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6章 烟火

第36章 烟火

        之后的酒宴上,陆夕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中心,不时有人过来敬酒,想要和陆夕套套近乎,混个脸熟。

        连讥讽他的那名学子也腆着脸,端着个酒杯过来。陆夕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弄得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今日饮的乃是酒楼自酿的米酒,入口甘甜并不太凶。但实在架不住众人的热情,陆夕不好拒绝,一杯接一杯喝的太多,哪怕以他现在的体质都有些扛不住,到最后已是醉意醺醺。

        中途寻了个借口向督学告罪离席,摇摇晃晃回到家中,推开门,见小倩正抱着月半在院中赏月。

        明亮月色下的少女,白衣胜雪,映衬得肌肤犹更苍白,双眸似一泓清水,眉目间萦绕着淡淡哀怨,静静望着夜空中的玉盘出神,连陆夕走近也未察觉。

        陆夕心中满是怜惜,良辰好景,自己在外饮酒做乐,将小倩独自留在家中,她听着墙外的喧嚣与热闹,心中该是很孤单吧?

        轻轻走至小倩身后,语带歉意说道:“我回来了。”

        小倩身子微微一颤,回首看向陆夕,脸上绽放出嫣然笑意。

        “嗯。”

        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又如同等候丈夫回家的妻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终于等到了心上人归来。

        陆夕忍不住从背后将她揽入怀中,小倩亦是乖巧地依偎在他的胸膛。

        闻到陆夕身上浓重的酒味,小倩秀眉微蹙:“公子喝了好多酒,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

        说罢就要推开陆夕的双手,从他怀中离开,却被陆夕一下抱得更紧,两人重新贴在一起。

        “不过几杯米酒,醉不倒,不碍事。我现在只想......好好抱会儿我家小倩。”滚烫的气息呵在小倩的耳畔,将雪白的肌肤染上一抹嫣红。

        片刻后,陆夕牵起少女皓腕,笑道:“今夜街上繁华,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小倩还没开口,原本跳开躲到一旁的橘猫忍不住窜了出来,激动大喊:“好呀好呀,我也要去喵!”

        “我和你小倩姐姐约会,你来当什么电灯泡。”

        橘猫虽然听不懂陆夕口中的电灯泡是什么意思,不过也听明白了陆夕不打算带着它一起玩儿,喉咙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怒视陆夕,显然生气极了。

        还是小倩将它抱起,替它说话:“月半陪了我一晚上,早想出去玩耍了。公子,我们就带上它一起嘛。”

        “行吧。”陆夕无奈撇嘴。

        一人一鬼一妖离开小院,一头闯进了热烈喧嚣的尘世。

        俊朗潇洒的少年,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两人仿佛比今晚的月亮还要夺目,惹得街上男男女女频频回顾。

        街上人来人往,交谈声、叫卖声、欢笑声不绝。自从成为阴魂后,小倩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此番场景,满脸兴奋欣喜之色。

        她好像对所有的事物都充满兴趣,如同遇了水的鱼儿,在人流中穿梭不停。

        上一刻还在观看表演胸口碎大石,卖艺人的身旁摆放着一张钉床,底下一张厚木板,上面镶嵌着一根根长钉闪着锋锐的寒芒,若是寻常人躺上去,怕是一下子就会戳个对穿。

        卖艺人脱下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耍了几招把式,深吸一口气,仰躺上去。同伴取来一块厚厚的青石板盖在他身上,接着拿起一把大锤,一锤重重砸下,围观众人不由惊呼出声,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小倩也连忙用手捂住眼睛,可又忍不住好奇,从指缝中偷偷看去。

        “咔”的一声巨响后,青石板应声断成两截,卖艺人将碎裂的石板推开,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缓缓转了一圈,朝着围观众人展示自己的后背。

        背后除了与钉子接触的地方有点点红印,竟是毫发无伤。围观众人叫好声不断,掌声如雷。

        下一刻,就又拉着陆夕来到变戏法的摊位前,摊位前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和一个十二三岁年纪的少年。

        老头咳嗽了一声,故意对少年道:“徒儿,为师突然想吃月饼。”

        徒弟说:“师父想吃,徒儿这就去买。”

        老头摆了摆手:“为师要吃的不是这人间的月饼,而是天上月宫里,嫦娥亲手做的月饼。”

        徒弟苦恼道:“师父这不是在为难徒儿吗?天又不是像有台阶似的,可以一步一步走上去。徒儿哪怕有心去为师父取来,也做不到啊。”

        老头哈哈一笑:“为师自有办法,今夜就叫你长长见识。”

