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4章 心思

第44章 心思

        胡庄已近在眼前,陆夕放慢了速度抱着娇娜跑到门口,守门的下人们见了皆是不明所以,一人正要上前询问。

        “陆公子......”

        话还没说出口,就听陆夕急切喊道:“娇娜被蛇咬了!快去通知胡员外!”

        下人闻言吓了一跳,一刻也不敢耽搁,向庄内跑去。

        陆夕冲进门内,却不知该往何处去,正巧旁边有个小丫鬟,招呼道:“带我去娇娜的房间!”

        丫鬟忙停下手中的活,小跑着领他去到了小姐的闺房,将娇娜放到床上。小梅见自家小姐不醒人事的样子,自责不已,认为是自己没有照看好小姐,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放下娇娜后,陆夕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娇娜虽然轻盈,但他抱着跑了那么远的山路,心中担心晚了延误救治,又是全力奔跑,体力消耗甚大。

        不多时,胡员外听到禀报后急匆匆赶了过来。

        “咬在何处?”

        陆夕扯起娇娜的衣袖,只见毒素蔓延十分迅速,一整条胳膊都已成了青黑色。

        “好猛烈的毒。”

        胡员外见状脸色一沉,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从中倒出了一枚丹药,将其喂入娇娜口中。

        可娇娜此时陷入了昏迷,不能自主将药丸吞咽下去,只是含在口中,陆夕从桌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想用水将药丸送进去。

        然而水却顺着娇娜的嘴角全都流了下来,一口也没有喝下,为今之计只有以口度水进去。

        但无论是陆夕还是胡员外都不太合适,而房中除了他们两人外,就只剩下小梅了。

        小梅也在瞬间反应了过来,拭去脸上的泪珠,脸色微红着自告奋勇道:“让我来吧。”

        接过陆夕手中的杯子,将剩余的茶水一口含在嘴里,接着将嘴唇与娇娜的嘴?贴在一起,伸出舌头轻轻撬开娇娜的贝齿,将水度了进去。

        娇娜的喉间微微滚动,终于是将丹药咽了下去。

        丹药入腹没多久,娇娜手臂上的青黑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片刻后肌肤又恢复成了洁白如玉,端的上神奇无比。

        虽然仍在昏昏沉沉睡着,但体温也已经降了下来。

        三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胡员外转头看向陆夕,严肃询问道:“陆公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夕隐瞒了自己与黑蛇交战一事,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我从员外那离开后,在庄中遍寻不到娇娜,后听家丁说她跑去了后山,有些担心便去寻她。在后山找到时,她已被毒蛇咬伤昏迷了过去,就赶紧将她带了回来。员外,娇娜现在情况如何?”

        “应当无事了,此次多亏有公子,否则还不知会有何后果!”胡员外说罢朝陆夕深深作了一揖。

        陆夕忙将他扶起,道:“此事说来是因我而起,员外言重了。既然娇娜无事,我也就放心了,就此告辞。”

        胡员外似乎还在关心娇娜的伤势,也无心多留他,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让车夫送公子回城,待小女康复后,老夫再设宴感谢公子大恩。小梅,替我送送陆公子。”

        “是,老爷。”

        等两人走远,胡员外看着娇娜犹有苍白的面色,脸上的表情阴沉下来,冷哼了一声,身形一闪消失无踪。

        日过黄昏,娇娜才从昏睡中苏醒过来,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闺房床榻上,小梅正坐在床边手撑着脑袋打瞌睡。

        “......小梅......”娇娜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

        小梅听到声音瞬间惊醒,惊喜地握住她的手大喊:“小姐,你醒啦!”

        “水......”

        小梅闻言赶紧倒了一杯水,扶着娇娜靠坐起,将杯子凑近她的嘴边。

        “咳咳咳咳......”

        娇娜喝得太急被一口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小梅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心疼不已:“小姐喝慢点。”

        喝过水后,她感觉口干舌燥有了缓解,疑惑问道:“我不是在后山吗,怎么回来的?”

        “小姐你这次可吓死我了,你在后山被蛇咬了,幸亏陆先生及时将你带了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小梅作势轻拍着胸脯,像是还在担惊受怕。

        “陆先生?”

        娇娜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好像是看到了陆夕。想到陆夕,她心中又有些生气,要不是怪他,自己怎么会跑到后山,又怎么会被蛇妖咬伤中毒。

        “对啊,别看陆先生平时文文弱弱的,没想到竟然能抱着小姐跑那么远的路,将小姐送回房后人都快累趴了。小姐,你是没见陆先生当时那个着急的样......”

