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50 章

第 50 章

        听了这话,姜秀润也就放下心来,便带着拜帖和纳礼与兄长一同出发了。

        因为他们兄妹二人并无父母在身边,这送八字拜帖的长者便由恩师沐风先生代劳。

        那柳家一早便准备好了迎接贵客,门前高挂着大红喜灯,连大门都刷了新漆,透着喜气。

        柳家老爷一早便领着族里有头脸的子弟殷勤迎接。

        毕竟这沐风先生的大名,洛安城里谁人不知?柳家老爷一个商贾出身的小门官,觉得自己招揽的女婿实在是提高了不少柳家门楣,对这门亲事是一百个顺心。

        不过姜秀润在意的可不是柳家老爷的态度,而是那位稳娘,如果她将来跟哥哥不是一条心,就算是煮熟的鸭子,也会展翅膀飞走的。

        算起来,现在稳娘比自己还小一岁,个子不高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绀碧色的捏褶掐腰窄裙,显得腰身苗条,一双大眼睛朝着沐风先生身后的姜之飘去。

        那姜之的脸颊也微微带红,时不时朝着稳娘看上一眼。

        姜秀润冷眼旁观,觉得有门儿,看那稳娘也是偷着羞涩的光景,应该也是看上哥哥了。

        毕竟兄长跟自己一样,流淌着波斯先祖的血液,鼻高眼深,模样俊朗着呢!

        一时,互换了帖子,请人相看,说是儿女八字大和后,柳家留饭,用饭之时,沐风先生又与柳家老爷定下成亲的喜日。

        这日子略微赶了些。毕竟柳家老爷也担心好不容易攀附的太子的国舅这样显赫的亲事,也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那姜府既然是刚刚搬迁到新址,家私摆设全是新的,也不用太置办什么,便将日子提前,赶早变成一家人。

        姜家兄妹这边也无甚意见,一切敲定后,便告辞离开。

        出了柳家大门,兄妹二人又送别了先生,便也不坐马车,只沿着街市往前走。

        算一算,来到大齐快要小半年了,姜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这么快在洛安城里扎下根来,眼看要成家的男人也是欢欣雀跃。

        每日里,又要入书院用心学习,日子充盈得很,倒是没有时间去伤感国之弃子的哀怨。只是有一块心病难解——妹妹这般装男人要到什么时候!

        不过姜秀润倒是觉得做男人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既可以与兄长一同入书院学习,又可以随心所欲地与名士畅谈。

        若是身为女子,恐怕那些名士连正眼都不会看向自己。

        于是,便笑着开解兄长,又挑选了人参一类的补品,和孩童的衣物、拨浪鼓一类玩具,去探望一下异母的妹妹姜秀瑶。

        毕竟她将来要入太子府,总是有些规矩要与她讲。

        此地并非波国,少不得要收起波国娇宠王女的气焰。

        加之她也是被新后宠坏了的,不然怎么会跟表哥犯下那等子勾当?若是在太子府里也这般不检点,他们兄妹二人岂不是也要受牵连?

        姜秀润要训诫这妹妹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待到了地方,却发现这偏僻的宅院已经人去楼空,里外都找寻不到人。

        姜秀润知道此地有太子的暗卫把守,寻常人是进不来的,更不可能将妹妹姜秀瑶带走。

        姜之慌了神,姜秀润也摸不透太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于是她匆匆跟兄长告别,赶回到了太子府里。

        太子正在书斋看管事呈上的院落改建的新图。

        一下子进了三个平妃,这屋院的规整布置也提上了日程。

        三位平妃的屋院排布也要太子定夺,毕竟跟太子寝园的远近亲疏都有讲究,若是三位平妃有谁不甚满意的,他们做下人的可担待不起。

        所以这屋院的安排,最后还需太子拍板,他们这些下人,依着太子的心意去安排便好。

        看姜秀润回来了。太子漫不经心地问她,兄长的纳礼可顺利。

        姜秀润道:“托殿下洪福,一切都顺利,尤其是殿下命管事替在下兄长备下的纳礼,布匹都是上等名贵的外贡之物,陶器也甚是精美,让我们兄弟二人赚足了面子,不至于露出底薄寒酸之相。我们兄弟二人真是对殿下您感激涕零……”

        凤离梧是知道自己的少傅嘴儿有多甜的,可他没心思听这些,只勾勾手指将她叫到自己的近前。

        姜秀润挪动膝盖,来到太子的席桌前。

        凤离梧指了指羊皮的图纸,问她:“你看这几个院落哪个好,孤好留给波国质女。”

        姜秀润正要问这个,她随便扫了一眼,选了离太子寝园最远的一处偏僻院落,道:“这里看着清幽,又挨着花园,最是合适。”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凤离梧殿下是在何种情况下开口娶了妹妹的。

        她可不敢想象,太子在明知道妹妹婚前生子的情况下,对她还大加宠幸。便是躲得远些,在小院子里清静过日子就好。

        可是她要问清楚,姜秀瑶现在哪里去了?

