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5章 中秋

第35章 中秋

        日月窗间如过马,不知不觉已是中秋。

        陆夕心中感慨万分,算起来这已经是他在这个世界过的第十个中秋节了,以前都是与陆母一起,做上一桌比平时丰盛的小菜,就算是过节了。虽然简单,却很温馨。今年母亲病逝,本以为自己又会是孑然一人,过个冷冷清清的中秋,可小倩却闯进了他的生活。

        想到小倩,陆夕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那晚过后,他与小倩虽还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不过两人的感情倒是有了极大的升温。

        八月十五中秋夜,家家户户盼团圆。这个时代中秋的隆重程度远远不是前世可以比拟。

        夜色刚起,金华城内已是灯火通明。今夜的金华城内没有宵禁,百姓将彻夜狂欢通宵达旦,一直持续到第二日清晨。晚饭时间刚过不久,街上已是人潮汹涌,千家万户中还不停有人走出,汇入这滚滚长龙。也有遇上熟人的,在街上互相拱手问好。

        大街小巷的道路上,花灯锦簇,将路面照得亮如白昼。一路上车水马龙,街边小贩摆着摊高声叫嚷,踩高跷、碎大石、变戏法的杂耍艺人们身边围满了叫好的人群,舞龙舞狮的队伍敲锣打鼓,走街过巷。整个金华城如被点燃了一般,热闹非常。

        一间间青楼里传出阵阵悦耳歌声,也有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楼上冲行人抛着媚眼招揽客人,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此般光景自然少不得诗词歌赋,时不时有消息传出,某个诗会上,某位公子得一佳作,又能听到佳人为诗词配上丝竹琴音,咏唱一番。

        酒楼中大人物们摆着宴席,常有小厮从外飞奔而入,将从各个诗会上抄录来的诗词佳作交由歌姬吟唱。在一片点评叫好声中,将酒宴的氛围推向高潮。

        不论是青楼酒肆中,亦或是街上的行人,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欢愉的气氛中,想来魏晋遗韵,盛唐风光也不外如是。

        如此热闹的日子,北山书院又怎会缺席,与金华城中几家私学书院一起,包下了一家酒楼共度佳节。

        昨日先生课后宣布消息时,陆夕有心请假不去。相比于和书院众人,他更希望能和小倩待在一起。可是先生没有批准,无奈只好一同跟了过来。

        此时宴饮已过半,席间众人正在吟诗作词,气氛反倒比饮酒时更为热烈。不时会有书生站起表情淡定道:“学生今日偶得一诗,还请诸位点评一番。”说着就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诗词念出,表面上一副淡然如水的表情,暗地里却都在互相较劲,欲要与他人争个高下。无不希望在书院师长面前大放异彩,获得青睐。

        中秋夜的诗,自然是以月为题,虽然也偶有穿插其他主题以作调剂,但不可否认,月亮永远是今夜亘古不变的中心。诗词之道,哪有那么多文章天成妙手偶得,这些书院学子,乃至整个金华城中的文人,几乎都早已准备好了一两首得意之作,就等着今晚放出,盼望着一夜成名。若真临场而作,恐怕写不出什么好诗。诗词这东西,每个人心中评判标准不同,那些名作名篇很难分出高下,可若是写得差了,却是一目了然,贸然出口只会贻笑大方。

        文人不一定爱财利,但鲜有不爱名声的。何况这名声越大,对仕途也是大有裨益。

        期间别的书院有位学子作了一诗,其中一句“露和玉屑金盘冷,月射珠光贝阙寒。”引得众人哄堂叫好,连各大书院的先生们都交口称赞,直言此诗实乃今夜所听所闻中最佳,当浮一大白。

