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9章 授课

第39章 授课

        隔日,陆夕再次坐着胡员外安排的马车来到庄中,胡员外有事外出不在庄中,已经交代过下人,将陆夕直接带到了书房。胡庄中廊道曲折交错,若是没人带路恐会迷失其中。

        让陆夕在书房中稍作等待,下人便去通传请小姐过来。

        陆夕则在书房中随意转悠,房间颇大,窗外种着几株翠竹,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斑驳的影子透过窗户投落进来,洒满整个屋子。屋内充斥着淡淡的墨香味,墙边书架上书籍林立,不过都没有翻看过的痕迹。书桌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笔墨纸砚齐全,皆是上等货色。

        不一会丫鬟小梅跑进来对陆夕道:“陆先生,小姐说昨日未来得及一见,还没奉茶行拜师礼,还请先生稍候片刻,小姐正在做些准备。”

        说完施了一礼便又转身跑了出去。

        陆夕倒是有些惊讶,若不是早已见识过胡家小姐的所作所为,怎么听都像是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而不是气走数位先生的刁蛮小姐。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她的性子,恐怕这奉茶也不一定安了什么好心。陆夕倒也不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书架上找了本书,便坐在书案前阅读起来。

        片刻后,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书房外传来,一位身穿浅黄留仙裙的少女端着茶盏走了进来。

        娇波流慧,细柳生姿,身材十分高挑,最惹人注意的还是瓜子形小脸上的一双狐狸眼,天然带着似醉非醉的朦胧感,尽态极妍,顾盼间似妩媚似狡黠。

        哪怕陆夕每天都经受小倩的美貌洗礼,对于美色的抗性不弱,也在瞬间有些失神。

        “娇娜见过先生。”少女冲陆夕盈盈一礼,正是胡员外的千金,胡娇娜。

        陆夕回过神来,说道:“胡小姐不必多礼。”

        心中微微有些感慨,胡员外说他女儿乃是及笄之年,可是看起来和前世十八九岁的女子都差不多,他也只能将此归结于这个世界的人普遍成熟较早的缘故。

        “先生叫我娇娜便可。”娇娜甜美一笑:“家父早有交代,礼不可废,第一次见到先生必要敬茶。”

        说着便将茶递到陆夕眼前:“先生请喝茶。”

        “娇娜真乖。”陆夕朝着她赞许的点点头。

        娇娜表面恭谦,暗地里冷笑,先让你得意一会,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陆夕从她手中接过茶盏,以杯盖撇开浮在面上的茶叶,浅啜了一口,茶温热而不烫正合适,便又一口饮尽,将茶盏放到一旁。

        娇娜眼中略带喜色,茶中被她偷偷加了迷神散,一口就可使人昏睡半天,陆夕喝了一杯,睡上一天一夜都不一定能醒的过来。

        等他晕过去,自己就将他的眉毛全部刮掉,在他脸上画上一只大乌龟,看他还怎么在自己面前摆先生的架子。

        陆夕似乎没有发现娇娜的异状,自顾自说道:“敬师茶已经喝过。既然现在我成了你的老师,就当对你的学业负责。就先了解下你的学习进度吧。”

        哪知娇娜一改乖顺的模样,似笑非笑地盯着陆夕:“一,二,三!”

        三声过后,无事发生,两个人在那大眼瞪小眼。娇娜见陆夕好端端坐着,没有一点要昏睡过去的迹象,小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陆夕茫然道:“怎么了?我要考你的又不是算术,你在数些什么。”

        “没......没什么。”娇娜流露窘态,心中填满了疑惑,怎么会没有效果呢!难道是自己不小心放错药了?

        陆夕则是暗暗偷笑,他早就对此有所防备,茶一入口便用法力包裹住炼化掉了,怎么可能还会着了娇娜的道。

        脸上却是一本正经,淡然道:“娇娜,我且问你,之前听说有不少先生教过你,你都跟着他们学过些什么?”

        “就学过一篇《三字经》。”娇娜还在纳闷中,下意识回答到。

        “好,那你就背给我听听。”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习相远......”娇娜背诵了两句,后面的内容怎么也想不起来。

        “嗯。”陆夕微微颔首。

        “习......习相远......”

        “嗯,继续!”

        “习相远......”娇娜支支吾吾了半天,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凭什么要听他的话在这边背什么《三字经》!

        “哼,本小姐背不出来。”娇娜撇了撇嘴。

        陆夕微微挑眉,语气平静道:“一篇《三字经》都背诵不了,白废了先生们的一番苦心。”

        娇娜有些恼了,双手撑在桌上怒视着陆夕:“他们教不会本小姐,是他们水平不够!再说了,我又不用科举,读书有什么用!”

        “荒谬,不读书何以明理。你爹要你读书,并非要你取得什么成就,而是盼望你能明白世间的规矩道理!”

        娇娜对此嗤之以鼻:“百无一用是书生,道理又不是靠说出来的。”

        陆夕轻笑一声:“那你说,道理是什么。”

        娇娜本想说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不过一想以自己现在的柔弱外表,说出来反倒会惹陆夕耻笑,也就闭口不言。

        “好了,胡员外请我来不是与你争论的,我们开始上课吧。”陆夕挥挥手示意她坐下。

        娇娜依旧站着,一副我就是不愿意读书的样子。

        陆夕淡淡道:“你若是不想坐,那就站着上课。”

        娇娜一听不肯吃亏,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直勾勾看着陆夕,像是在说,你要我站着,我就偏坐着。

        陆夕无奈,这娇娜就是小孩子的脾气,非要和你对着来。

        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三字经》,摆到她的面前:“我看你之前也没学到什么东西,我还是从识字教起吧。”

        接下来的课堂上,娇娜倒是没有什么小动作,仿佛在认真听他讲课。陆夕在教她认了十几个字后,叫她自行熟悉一番,稍后考察她的掌握情况。

        一刻钟后,陆夕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向娇娜。却见她手撑着头靠在桌上打瞌睡,脑袋时不时晃悠一下,一道晶莹的香涎挂在嘴角。

        陆夕一时有些忍俊不禁,刁蛮小姐安静的时候倒是有几分娇憨可爱。不过课堂上的规矩不能坏,否则还怎么教得下去。

        拿起一把戒尺走到娇娜身边,在桌上敲了敲:“把手伸出来。”

        娇娜听到动静蓦地惊醒,一脸警惕地看着陆夕:“你想干嘛!”

        陆夕拿戒尺在左手掌心轻拍两下,做出打手心的样子道:“有言道‘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你在课堂上偷懒,就得接受惩罚,伸手。”

        娇娜心有怒意,竟然还想惩罚本小姐!腾地一下站起,与他针锋相对:“我偏不。”

        陆夕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眼,问道:“真不伸手?”

        “哼。”娇娜根本懒得回答他。

        “啪。”

        陆夕手上的戒尺突然抽打在她的挺翘的臀瓣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娇娜一下子呆住,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夕不敢相信,感受到自己娇嫩的臀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顿时恼羞成怒:“臭书生,竟敢打我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