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9章 天机

第49章 天机

        “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老道士停下手上的动作,对着陆夕笑道。心中微微有些吃惊,初见陆夕之时,他不过是个刚刚踏入修行没多久的雏鸟,没想到几个月不见竟修出了几分道行。

        哪怕他刚才的袖里乾坤之术只是随手施为,威势不如全力出手时的万一,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破得了的。

        陆夕的脸上也跟着露出苦笑,朝着老道士行礼道:“陆夕见过道长,感谢道长上次赠书之恩。不过娇娜乃是我的学生,斗胆出手还请道长勿怪。”

        老道士赠与他的《符箓大全》曾三番五次助他脱险,他的内心对老道士还是极为尊敬与感激的。可也无法眼睁睁看着娇娜被其收走,这才硬着头皮出手。

        心中也是有些紧张,虽然他刚刚破了老道士的法术,但他清楚知道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恐怕不止十万八千里,若是他非要收走娇娜,自己拼尽全力也定然无法阻止。

        不过老道士似乎不急着出手,反倒夸赞起了陆夕:“公子天资卓绝,修行速度之快,连老道都感到惊讶。而且还能御使太阳真火,恐怕修炼之法也非同小可。假以时日说不定有机会得窥天道。”

        陆夕谦虚道:“道长谬赞了,我这点微末道行在道长面前不值一提。何况天道浩渺,谈何容易,我修行不过是为了有能力保护自己以及在乎的人。”

        娇娜听到了他的话,怔怔发呆,陆夕又一次救了她,难道自己也是他在乎的人吗?不知不觉间,看向陆夕的目光隐约变得有些不同。

        “不知我这学生何处冲撞了道长?”陆夕恭敬问道,他此时此刻心中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让邋遢老道放过娇娜。

        老道士呵呵一笑:“这小狐狸在城中施法惊吓到了凡人,正巧被老道给撞见了。”

        陆夕闻听此言,没好气的瞪了娇娜一眼,娇娜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毕竟这麻烦是她惹出来的。

        陆夕作了一揖:“娇娜顽劣,不过本身并无恶意,并非作恶多端之妖,不知道长可否网开一面?”

        他的心中也并无多少把握,说起来他和老道士不过只是一面之缘,真要论交情,也是老道士对他的恩惠居多。

        “若我说不呢?公子可知老道真要出手,公子绝计是拦不住我。”老道士玩味说道,他自然看得出小狐狸神魂清澈,不沾丝毫煞气,否则就不会只是单单将她困住,随手一击就能打得其形神俱灭。

        陆夕面色一沉:“小子明白,只能竭力阻拦。”

        老道士似笑非笑地在陆夕和娇娜身上打量了一眼:“公子和这小狐狸,不只师生之情那么简单吧?”

        玩心一起,抬起右手五指飞快掐动,想要算算两人的姻缘,可越算心中越是震惊,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并非算到什么不好的结果,而是根本无法算到!在他的推演中,陆夕竟是一片虚无,像是世上根本不存在这么一个人。

        他修行多年,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的情况。何况对象还是一个修为不高的小辈,要知就算推演功力超过他的人,也只是笼罩在迷雾中无法算出罢了,绝不会是一片虚无。

        “有意思!有意思!老道好久没有碰到过这么有意思的事了!”邋遢道士仰天长笑。

        “老道本也无恶意,只是想将小狐狸送出城,不要惊扰凡人罢了。既然公子开口,就交与公子了。”老道士行事随心所欲,收也随心,放也随心。

        陆夕只当老道士说的有意思是指他和娇娜,也没在意,反而对他答应放了娇娜大喜过望:“多谢道长!”

        老道士点点头,忽然伸手遥遥朝着娇娜一点,一道光华闪过,娇娜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发出常人无法听见的碎裂声。

        陆夕心头一紧,但也不认为老道士会是出尔反尔之人,并且娇娜也无任何异常,不由一脸疑惑的看向老道士。

        老道抚了抚灰白的长须道:“公子无需紧张,老道方才推演之时,在小狐狸身上发现一道蒙骗天机的秘术,乃是用来拖延化形之劫。须知堵不如疏,天地自有其序,拖得越久,劫难威能越强。倘若再拖下去,她是万万度不过的。”

        “老道现已将其破去,七日之后,小狐狸的化形之劫将临。老道推演没错的话,公子可助她安然度过此劫。”

        老道士无法算出陆夕,但要算娇娜还是容易。在他的推演中,此劫有惊无险,可算到如何化险为夷时,卦象又成了一片虚无,这种情况只在陆夕身上见过,想来应是与其有关。

        陆夕这才松了口气,再次向老道致谢。

        老道士微微一笑:“那老道就告辞了。”

        话音刚落,身形已缓缓消散。

        陆夕转过身看向娇娜道:“我们走吧。”

        娇娜今天被吓了个够呛,此时见到老道离开,慌乱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一句话也没说,拽着陆夕的衣服,亦步亦趋地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无人注意到,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座高楼,邋遢老道士站在屋顶上,静静看着两人的背影。

        老道士眼中若有所思,口中喃喃自语道:“此方天地大劫将起,万物生灵都将卷入其中。这个节骨眼上,冒出一个不在宿命中的少年,怪哉,怪哉……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不知你是否会是这场大劫中遁去的一?年轻人,好好修行吧,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或许将来,老道也得靠你,在大劫中搏那一线生机。”

        “希望到时,你别忘了老道今日与你结下的善缘……”

        ……

        陆夕带着娇娜来到城门处,小梅正在马车外急躁的来回踱步。

        见到陆夕终于带着娇娜回来,激动地跑过来拉住娇娜,眼中水雾弥漫,号啕大哭起来:“小姐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了,吓死小梅了。”

        娇娜看到小丫鬟哭觉得有些歉疚,拍了拍小梅的手道:“好啦好啦,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偷偷??了眼陆夕,心中补充了一句,不过要是没有他,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都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庄。”

        陆夕见天色已经不早,对两人催促道。

        再拖晚一些,他就赶不及在城门关闭前回来了。

        可不亲自送娇娜回胡庄,在发生了刚才的事后,他心中又有些放心不下。

        三人撩起车帘,迈步进入车中坐下,陆夕吩咐车夫可以赶车回胡庄了。

        接着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他与老道士之间虽没交手,可也耗费了大量心神。

        小梅刚才受了一番惊吓,随着马车颠簸沉沉睡去。

        车厢内只有娇娜睁着眼晴,时不时偷看陆夕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