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50章 回庄

第50章 回庄

        终于,娇娜还是没有忍住,鼓起勇气小声问道:“先生……你怎么不骂我啊?”

        陆夕睁开眼,平静地注视着她,四目相对,可以从娇娜眼眸中感受到一丝不同以往的柔弱。

        他不忍再说重话,只是语气平淡的说道:“骂你有用吗?”

        娇娜神情一滞,不好意思地揪弄着自己的衣角。

        接着又一脸认真地道:“先生既然是也是修士,应该早就猜到我和我爹的身份了吧?”

        到现在也没有了掩饰的必要,陆夕点点头回答:“没错。”

        娇娜身躯微颤,犹疑道:“那你不在意我们是妖吗?为何还愿意回来教我?”

        陆夕哈哈一笑:“于我而言,人也好,妖也罢,其实并无多大区别,关键在乎善恶尔。胡员外通情达理,乐善好施,不知比多少人更像人。而你虽顽皮,可我知道你的本性不坏。”

        娇娜的心头一颤,眼泪不由自主夺眶而出。一头扑进了陆夕的怀里,泪如雨下,将陆夕胸前的衣衫都给打湿了。

        陆夕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娇娜,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她的背上轻轻拍打着。

        在他心目中,娇娜就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平日里调皮贪玩了一些,也不爱念书,气走了七八位先生,可归根结底不过淘气任性。

        此时闯了祸后,娇娜最渴望的不过是找一个温暖的依靠。在他的怀里尽情的发泄着心中的委屈与悲伤。

        陆夕的胸膛并不厚实,但却给了娇娜莫大的安全感。让她不禁紧紧依偎在这个怀抱,不愿放开。

        许久之后,娇娜抬起头来,梨花带雨地看着陆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陆夕看着这个样子的她,忍不住笑了。

        “不许笑话我!”娇娜红着脸倔犟说道。

        陆夕假装叹气道:“我哪敢笑话你,只是觉得你这般模样可比平时可爱多了。”

        听到陆夕这么说,娇娜的脸色更加绯红了几分。

        看着陆夕衣服上被自己的泪水打湿了一大片,更是觉得难为情,罕见地露出几分扭捏:“今日多谢先生救我。”

        陆夕摇摇头:“你没听老道士说吗,哪怕我不出手救你,他也不会伤你。”

        娇娜心中却不这么认为,他早就听爹爹说过人心似鬼,谁知道老道士说的是不是真的。

        妖类的内丹可以用来炼制法器或是丹药,不少修士打着降妖除魔的幌子,残杀妖类以取内丹。

        真要落入老道士手中,可就是生死不由命了!

        “我不管,你今天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娇娜固执的说道,只是她一时也想不到什么报答的法子。

        陆夕拿她没法子,无奈道:“随你吧。”

        娇娜能够有这种知恩图报的心态,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哪怕他并不真的需要她报答。

        一旁的小梅打了个哈欠,悠悠醒了过来,两人见状立刻闭口不言。

        “呀,我怎么睡着了!”小梅有些不好意思,她本该好好照顾小姐,没想到自己反而睡着了。

        这时,她忽然注意到娇娜脸颊上未干的泪痕和红通通的大眼睛,惊道:“小姐,你怎么哭了?”

        眼神不禁疑惑地看向陆夕,莫非是因为小姐私自跑走,被陆先生给训斥了?可这也训的太惨了吧,小姐一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何时露出过如此委屈可怜的神情。

        陆夕见她看着自己,没好气地说道:“别看我,我可没欺负她。”

        哪知娇娜小嘴一噘:“就是你欺负我了!”

        “你可别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陆夕一脸无奈的抚着额头。

        “你又不是……又不是没欺负过我!”娇娜说着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似乎也发现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

        得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夕也确实没法接。

        小梅狐疑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小姐和陆先生之间的关系比之前亲近了许多。

        不可能!以小姐的性格怎么会亲近男子呢,还是她口中最讨厌的陆先生。绝对是自己想多了!

        车外传来了车夫“吁”的勒马声,原来是已经抵达胡庄,停了下来,三人下了马车。

        陆夕想了想,觉得今日之事还是有必要与胡员外说一声,也就没有立刻让车夫送他回城,随着几人一同进了胡庄。

        问询了一下家丁胡员外在何处,家丁想了想回答此时老爷应该是在书房看书。

        陆夕致谢后,便让小梅先回屋,自己领着娇娜去见胡员外。

        小梅倒是忠心,以为陆夕是要去向胡员外告状,犹豫着说道:“陆先生,小姐也是一时兴起,你就不要怪她了。要是老爷知道了,定会狠狠责罚小姐的。”

        陆夕失笑道:“放心,我不是为了去责怪娇娜的。”

        小梅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陆夕与娇娜两人来到胡员外的书房,屋内灯火通明,胡员外果然在其中。

        见两人进来,胡员外放下手中的书籍,笑呵呵道:“你们回来啦,今日玩得可尽兴?”

        陆夕拱手道:“有负员外所托。”

        胡员外一脸诧异,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可娇娜此时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总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发生了何事?”

        陆夕便将今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当胡员外听到娇娜私自跑出去时,严厉地瞪了娇娜一眼,可听到娇娜被老道士差点收去时又是止不住的紧张,听到最后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后,脸色又变得凝重。

        他朝着陆夕深深一揖道:“公子今日又救了小女一回,老夫实在无以为报。”

        娇娜原本像只鹌鹑似的低着头,此时突然插话道:“爹,不用你管,我自己会报答先生的!”

        又惹来了胡员外的一声训斥:“胡闹!”

        陆夕将胡员外扶起,正好迎上他真挚的目光:“老夫其实已有猜测,公子非是寻常人,今日也算得到了证实。公子不以我等为异,令老夫心中倾佩。又两次救了娇娜,将来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上次在后山上,他看到雷法的痕迹后,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只不过不太肯定。

        “员外言重了,娇娜是我的学生,保护她也是为人师的职责所在。”

        陆夕心中颇有感概,与胡员外这头知礼的老狐狸打交道,给他的感觉竟比和一些奸滑的人打交道更为轻松。

        不欲在感谢的话题上多说下去,陆夕转而问道:“员外,我有一问,老道士口中的化形之劫是何物?”

        胡员外闻言神情一肃道:“此事说来话长,今日天色已晚,公子不如就在庄中住下,明日老夫再细说与公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