然大悟……看来她空走一场。

        这处地方虽然是鱼米之乡,可这里的土地却买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