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6章 约定

第46章 约定

        傍晚时分,陆夕听到院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一看却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敲门之人倒是熟悉,正是多次接送他往返胡庄的那位车夫。

        车帘掀起,胡员外笑容满面的脸出现:“陆公子,老夫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员外哪里的话,请进屋一叙。”陆夕侧过身,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胡员外爽朗应道,下车后让车夫在门外候着,独自一人随陆夕进了门。

        进屋坐定,东拉西扯闲聊了几句,小倩很快煮好水为二人沏上茶,胡员外客气地接过茶杯道了声谢,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小倩。

        陆夕这才开口问道:“娇娜的身体恢复的如何?”

        胡员外笑道:“多亏公子及时送回,如今已无大碍,估计再有一两日便能完全康复。”

        陆夕点点头:“那就好。不知员外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胡员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放下杯子,目光直视着陆夕,说道:“公子前些天向我辞了先生一职,娇娜知道后对我这个爹可是好一通埋怨。老夫此次过来,也是想请公子继续为小女授课。”

        陆夕心中疑惑,娇娜一门心思想赶走自己都来不及,又怎会想让自己继续授课?

        “这是员外的意思还是娇娜的意思?”陆夕沉声询问。

        胡员外摇头苦笑:“是娇娜,她还直言除了陆先生,别人谁来上课她都不听。”

        陆夕顿时更加摸不着头脑,他一直觉得娇娜应该对自己厌恶至极,怎么反倒有了这种奇怪的转变?

        胡员外见他犹豫,叹息了一句:“老夫知小女不懂事,让公子费心了。原本公子既已向我请辞,那老夫是万万不好意思再叨扰公子。可作为父亲,女儿的想法我也只能尽力满足,不得已才再来请求公子。”

        说罢,起身朝着陆夕作了一揖,态度十分诚恳。

        陆夕连忙扶住,苦笑道:“员外折煞我了,我答应便是。”

        他心中有愧,若是娇娜的要求,还真不好意思拒绝。

        “多谢公子,不知公子何时可以再次授课。”胡员外喜道。

        陆夕思索后回答:“不如就定在三日后吧。”

        “好。那老夫也就不多打扰公子,先回去告诉娇娜这个好消息。”

        陆夕将胡员外送到门外,目送他上车离去,自言自语道:“奇怪,娇娜这到底是演的哪出?”

        小倩在一旁掩嘴轻笑:“我看这胡小姐恐怕是对公子有好感。”

        陆夕略有尴尬,刮了下小倩的俏鼻道:“别胡说,她不讨厌我都是好的,怎么可能对我有好感。”

        “这就是公子不懂女儿家的心思了!”小倩嬉笑着跑回了自己房中。

        三日后,陆夕按照约定再次来到了胡庄。

        轻车熟路走到书房后,一进门就见到娇娜端端正正坐在书桌旁,见到他进来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泛红,慌忙假装翻看起书来。

        陆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一时不知从何开口,本想先向娇娜道个歉,可转念一想,旧事重提只会让两人再次陷入尴尬。还不如当作一切如常。于是便绝口不提当日发生的一切,仿佛也忘记了娇娜尾巴的事,直接开始教她认识新字。

        娇娜见状暗暗松了口气。

        她听着陆夕授课时温和的声音,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陆夕,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讨厌了。难道是因为他救了自己的原因吗?

        讲了一会,陆夕却见娇娜呆呆出神,不由眉头一皱:“娇娜,娇娜。”

        “啊。”娇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朝着陆夕发呆,耳根子上迅速升起一层酡红。

        “既然你要我回来继续教你,上课时可得专心一些,像现在这种态度可不行。”

        哪知娇娜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般,慌乱道:“谁,谁说是我要找你回来了!明明是爹非要让你来教我的。”

        然而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心虚。

        娇娜心中气愤,爹爹怎么能把这种事告诉陆夕,现在他心里肯定是认为我低头认怂了,指不定在背地里怎么嘲笑我呢。

        陆夕也没有拆穿她,沉声道:“不管是你也好,是胡员外也罢,我既然回来了,就要尽心尽力把你教好。”

        娇娜见陆夕没有追问,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不甘心地嘀咕:“哼,教就教呗,大不了我专心听就是了。”

        陆夕对她服软有些惊讶,疑惑的扫了她一眼,娇娜已经低下头不再搭理他。

        之后的课堂上,娇娜也确实如她所言,认真听着陆夕讲课。其实娇娜这只小狐狸本就聪慧,只是野性未消爱玩闹不爱念书,真的静下心来学,掌握速度之快连陆夕都感到侧目。

        “今天就先到这吧。”

        半个多时辰后,两人终于结束了课程,陆夕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准备离开。

        娇娜忽然叫住他:“喂。”

        “怎么了?”陆夕挑了挑眉疑惑道。

        “我......你那天欺负我的事,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没有告诉我爹。”

        陆夕闻言失笑,自己没提,娇娜倒忍不住先提了出来。恐怕早就在心里憋了大半天,以她的性子忍了那么久也着实难为她了。

        “那小生多谢娇娜小姐大恩大德。”说着还开玩笑似的冲娇娜行了一礼。

        娇娜看他与课堂上严肃的样子判若两人,也被逗笑了,可又迅速板起脸道:“别以为本小姐就这么轻易原谅你了。再说要不是怪你,我也不会跑去后山被蛇咬了!”

        陆夕只觉她现在娇憨的模样可比之前顺眼多了,也乐道:“不知娇娜小姐要怎样才肯原谅小生。”

        娇娜想了一想道:“除非你带我到金华城里玩!”

        胡庄虽与金华城离得不远,但是胡员外怕娇娜贪玩惹出什么乱子,不仅容易暴露了身份,还可能招来祸端。言令禁止她离开胡庄周围几里,更是不许她独自前往金华城中,哪怕偶尔带着她去过几次,还是一直将她牢牢看在身边。

        所以娇娜除了胡庄与后山,也没什么可以玩耍的地方。况且时间一久,都已经玩腻了。

        看过城中繁华,娇娜又怎么忍耐的住。心中早就想再去见识见识这个花花世界。

        陆夕看着满眼期待的娇娜,颇有些为难道:“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胡员外恐怕不允许......”

        娇娜急不可耐地打断他的话:“你同意就行了,爹那边我会自己想办法搞定的。”

        陆夕见她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心中一软答应了下来。与娇娜约好等过段时间书院月假之时,带她好好去金华城中游玩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