        娇娜觉得此时脑中迷迷糊糊的,她记得伤了自己的是一条已经成妖的黑蛇,凭陆夕一个凡夫俗子怎么可能逃脱的了。莫非是黑蛇被她打退后,已经逃走没在原地?

        小梅还在边上自顾自的喋喋不休:“......小梅当时看到小姐整条手臂都黑了,也不知老爷从哪弄过来的灵丹妙药,一颗下去竟然当场就好了!仙丹怕也不过如此。”

        “小梅。”娇娜打断了她的话:“我爹呢?”

        小梅这才一拍脑袋猛地反应过来:“哎呀,见到小姐醒来光顾着高兴了,我这就去通知老爷!”

        将娇娜放平躺在床上继续休息后,急匆匆地跑去报喜去了。

        娇娜此刻心乱如麻,闭上眼一会儿想到白天陆夕抓她尾巴欺负她的事情,转而又想到陆夕冒着危险将她带回来......不知不觉心中的怨气似乎消散了不少。

        “娇娜,你现在感觉如何?”这时,胡员外从门外走了进来坐到床边关切道。

        “多谢爹爹,已无大碍,就是还没什么力气。”娇娜说着看了一眼跟进来的小梅:“小梅,你先到屋外等候一会,我有些事情要和爹说。”

        “是,小姐。”小梅应声退下,顺带合上了房门。

        胡员外挥手施了道隔音屏障,防止两人的谈话传出去被路过的下人听到。娇娜这才继续说道:“爹,这次咬我的是一头蛇妖。”

        胡员外并无意外的点点头:“爹早猜到了,寻常毒蛇又怎能伤得了你。不过......那黑蛇连化形都未成,按理来说不太可能近得你身才对。”

        娇娜俏脸一红,当时她脑海里都是陆夕欺负她的画面以及那种羞人的感觉,哪有心思注意周围的动静,加之黑蛇的动作又十分隐蔽,她还是被咬后才惊觉,虽然施法将黑蛇逼退,可也已经来不及,蛇毒入体头脑昏沉。

        赶紧转移话题道:“我还没说那蛇妖是黑色,爹又是如何知道的?”

        胡员外冷哼一声:“伤了我女儿还想轻易跑掉?你昏迷期间,我已经去过后山找到了那头蛇妖,将其掌毙。说来怪哉,庄边方圆几里我早就探查过,并未发现有妖修存在,难道是近些日子从别处过来的?”

        又想起自己在山上发现的痕迹,困惑道:“娇娜,你何时学会了雷法?”

        娇娜迷茫地摇摇头:“我不会雷法啊。”

        “那......”胡员外忽然闭口不言,两眼出神若有所思。

        “爹,陆......陆先生呢?”

        胡员外回过神来道:“哦,陆先生已经回城了。对了,你们闹了什么不快?陆先生已经来向我请辞了。”

        “啊?”娇娜觉得鼻子一酸,心中没来由得委屈。自己都还没原谅他,他怎么可以一走了之,真要走也该是被她赶走才对!

        不知为何,她对陆夕的情绪有些复杂,不想实话告诉胡员外,要是被爹知道后像对付黑蛇那样一掌将陆夕给拍死......她不敢想下去,心虚地撒了个谎:“没什么,就是我捉弄先生,被他训斥了。我一气之下就跑了出去。”

        娇娜扯着胡员外的衣袖撒娇道:“爹~我......我还没捉弄够他呢,总之你不准放他走!”

        胡员外被女儿反常的态度惹得一阵狐疑,本想说自己已经答应了陆夕,可见女儿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无奈道:“好了好了,爹就豁出这张老脸,再去劝劝陆先生。你刚刚恢复需要静养,爹就先走了。”

        胡员外离开后,娇娜将脑袋蒙在被子里,心里乱成一团,她觉得自己应该很讨厌陆夕才是,可为何听到陆夕辞职的消息会心中失落,是因为还没报复回来吗?

        而且陆夕见到了她的尾巴,不知是否猜到她狐妖的身份,若是猜到了,还会愿意回来教她吗?

        娇娜想了好一会儿,像是有了结论,别人或许不会,但陆夕却不一定。他在摸她的尾巴时,眼神中分明透露着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