        被称赞的学子红光满面,故作谦虚道自己不过是抛砖引玉,不敢当此最佳之称,内心却早已乐开了花,心道不枉自己苦思冥想,字斟句酌大半年。

        酒宴上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举杯对饮,觥筹交错声不绝于耳。督学今晚频频被人敬酒,喝得最多,此刻已经醉眼朦胧,眼神恍惚间看到一个学子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喝酒吃菜,与席上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督学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仔细一想,不就是自己亲自招入书院的陆朝阳吗。

        想到当时老师信中所说,这学生自小便有诗词天赋,八九岁就会作诗,作得还极好,正巧酒意上头来了兴致,不想今日风头被别的书院占了去,大声呼喊道:“朝阳,怎么一人在那喝闷酒,本官听闻你有诗才,何不也来做上一首?让大家见识一下我们北山书院的水平。”

        督学一开口,原本吵闹的众人都不再说话,纷纷转头看向陆夕,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陆夕正在专心致志对付眼前的饭菜,既然来了总要好好吃一顿才对得起自己。突然间发现周围喧嚣的环境诡异得沉默,抬眼一看,发现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盯着自己,不禁一头雾水。

        边上一位同窗压低声音出言提醒:“陆兄,督学请你作诗。”

        陆夕满脸无奈,原来是这么回事。其实在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后,他就已经对抄诗词,博文名这类事情不太感兴趣了。否则也不会在众人作诗之时,自顾自吃菜没有参与其中,未曾想最后还是逃不脱这一关。

        陆夕打算随意敷衍过去,起身对着督学恭敬道:“督学大人,学生今日并无诗兴,恐怕作不出什么诗来。”

        督学听得眉头一皱,在座众人也是嘘声一片,这话说出来谁信啊?咏月之诗再常见不过,谁平日里不会作上几首,更何况在如此特殊的日子,哪个不是早早做了准备。

        莫非是陆夕方才听了别人的诗作,更有珠玉在前,觉得自己的诗拿不出手,才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献丑。

        方才那位被称最佳的学子本在享受众人的夸赞之声,却被督学提起陆夕而中途打断,觉得陆夕抢了他的风头,呵呵冷笑道:“什么诗才,可别是什么沽名钓誉之辈!”

        陆夕偏头看去,这人自己从未见过,想来是别家书院的学生。心中顿感莫名其妙,我做不做诗与你有何关系?

        督学听了那学子的话感觉落了面子,心中有些不悦。但还是念在两人情分上没有为难,摆摆手让陆夕坐下:“罢了罢了,朝阳下次有了诗兴再补上。”

        他本是好意,若是陆夕真有诗才,今晚的场合也可以让他扬扬名。

        陆夕刚要落座,那学子又笑着对周围的人道:“所以说,读书人靠的是真才实学,诗是写出来的,又不是吹出来的。”

        众人起哄大笑。

        这一来,陆夕反倒不急着坐下了,自修行以来,他的心境越发平和,这点小事情还不足以令他生气,不过修行讲求念头通达,他也不是白白受气的性子。

        朝督学以及各书院的先生们行了一礼道:“学生今晚没做出诗,不过词倒有一首。”

        督学来了兴趣,乐道:“哦?说来听听。”

        陆夕缓缓开口,语调清冷悠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上阕念完,全场鸦雀无声,督学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兴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连声催促:“下半阕呢?你倒是快念啊。”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扫视了一眼场内众人,皆是震撼莫名,出言讥讽的学子脸色更是涨的通红,陆夕沉声吟出最后一句。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文人爱诗词,在座的这些人没有对诗词外行的,听得陆夕吟罢,皆是轰然叫好。

        声音震耳欲聋,连大街上的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纷纷侧目,猜测是发生了何事。

        督学更是激动地连饮三杯,大赞:“好!好一首《水调歌头》,好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词一出,今夜这金华城中所有诗词黯然失色,与之相比不过是萤火与皓月。”

        “朝阳,我等今日可算是见证了一首流传千古的佳作诞生。千年后,当会有人因此篇而记得今日。”督学越看陆夕越觉得满意,对自己当初破格录取的决定感到无比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