        说完就打开身旁的竹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团两指粗细的麻绳,眼瞅着约有几十丈长。老头理出一个绳头,打了个环结,向空中一抛,绳子竟然挂在半空,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着似的。眼看着绳子不断上升,地面上的绳子一圈一圈被拉起,愈升愈高,隐隐约约到了云端,像是连接到了月亮之上,绳子也恰好用完。

        老头将徒弟招呼到身边道:“徒儿啊,为师年纪大了,身体老弱笨拙上不去,你替我走一趟吧。”

        徒弟接过绳子,面有难色,埋怨道:“师父真是老糊涂了,这样一条细细的绳子,叫我顺着它爬上万仞之高天。倘若中途断绝,掉下来尸骨何存矣。”

        “小兔崽子,敢怀疑师父的本事?还不快去。”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徒弟无奈,用手拉住绳子,盘旋而上,手移足随如蛛趁丝,渐入云霄不可复见。没过多久,从天上掉下一块月饼,有盘子大小。老头满脸欣喜,用双手捧着献给众人看。

        忽而绳子从天而落,老头惊惶失色地喊道:“糟了!天上有人把绳子砍断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一物落下,竟然是徒弟的头,众人见状皆惊吓大叫。

        老头捧着徒弟的头颅哀泣:“定是私自上天,被天兵发现了,我的徒儿完了。”

        正哭得伤心时,从天上又掉下一只脚来,不一会,肢体、躯干都纷纷落下来。

        老头心中大悲,一件一件地都捡起来装进箱子,然后加上盖说道:“老汉只有这么个徒儿,随我走南闯北。未料今日遭到这样的惨祸,还请诸位给些赏钱,我好把他背回去安葬。”

        众人见他可怜,皆叹息着纷纷拿出银钱赏他。他接过钱缠到腰上,走到竹箱边用手拍打,招呼道:“徒儿啊,不赶快出来谢谢各位老爷的赏钱,更待何时!”

        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用头顶开箱盖,从箱子里走出来,朝四周拱手行礼。众人一看,竟然正是徒弟,这才反应过来,爆发出一阵阵喝彩声。

        小倩看得心情跌宕起伏,紧紧攥着陆夕的衣袖,全然忘了眼前不过是凡人的障眼法,自己才是真正身怀法术之人。

        才刚看完戏法表演,迎头又撞上了舞狮的队伍。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中,一头红色“狮子”蹦跳着前进,时而站起,时而趴下,摇头摆尾,憨态可掬。

        舞狮来到小倩面前停下,伏低身形将脑袋凑近,似乎在叫小倩抚摸它的头。

        小倩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摸了摸。舞狮眼睛扑闪眨个不停,摇晃着尾巴显出十分享受的模样,退后两步临空翻了个跟斗,惹得小倩掩嘴咯咯直笑。

        两人一直逛了大半个时辰才回到家中。

        “既然是中秋,怎么能不吃月饼呢。”陆夕嬉笑道,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小包裹,打开后里面是三块玲珑精致的月饼。

        这是他方才趁小倩专心看艺人杂耍时,偷偷去一旁小摊上买的。两人各取了一块,月半也分到了一块,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馅料是桂花红豆,一口咬下芳香扑鼻,甜而不腻。陆夕与小倩对视一笑,一切竟在不言中。

        蓦然一道流光划过夜空,在半空中炸开,裂成大片星星点点。紧接着又是一道道火光升腾而起,漫天烟火,目之所及全是鲜艳的红色。

        恰似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烟火下两人的脸忽明忽暗,彼此看着对方,一时间都有些痴痴然。

        “小倩,你好美。”

        “公子......”

        小倩被陆夕灼热的目光盯得脸颊发烫,含羞低下头去。

        陆夕以指勾起小倩的下巴,凝望着她晶莹闪烁的双眸,脸缓缓俯近,低头吻在小倩冰凉而又柔软的唇上。像春风拂过枝头,带起满枝花开。

        可陆夕似乎并不满足于此,舌尖轻扣齿关,小倩在交锋中败下阵来。陆夕长驱直入,追逐着小倩不停躲避的香舌。

        小倩心神恍惚,身体僵硬,忽而放松下来,柔柔倚在陆夕身上,双臂慵懒挂在陆夕颈后,笨拙地回应他的热烈。

        星月无光,烟火失色,两人眼中只剩下彼此,也只能容下彼此。

        此时却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喵,你们是要交配吗?”

        小倩慌忙推开陆夕,逃也似地朝房间跑去。又在房门处顿步,对陆夕展颜一笑。

        “谢谢公子,小倩今夜很开心。”

        说罢便羞涩关上了房门。

        陆夕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转过头目光不善地瞪着煞风景的傻猫,眼神杀气弥漫。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答应让它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