        在她小心翼翼地问后,凤离梧一边拿笔在那院落上画了个周正的圆圈,写上波国王女的字样,一边道:“洛安城里,人多嘴杂,孤已经命人将她们母子迁往城郊的别院。自有专人照顾饮食起居,君可安心,你若实在想她,待孤成婚后再见也不迟。”

        太子说得在理,再说成婚后,她便在太子府里跟姜秀瑶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倒也不急于一时。

        至于教规矩这事,看来太子心中也有了思量,将姜秀瑶前往城郊,自会派宫中的命妇悉心来教,不用自己操心那些细碎的。

        听到这,姜秀润安心了不少,也不再追问,免得太子心烦。

        不过她倒是好奇那两位娇贵的王女进门后,凤离梧殿下的雨露该是如何倾洒。于是便偷眼看凤离梧如何画接下来的两个圈。

        可是凤离梧却停了手,看了看地图道:“君看,这剩下的两位王女该如何安置?”

        姜秀润绝不放过做佞臣的机会,尤其是田莹明显跟她不对付的情况下。

        便像模像样地端详了一会,指了指距离太子最近的一处院落道:“听闻曹姬不耐花草之味,鼻息敏感得很,此处离花园比较远,最适合曹姬将养身子。”

        凤离梧点了点头,便顺着她的手指头又画了个圆圈。

        最后轮到田姬时,姜秀润“贴心”为田姬选择了一处靠近水潭的屋院。

        到了夏季时,这水潭必定滋生蚊虫,而田姬的肌肤特殊,一旦被蚊虫叮咬,就会红肿连成片。

        此处风水,跟田姬甚配!

        至于曹溪,她能帮的也就于此了。希望这一世曹溪能争口气,打压下田莹的嚣张气焰,这样她这个假国舅的日子也好过些。

        在姜少傅的帮助下,凤离梧很快便圈定了三位平妃日后的住所,然后准备去城郊巡游军营。

        姜秀润原本以为自己也要跟去,可是当凤离梧却斜眼看她,阴阳怪气地问她,是不是想念秦将军了,才要一并跟去?

        这是哪来的话?秦诏虽然调拨入了军营,可是她陪着太子巡游运营,跟思念秦诏那狗东西又有什么干系?

        既然太子不高兴,姜秀润立刻表示,其实自己胆子小,听到军营里将士们操练的震天吼声,便胆战心惊,若是能不去,那是最好的,她当谢过殿下体恤着她呢!

        不过由此可见,凤离梧断袖分桃的征兆日显,竟总疑心着她跟秦诏有什么苟且。但愿三位平妃进府,能矫正一下这位太子的畸念。

        前世的凤离梧因为身中毒箭的缘故,体质虚弱,娶了一府的女人,竟然都没有留下子嗣。

        而今世的他,看上去甚是强健的光景,那书房里还藏有各种春画,应该是能行的。

        所以最近太子虽然总爱用言语撩拨她,没事摸手搂着肩膀,但是姜秀润自认还能忍受,只待太子沉迷女色,开枝散叶后,她的好日子便来了。

        再说凤离梧进入军营后,按照往常的惯例,验看了兵马演武后,便入大帐,抽调文书,检查军营的日常。

        入了军营有一段时日的秦诏,好不容易盼到了太子垂临,自然迫不及待地守在太子的身旁,指望无人时说一说话,他已经想好了,太子是因为误会了自己贪恋男色这等陋习,才将自己调拨出太子府去的。

        若是这般长久下去,虽然对他的前程无甚大碍,可是他与那波国的质女,便再无联系的可能了。

        就一个弱女子,她的身份能藏多久?倒不如由着自己说破,恳请太子做主,将她许配给自己才是道理!

        这么想着,秦诏也是下定了决心。

        等到大帐里其他将军都退下是,他扑通一声朝着太子跪下,恳请太子挥退左右,他有话要讲。

        太子冷冷瞟了他一眼,挥手叫左右下去后,才道:“秦将军有何话讲?”

        秦诏咬了咬牙道:“末将有一事,一直隐瞒了殿下,今日便要说出实情,还请殿下肯宽恕成全。”

        凤离梧的身子缓缓向后倒了倒,倚靠在高垫上问:“何事,说罢。”

        于是秦诏便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姜秀润女扮男装的隐秘。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太子的面色从头到尾都沉静如水,仿若山一般沉稳,眉毛都没有半丝跳动。

        可是那表情却明显透着阴郁,活似化解不开的黑云。叫秦诏心里越发没了底气。

        听他说完后,凤离梧殿下只问了一句:“你……在恭房里看到了她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