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1章 尾巴

第41章 尾巴

        陆夕从胡员外那出来后,一路悠悠走到娇娜的书房,却惊讶地发现娇娜破天荒的已经乖乖坐在里面,百思不得其解,这刁蛮小姐今天转了性子?

        娇娜神情懒散地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一手撑着头,一手翻弄着书,一脸无聊的样子,瞥见陆夕走了进来,立刻坐直了身子。

        陆夕倒想看看她今天又打算搞什么鬼,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到书桌前,坐到自己的座椅上。

        娇娜乖巧地站起身来向他行礼:“先生好。”

        陆夕戏谑:“哟,今天这是怎么了?上次不还说要走着瞧吗,我还以为你会给我点颜色看看。”

        娇娜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不经意中吓他一跳的计划,还是强颜欢笑:“先生,家父已经教训过娇娜了,要我尊师重道,不得违背先生的意思。”

        陆夕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要真听你爹的话,也不至于气走七八位先生了。

        不过却没有明说出来,轻轻点了点头,一本正经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不过今日上课前,我要先考考你上节课学的字是否掌握,若是默写不出,还是得受罚。”

        娇娜神采飞扬,一脸信心满满:“先生尽管考吧。”

        说着便将宣纸铺开在桌上,提起一支毛笔,昂头看向陆夕,像是只骄傲的小狐狸,显得胸有成竹,似乎做足了功课的样子。

        陆夕念一个字,娇娜便拿笔迅速写在纸上。少顷,已将上节课所学的十几个字全都念完。

        娇娜也放下了手中的笔,满眼得意地将写满字的宣纸递给陆夕检查,陆夕接过后定睛一看,不禁笑出了声。

        笑声惹得娇娜一阵狐疑,难道自己写错了?不应该啊,为了迷惑陆夕,她可是特地下了一番功夫的!整整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反复抄写默记这几个字。

        “我写错了吗?”

        陆夕边笑边答:“你写的都正确。”

        娇娜松了口气,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那你在笑什么?”

        陆夕起身走到她身边,将宣纸重新摊在她面前,指着上面的字道:“虽然字是没错,不过却写得东倒西歪,大小不一,形如狗爬。”

        只见白纸上歪歪扭扭写着十几个字,“人”字撇极长而捺极短,摇摇欲坠似要摔倒一般;“初”字结构左右松散,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写的是“衣刀”;而“善”字由于笔画较多,被娇娜写得足有其他字两倍大小。通看下来整张纸上恍若小儿涂鸦。

        娇娜俏脸一红,可又觉得自己难得用功了一回,却被陆夕批得一无是处,心中有气愤愤道:“只要写对了就行,哪管它好看还是难看!”

        陆夕摇头失笑:“都说字如其人,看见字就好像看见写它的人一般。若是把你的字拿去给人瞧,怕是会被人说成是小狗写的。”

        娇娜平日里能说会道,可不知为何对着陆夕就想不出反驳的话来,一时哑口无言,心中腹诽:“我才不是小狗......”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滴溜溜一转,朝着陆夕巧笑嫣然:“先生这么说,那字定是写得极好,不如教教我怎么写字吧。”

        陆夕不知她打的是何主意,转瞬就变幻了表情,不过作为老师,自然无法拒绝学生提出的合理要求,点了点头。

        拿过一张空白宣纸,提笔将刚才默写的几个字一一写在上面。一笔一画写得很慢,方便娇娜看清楚,边写边为她讲解每个字的结构如何摆放,每一划的粗细如何调整。

        娇娜站在他的左侧,貌似十分用心的听着讲解,时不时还配合的点点头。

        忽而,陆夕感到背负在身后的左臂有些痒痒的感觉,像是被人拿着羽毛轻轻撩拨。

        陆夕转过头去,眼角余光瞥见娇娜的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条毛茸茸的雪白狐尾,来回摇摆着,不时会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擦过,痒感就是这样传来的。

        见陆夕回头,长尾嗖的一下缩回了裙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夕心中微微吃惊,瞬间恍然大悟,怪不得这胡员外和胡小姐给他的感觉都有些异于常人,原以为是自己多心了,现在看来恐怕两人皆是狐妖化形成人。

        胡庄?呵呵,应是狐庄才对。

        明白过来,陆夕心中倒也丝毫不惧。于他而言,人有好坏,妖精鬼怪自然也分善恶。恶者如树妖姥姥、五通神;善者如小倩、月半,不可一概而论。

        他并未从胡员外和娇娜身上感受到血煞之气,走的应当是正道。当然也不排除胡员外修为高出他太多,掩饰了自身的气息。不过这段时日来,观其言行举止、胸襟气度,陆夕心中更偏向前者。

        何况胡庄中,除了胡员外和娇娜两人,其余下人丫鬟等都是普通人,有不少还是金华本地的,在庄中生活了几年,也未曾听说有人无故失踪或是有何怪异之事发生。

        想通之后,陆夕更加镇定自若,面不改色地扭回头去,继续为娇娜讲解如何写字,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尾巴一般。

        娇娜轻咦一声,上次之事令她对陆夕的感观比对前几位先生更加讨厌,就连以前作弄先生们的那些小手段都不打算再用,直接找机会亮出了尾巴。爹爹虽然不许她伤人,可没说过不准现形吓人。

        可使出杀手锏后,却没有见到预想中陆夕吓得惊慌失措,逃之夭夭的场景。她的眼中惊疑不定,这年轻先生莫不是瞎了?还是刚才自己尾巴收的太快没有看到?又或者是心大,以为她在搞恶作剧,尾巴是假的?

        莫非,爹爹已经将实情告知了他?不可能,且不说爹会不会轻信他人,就算真的实言相告,陆夕一个凡人知道了又怎敢继续当她的老师。

        娇娜思前想后找不到答案,决定再试上一次。雪白长尾再次从裙下悄悄伸出。

        陆夕还没讲几句,又感受到狐尾上的毛蹭在手臂上,无奈叹了口气,他都已经装作视而不见,娇娜竟然还得寸进尺了。

        反手一把抓住毛茸茸的尾巴,微微不悦道:“别闹。”

        娇娜没有料到他会有此反应,顿时呆愣住,半天回不过神来。

        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的狐尾靠近臀部之处,娇娜只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涌现,像是有无数道细微的电流在体内乱窜,浑身酥酥麻麻提不起半分力气,两腿一软,差点就要站不稳倒下。

        口中不自觉发出甜腻的娇哼:“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