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5章 思危

第45章 思危

        “公子回来啦,今日授课感觉如何?”

        刚回到家中,小倩就迎了上来,如同守候丈夫归来的小媳妇,陆夕脸上流露出笑意。

        “我已将先生一职辞去了。”

        小倩有些疑惑不解:“为何呀?”

        陆夕坐下来倒了杯茶润了润嗓,紧接着就将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只有面对小倩时,他才能完全卸下防备,就连与娇娜的事都没有瞒着她。

        小倩捂着小嘴惊讶道:“这么说来,那胡员外和胡小姐都是狐妖。”

        接着又眼神古怪地瞥了一眼陆夕,有些埋怨:“公子也真是的,哪怕胡小姐是妖,你也不该对她这般无礼,人家恐怕都恨死你了。”

        “谁说不是,所以我才直接辞了。”陆夕不仅对娇娜有些愧疚,又觉得此事对不起小倩,紧张得看着她,想从她的表情中发现一些端倪。

        小倩见他呆呆看着自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公子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莫非是我脸上有花?”

        陆夕由衷道:“无花,人比花娇!只是我和娇娜发生的事......小倩你不吃醋吗?”

        “吃醋”一说原是出自唐太宗和房玄龄,据传唐太宗李世民欲将美女赐于司空房玄龄为妾,但房玄龄忌惮妻子而不敢接受,唐太宗便设宴摆酒,邀请其妻来道:“若你执意不允,就喝下面前这杯毒酒,孤且赐你全节。”没想到房夫人性格刚烈,一饮而尽,可喝下后才发现杯中的并不是什么毒酒,只是一杯陈醋罢了。

        而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唐朝,也没有李世民、房玄龄。但前朝时也有类似的典故,无须担心小倩听不懂。

        小倩噗嗤一笑:“原来是为了这个呀。当然不会啊,我只是公子的小侍女,公子喜欢谁,对谁做什么都没关系,只要能让我一直跟在公子身边就好。”

        嘴上虽然如此说着,其实还是有些在意的,但她总有预感公子将来的成就定不会低,也不可能只属于她一人。只是见陆夕如此在乎她的感受,心底的小委屈早已烟消云散,甚至感到些许甜蜜。

        陆夕心中感叹,这种事情放在前世,若是你在谈着恋爱的同时还和其他女生暧昧不清,恐怕早就遭到无数人唾弃。而在大晋王朝,有本事有地位的男子哪个不是妻妾成群,女子早已见怪不怪了,如此看来封建社会也有封建社会的隐藏福利!

        “话说回来,我最近遇到妖精鬼怪的频率似乎高得有些离谱。”陆夕抱怨了一句,穿越十年,他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类似古代华夏的普通世界,哪能想到近几月接连碰到怪异。

        不过自己此前一直待在小乡中,也没出过远门。遇到这类事情的概率自然而然就小了,偶尔听说一些诡异之事,也只当是乡人愚昧无知,没有细究,倒也情有可原。

        哪知小倩听了他的话,若有所思:“我听姥姥说起过,近些年来大晋国运大幅衰退,以致于对我们的压制都弱了不少,或许与之也有关系。”

        “国运衰退,这是何故?”陆夕还是第一次听说,好奇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国运起伏本是常事。但像大晋近年般接连不断衰弱,已是有了亡国之相。”

        陆夕听了心神微震,在他眼中大晋王朝兵强马壮,百姓安居乐业,分明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哪怕偶有弊端,也是沉疴已久,几千年过去都相安无事,为何会是近年来才国运骤降。

        如此央央大国,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已有亡国之相?

        小倩对此事也知道不多,说不上个所以然来,陆夕也不再多问,两个聊了一会,便各自回房。

        陆夕坐于床上,本应开始修炼,可想到小倩的话冥冥中总感到有些不安。

        有道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缺少国运镇压,各地妖魔鬼怪少不得现身作怪,这样一来倒也解释的通。

        可若真是乱世将至,免不了生灵涂炭,任你掌握多大的权力,坐拥数不尽的财富,也无济于事。要想保全自身,能依靠的只有绝对的实力。

        多想也无益,陆夕将此事压在心底,运起观想法提升自己的修为。

        次日,陆夕如往常般从书院中下课准备回小院。走至街上,竟在熟悉的位置看到了久违的炊饼摊。

        然而炊饼摊的摊主却换了人,并非原来的黑瘦老汉。

        陆夕走了过去,他与现在的摊主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只是摊主却早已认不出他了。

        见陆夕在摊位前停下脚步,摊主满脸堆笑招呼起来:“客官,是要买炊饼吗?”

        “你爹呢?好久没见他出摊了。”陆夕出言相询。

        眼前的摊主正是老汉的儿子,当初那个对老父耍横要钱的青年。今日一见,倒是一改流里流气的样子,做起了他父亲的老本行。

        武大听到此话,反应过来面前之人应该是老客,这两日他也回答过多次这个问题,叹息了一声道:“前段时间家中发生了一些变故,家父也因此心情大起大落,受了刺激后一病不起,前两天已经走了。”

        陆夕不由心中唏嘘,老汉算是熟人,见了面也会打个招呼。他当时装神弄鬼让县令释放武大后,以为事情有了个圆满的结局。可此后却一直没有见到老汉出摊,心中难免有些猜测。

        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老汉终究还是因此事病逝了。

        “给我烙张饼吧。”陆夕没再多说,要了一张炊饼。

        “好嘞,您稍等。”

        武大忙活了一会,将刚出炉的饼包起递给陆夕,陆夕接过后尝了几口道:“味道还行,但不如你爹做的好。”

        武大闻言一怔,摸了摸后脑勺心情有些复杂:“我爹做的炊饼确实是一绝,以前他也是想将这门手艺传给我,让我能有个谋生的手段,而我整日只知游手好闲没心思学。如今倒是想学了,却再也没人教了。”

        陆夕点了点头,放下一文钱后便转身离开。

        武大经历被冤一事,差点被砍了头。今日能够浪子回头,做些正经营生,也不枉他救其一命。只是这幡然悔悟的代价未免有些沉重。

        若是老汉在天有灵见了,不知心中会是欣慰还是遗憾。

        回去的路上,陆夕心中有颇多感慨。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世人总以为时间还有很多,殊不知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个会先到来。

        今日遭遇也算给陆夕提了个醒,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有些法力的普通人,虽比一般人强上不少,依旧无法面面俱到。

        他唯一能做好的就是珍惜眼前人,尽全力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不受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