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40章 误会

第40章 误会

        “目无师长,再罚。”陆夕说着,又是一戒尺打在娇娜的臀上。

        娇娜实在没料到他竟然得寸进尺再次挑战她的底线,又一次没有防备住,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她又羞又气,恨得牙痒痒,如同一只炸毛的猫儿一般。恨不得立刻现出原形一口将这个可恶的先生咬死。

        不过想到父亲千叮万嘱的不得胡作非为,更不可随意伤人,否则会有业力缠身,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可心中无名之火越烧越旺,她娇娜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被人打了屁股不说,关键是还不能还手。

        一腔怒火化作抓狂的呐喊:“啊!气死我了!!!”

        侍候在门外的丫鬟小梅听到自家小姐的喊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以往有这种反应的都是那些先生才对,怎么这次换成了小姐,不过担心出了什么事,也不敢耽搁,直接冲了进来。

        “小姐,你没事吧!”

        小梅一进来就看见小姐对着年轻先生怒目而视,其他倒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由松了口气。

        娇娜闻言脸色微红,自己被人打屁股的事情可不能让这些小丫鬟们知道,否则自己的脸还往哪搁呀,当即掩饰道:“没事,不过某人实在令人讨厌,他死定了!”

        说罢又瞪了陆夕一眼。

        小梅也跟着偷偷瞄了一眼陆夕,小姐在与这位年轻先生的第一次见面中,似乎......落了下风?心中难免有些惊讶,之前的那些先生,哪个不是胡子老长,年纪一大把,经验丰富绝不是陆夕能够比的,可还是被小姐整治得哭爹喊娘。哪知今天小姐竟栽在了他的手里,还气成这个样子,不知是用了何种手段?

        她朝陆夕好奇问道:“陆先生,刚才发生了什么呀?”

        陆夕尴尬得摸了摸鼻子,毕竟这个时代打女子的屁股属实是有些惊世骇俗的举动,他还是顾及脸面的,也没打算到处宣扬。

        娇娜一把拉住小梅就要往外走,口中恶狠狠说道:“不许问!”

        小梅一头雾水就被拖着朝门外走去,都来不及向陆夕说声告退。

        “等一下。”

        陆夕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娇娜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白了他一眼:“你还想怎样?”

        陆夕笑盈盈道:“这堂课时间还差了一些,不过我看你今日似乎也无心再学,那就提前下课吧。下堂课就安排在两日后,到时我会抽查今日教你的那些字是否记住,若是没有学会,可得挨板子哟。”

        说着朝她扬了扬手中的戒尺。

        看着陆夕手里的戒尺,娇娜感受到自己娇臀上挨打的地方又有些隐隐作痛,还有种酥酥麻麻的奇怪感觉,不由自主地想要伸手揉一揉。可手伸到一半反应过来,又赶紧缩了回去。

        陆夕的笑容在她眼中显得愈发可恶,娇娜暗暗发誓,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他,看着他可恶的嘴脸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她娇娜大小姐就跟他姓!

        “哼,咱们走着瞧!”

        也不多说,拉着小梅拂袖而去。

        陆夕无奈,知道以娇娜的性子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不过他倒还不至于畏惧了一个小姑娘,大不了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有什么手段他都接着。

        傍晚时分,胡员外回到庄中,吃饭时却不见自己女儿出来,问了下人才知道小姐似乎心情不佳,躲在房中生闷气。

        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谁还能让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受气了?来到女儿房间,见她坐在床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开口询问道:“娇娜,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娇娜噘着小嘴嘟囔:“还不是怪爹!给我请了个什么破先生!”

        胡员外大奇,他原本还在担心陆夕治不住他的女儿,教不了几天又要请辞,没想到现在看来反而是娇娜吃了瘪。

        能看到自家女儿吃瘪也是难得的乐事,他内心虽然想笑,表面上还是故作不解道:“莫非是陆先生教书教的不好?”

        娇娜在陆夕给她上课时压根就没认真听讲,哪里知道他教的好不好,心中却是没来由一阵烦躁:“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为何?”

        她的表情有些许不自在,吞吞吐吐道:“那个臭书生,他......他拿戒尺打我......屁股。”

        胡员外一听再也憋不住笑意,朗声大笑起来。

        娇娜气急,咬紧银牙一跺脚,怒气冲冲道:“哪有这样的爹!女儿被欺负还笑的出来!”

        胡员外赶忙止住笑,安慰道:“好了好了,爹下次见了陆先生一定好好跟他说说!”

        娇娜这才收起不悦,哼了一声算是放过了他。

        这也导致了陆夕第二堂课前,下人告知老爷欲要见他,先将他带到了胡员外的书房。

        一般来说,书房是属于比较私人的空间,胡员外这次邀他在书房见面,也是隐晦地表达了亲近之意。

        “员外有事找我?”陆夕进屋后朝胡员外拱了拱手。

        “哦,陆公子来了,快请坐。”胡员外招呼着他坐下,屏退左右,亲自为他沏了杯茶。

        “听小女说,上堂课时屁股上挨了公子两戒尺?”

        胡员外的眼中带着一丝奸猾的笑意盯着陆夕,饶是以陆夕的脸皮,也不由两颊微烫,老脸一红。

        人家的爹当面问你是不是打了他女儿的屁股,虽说是略作惩罚,但毕竟事关女儿家清白,好说不好听。

        正要开口解释一番,却见胡员外摆摆手道:“老夫想说的是,打得好!”

        陆夕怔住,原本准备好的话又全都咽进肚子里,一脸问号地看向胡员外,这是什么神展开?

        胡员外抚了抚须,郑重其事道:“老夫叫公子来,不是要怪罪公子,而是当真觉得小女应该吃些苦头。娇娜从小性子顽劣,连老夫有时都看不下去,可又舍不得打骂,以至于如今天不怕地不怕。有公子替我管教,也省得将来她到了外面因冲动鲁莽而吃亏。”

        “老夫还是那句话,公子既然是小女的老师,那就该打打,该骂骂,不用顾忌老夫颜面。”

        可怜娇娜小姐不知道她爹口中的跟陆夕好好说说,竟是将她直接给卖了。

        陆夕点点头,也是松了口气,又见胡员外朝他挤眉弄眼,神秘兮兮的问道:“陆公子,感觉如何?”

        他万万没想到胡员外会问出如此为老不尊的问题,一阵恶寒涌起,想了想后迟疑道:“还不错,弹性十足......”

        胡员外正巧端起茶饮用,闻言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面色古怪道:“陆公子......老夫问的是你对给娇娜授课一事感觉如何。”

        陆夕干咳了几声掩饰尴尬,连忙回答:“娇娜小姐虽活泼好动,不过天资聪颖,只是没用在读书上。如肯用心,还是能学好的。”

        心中一阵无语,如此正经的问题为何非要配上奇怪的表情,害他误会,英明丧尽啊!

        房中气氛有些诡异,陆夕以差不多该给娇娜授课为借口溜了出来。

        胡员外看着他匆匆忙忙离去,想到他之前的回答,忍不住开怀大笑。

        “有趣,有趣的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