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51章 夜袭

第51章 夜袭

        陆夕看了眼天色,确实已经很晚。不知不觉竟已聊了许久。不像前世那样有手表这类精密的计时仪器,这个时代官方乃是用日晷和水漏来计时,城中百姓尚能凭钟楼和鼓楼的报时来判断时间,而在城外则只能凭经验感觉。

        所以陆夕此刻也无法准确判断出时辰。

        若现在回去,城门极有可能已经关了,可若是不回去看看,他又怕小倩会因他夜不归宿放不下心,思虑再三还是婉拒了胡员外的邀请。

        胡员外也只好作罢,让车夫将他送回城去。

        到了城门口,车夫无奈的朝着车厢内喊道:“陆先生,实在不巧,守卫刚闭了城门。”

        陆夕不由皱紧了眉头,大晋对于城门关闭开启的时间要求极其严苛,一旦关了城门,除非有谕令,否则谁来叫门都不会开。

        “陆先生,现在这城也进不去,要不我们还是回庄中去吧?”车夫建议道。

        “好吧。”陆夕只得答应,要不然今晚就得露宿野外。小倩那边只好明天再去向她解释了,只能希望她不要太过担心。

        回到庄中,胡员外热情地招呼丫鬟为他收拾好客房。

        陆夕感谢道:“多谢员外了。”

        胡员外笑言:“诶,陆公子不必与老夫客气,今晚就尽管安心住下,明日老夫再派人送你回去。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人们便是。”

        片刻后,有丫鬟前来告知客房已收拾妥当,领着陆夕前往。

        整间客房十分宽敞,布置的也颇为雅致,陆夕很满意。在丫鬟为他打来热水后,简单洗漱一番,便直接脱了鞋袜坐于床上,不过他并未急着睡觉,而是盘膝而坐修炼了起来。

        夜色渐深,陆夕结束了今日的修行,只是心中有所牵挂迟迟无法睡着,在床榻上辗转反侧。

        正在这时,一道黑色人影映在窗户纸上,一闪而过。动作十分轻盈,没发出一点脚步声。

        “吱呀”

        门扉缓缓从外被人打开。

        陆夕心生警觉,死死盯住门口,却见到一道高挑婀娜的人影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陆夕一下愣住了,怎么会是娇娜?

        这么晚了,娇娜偷偷跑进他的房间干嘛?行动又如此鬼鬼祟祟。

        陆夕心念电闪,想不出原因,打算静观其变。

        “先生,你睡了吗?”娇娜走进房内,轻手轻脚关上房门,轻声呼唤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丝颤音,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陆夕眉头紧锁,莫非是娇娜又要搞什么恶作剧?不应该啊,之前不还口口声声说着要报答他,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由于陆夕的怔神,一时忘了回答,娇娜又向床边走了几步。靠近之后才发现陆夕正睁着眼睛盯着自己,吓了一跳,慌忙低下头,不敢去看陆夕的眼神。

        “咳咳,我还没睡,不过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陆夕开口询问道。

        听到陆夕的声音,娇娜这才抬起头,两根食指摆在身前紧张地绕来绕去,脸颊上还带着淡淡红晕,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更显迷离,她看着陆夕,犹豫了一会,鼓足了勇气,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是来……报答先生的……"

        陆夕闻听此言险些当场石化,这个回答是他无论如何都始料未及的。

        大半夜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娇娜口中的“报答”该不会是……

        陆夕不禁倒抽了口冷气,他实在没想到娇娜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也太荒唐了。

        陆夕坐起了身子,眼睛直视面前的美丽少女。眼识大成后,他在黑暗中视觉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脸颊到耳根早已是通红一片。

        察觉到陆夕的眼神后,娇娜再次慌乱地低下头。含羞含怯的模样,美艳不可方物。

        陆夕也被娇娜此刻的姿态惊艳到,悄悄咽了口吐沫,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娇娜,比起之前更显娇艳动人,令人怦然心动。

        在他见过的所有女子中,论美貌除了小倩,当数娇娜。若真要将两人放在一起进行比较,也只能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小倩的美如同初雪,纯净透彻,又带着几分清冷,宛如浮世中的精灵。而娇娜的美则似火焰般灼灼生辉,似乎随时都能够点燃人心的欲望。

        两种美的极端,不同的风格,但却又各具特色,难分伯仲。

        陆夕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难言的心情,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片刻心动,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关键在于如何把控自己的欲念,否则又与禽兽何异?

        他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娇娜微微颔首,小声道:“嗯……”

        说话时,娇娜的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去看陆夕的表情。

        陆夕无奈地摆摆手:“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报答。”

        不料娇娜一听反而急了,倔强道:“那怎么行,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的这法子!”

        直接几步走到陆夕近前,哪怕心中仍有羞意,依旧不甘示弱的与他对视着。

        陆夕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心中不禁怀疑娇娜该不会是要对他用强吧。

        却见娇娜忽然一下转过身去,背对着陆夕侧身坐在床沿。一条毛茸茸的雪白狐尾从裙下伸出,竖立在在他面前微微摇摆。

        “先生……你……你摸吧!”娇娜哆嗦的声音传来,浑身僵硬,娇躯微微颤抖着。一句话似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陆夕被这情况搞得一头雾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倏尔脑海中灵光一闪,试探着发问:“你说的报答……是指给我摸尾巴?”

        娇娜愣了一下,疑惑着点头道:“对呀,不然呢?”

        这个法子可是她苦苦思索了大半天才想出来的。

        她记得陆夕好像很喜欢摸她的尾巴,那自己就忍着那种羞人的感觉,让他一次摸个够。

        她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报答了陆夕的恩情,可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大不了一次不够,就……就两次嘛。

        陆夕被娇娜弄得哭笑不得,该如何形容好呢?只能说,不愧是你!

        可他该如何向娇娜解释才好?

        “你到底……摸……摸不摸啊……”

        娇娜见陆夕迟迟未动,只觉更加尴尬,忍不住气乎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