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7章 家教

第37章 家教

        “......今日我们就讲到这里。”课堂上,先生讲完今日的内容后宣布下课。

        台下学员们纷纷起身行礼,陆续走出。

        “朝阳,你留一下,督学有事找你。”陆夕前脚刚准备走,后脚就被先生叫住。

        带着疑惑,陆夕来到第一次与督学会面的书房。这间书房也是督学平常办公之处。

        进屋后,发现书房内除了督学外还有一人在,是个衣袍华贵,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员外郎。

        两人见陆夕进门,都含笑看着他,令他一头雾水。不过见督学正在会客,就打算先退出去:“不知督学大人在忙,学生过会再来。”

        哪知督学冲他招招手笑道:“朝阳,急着走干嘛,快进来坐,这位是胡员外,今日乃是专程为你而来。”

        陆夕有些惊讶,仔细看了眼胡员外,可是印象中一片陌生,以他的记忆力,若是毫无印象,只能说明两人从未有过交集,不禁心中困惑此人找自己所为何事。

        落座后,督学为陆夕大致介绍了番胡员外的身份。这胡员外乃是三年前从外地搬来金华的富绅,平日里乐善好施,风评极佳,还有个“胡善人”的美称。曾经为北山书院新修过藏书楼,一并捐赠了大量书籍,因此与督学相识。

        介绍完后,督学转头对胡员外道:“员外,你的事不如亲自与朝阳说说?”

        胡员外哈哈一笑,朝着陆夕拱了拱手:“久仰陆公子大名,当日一首《水调歌头》着实令人惊艳,在咏月诗词中,说是冠绝古今也不为过,如今这金华城内已经传遍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名扬天下。今日一见,更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陆夕还礼谦虚道:“胡员外过誉了,小生惭愧。”

        实则是等着他的下文。

        果然胡员外称赞过后,开始讲述他所来之事:“陆公子,我今日请督学大人邀你来见上一面,实则是为了邀请你来我家中为小女授课。”

        陆夕心中疑惑更深,忍不住问道:“请员外恕我多嘴,只是凭员外的身份财富,何愁请不来名师。况且我自己还是学生,从未给人授过课,能力上恐有不足。故实在想不明白,员外怎会特地来寻我一个无名小卒去给令千金当老师。”

        “陆公子过谦,如今金华城中谁人不知你的才名。”

        胡员外说着干咳一声,脸上表情无奈:“说来也怕公子笑话,实不相瞒,我已经为小女请过不少授课先生,没有十人也有七八人,其中不乏德高望重的名师。可是无一例外都被小女给气走,没有教满一个月的。”

        “哦?这是为何?”陆夕有些好奇。

        胡员外叹了口气:“老夫膝下只有这么个女儿,一直以来娇惯坏了,以至于性子顽劣,不服管教。时常调皮捣乱,作怪吓人。之前请的先生都上了年纪,对老夫请辞时直言还想多活几年,再教下去不是被气死,就是被吓死。”

        陆夕听得好笑,看胡员外一副和善的老好人样,实在无法想像他的女儿该是个怎样的性子,竟然能接连气走七八位老师。要知道那些名师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却还镇不住一个小女子。

        “所以这次老夫邀请公子,心中也是存了几分想法,公子与小女年纪相差仿佛,说不定能聊到一块儿去。”

        “不知令千金芳龄?”

        “已是及笄之年。”女子十五岁被称作及笄,意为将头发绾起戴上发簪,也指到了待嫁之龄。

        陆夕有些犹疑:“这......会不会不太合适。”

        之前他还以为胡员外之女年纪尚幼,如今一听竟然都有十五岁了。

        大晋王朝,由于女子不得参加科举,所以一般平民百姓家是不会让自家女儿读书的,而大户人家讲究知书达理,故会找先生上门授课。

        但若是像胡员外家女儿这般年纪的,找的先生一般都是挑年纪大的来。为何?若是找个年轻书生,少女怀春情窦初开,平日又接触不到其他男子,一男一女万一日久生情,不小心摩擦出火花,教书教到床上去了。那招的到底是先生还是女婿?岂不是让人连牙都笑掉了。

        之前在陆夕看来,家教先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从沈万山那获赠万两白银后,对赚钱一事已经兴趣缺缺。此时有了借口,正好可以推脱了。

        可胡员外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摆手道:“既然邀请公子担任小女业师,对公子人品自然是放心的。”

        这时,原来在旁品茶,听二人对话的督学也插话道:“朝阳,老师来信托我照顾你时,说你家境不太宽裕。正好胡员外有意相邀,想必酬劳方面也不会令你失望的。”

        之前老秀才在信中对他说起过陆夕的一些基本情况。而陆夕受赠银票后,从未对人提起过,是以督学对陆夕的印象还始终停留在生活拮据上。

        胡员外找到他说起请家教先生一事后,督学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一是尊从师长所托,对陆夕照拂一二,二是在见识过陆夕作诗的才华后,怕他被生活所迫,荒废了学业。

        有意无意说的这句话,其实是旁敲侧击向胡员外点明自己和陆夕的关系,让他适当提高些报酬。

        “对对对,陆公子可是大才子,若肯屈就,老夫愿奉月银百两,每周只需来上三堂课,时间上由公子自行安排,绝不会耽误公子在书院的学业。”

        胡员外的酬劳算得上诚意十足,寻常秀才去给人上门当老师,能有三十两也都心满意足了。

        陆夕却心中苦笑,他当然领会到了督学的好意,可他实际上并不缺钱,万两银子省着点花,用上几十年都足够了。

        他对物质没有多大追求,有这个时间,不如在家练习画符,修炼《大日净世经》,陪陪小倩。

        只是现在推脱,恐怕会拂了胡员外好意,督学脸面上也不好看。

        无奈只得先答应下来,大不了过一个月后,学前几个先生般请辞。

        胡员外喜出望外,与陆夕约好明日去他家中,先与他的千金见上一面,定下第一次授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