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4章 洗冤

第34章 洗冤

        自消灭五通神后,陆夕的生活再次回归了平静。

        只是王平经此连番惊吓,精神状态一直不佳。虽然那晚他也听到了院里的动静,更是在白天看到了遗留的打斗痕迹。可即使此后五通神再也没有出现,他还是整日疑神疑鬼,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出门。事情也终于传到了王父的耳中,无奈为王平请了长假,接回家中静养一段时间。

        书院中,陆夕收拾好书本准备回家,听到几个学员边走边在谈论着什么。

        “张兄,听说了吗?前段时间城中犯下奸杀案的凶手已经被捉捕归案了。”

        “哦?是吗!快说来听听!”

        “据说是城中一个地痞流氓,在凶案现场逃窜时正巧被捕快撞见。”

        “太好了,不瞒你说,前些日子传出凶案后连我都觉得提心吊胆,夜路都不敢走。这下好了,凶手被捉到我总算安心了。”

        “哈哈哈,凶犯只对女子下手,张兄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

        几人逐渐远去,陆夕却听得不大对劲。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凶案就是五通神所犯,可五通神已经被他的太阳真火烧得魂飞魄散。哪来的什么凶手?

        莫不是这些时日官府迟迟无法找到真凶,又见城中再无命案发生,打算推个替罪羊出来,好平息百姓们的怒火。

        陆夕出了书院,却并没有在老地方看到老汉的炊饼摊,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

        问了旁边一些摊主,皆说已有好几日没看到老汉出摊了,听说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陆夕记得前段时间老汉曾说,他儿子被官府当成凶犯捉了去,替罪羊该不会就是他儿子吧。

        陆夕胸中有些沉闷,他虽然心里看不上老汉的儿子,可是在这件事上,青年是无辜的,不应该白白成为官府愚弄百姓的牺牲品。

        当夜,县令吴过正在县衙后院卧房内休息。他的正妻已经过世多年,如今又已年过半百,早没有了年轻人的精力,平时与几房小妾都是分房而睡。

        睡梦之中,吴县令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阴森瘆人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吴过,吴过......”

        吴县令瞬间惊醒过来,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漆黑鬼影正立于床边,鬼脸贴的很近,舌头耷拉在外拖得老长,目露凶光看着他,口中还在叫喊着他的名字。

        “啊!鬼啊!”吴县令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口中大叫一声。惊恐地向后爬去,却被墙壁挡住退无可退,只能缩在床角,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来人!快来人!救命啊!”

        惊恐的喊叫声在寂静中传出去老远,却没有一个守卫冲进来。

        鬼影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脖子如同蛇般伸得又细又长,向着吴县令凑近,血红色大嘴缓缓裂开露出森白尖齿,像是要把他的头颅一口咬下。

        一阵骚臭味传来,吴县令的身下湿了一大片,竟是被吓得尿了一裤裆。

        “小小鬼物,胆敢在本神面前害人!”

        正在这时,房间中再次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

        鬼影的脑袋嗖得一下缩了回来,一脸恐惧地环顾四望,惊叫道:“夜游神!”

        当即顾不上加害县令,转身就要逃离。

        可刚飘出去没几步距离,鬼影就在半空中停止不前,不断扭曲挣扎,身形像是被一只巨手抓住,挤压变形。

        “不!”

        鬼影发出尖利的哀嚎,身体越挤越扁,最后“噗”得一声化成一团黑气消散在空中。

        吴县令连滚带爬翻下了床,趴在地面上,不断对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空气磕头,口中哆哆嗦嗦念叨着:“多谢夜游神大人保佑,多谢夜游神大人保佑......”

        夜游神似乎并不急着离去,声音再次响起:“无妨,近日金华城中有妖物作祟,吸食女子阴元害人,本神奉命前来诛妖。如今妖物已除,本欲归去,见县衙内有鬼气升腾,顺便过来查看一番。”

        县令哪敢接话,颤抖着趴伏在地。

        “不过......本神好奇的是,既然妖物已除,你又是去哪里捉到的凶犯?”

        吴县令一听这话,惊出一身冷汗,豆大汗珠从额头上流下,像是刚从水里被捞上来一般。

        他心知自己这些龌龊事怎么可能瞒得过神灵,唯恐被夜游神一同收了去,县令头磕得愈发响亮,撞在地面发出一连串“邦邦邦”的响声。

        “夜游神大人饶命!是小人受人蛊惑,一时鬼迷了心窍,为了保住自己的前途将人屈打成招,小人这就将人放了,求大人开恩!求大人开恩呐!”

        “哼,阴神不管阳事,你好自为之。若再行此等恶事,将来入了地府免不了刀山油锅走上一遭。”

        声音飘然远去,再未响起。可吴县令仍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一柱香时间后,他才壮着胆子小声问道:“夜游神大人,您还在吗?”

        空气中无人回应,他长长出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身,小心翼翼地走到院中。守卫们全都歪歪扭扭倒在地上,幸好查看过后发现只是昏迷过去,甚至有个守卫口中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此时,陆夕与小倩正在回宅院的路上,小倩的怀中还抱着橘猫月半。

        陆夕夸赞道:“小肥猫,演得不错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天赋。”

        方才在县衙内,两人一猫自导自演了一出戏。白日里陆夕就已有想法,为了提高可信度,还特意拉来了小倩和橘猫。橘猫饰演鬼影,陆夕假装夜游神,小倩则负责搞定院中的守卫。

        月半偏过脑袋躲开陆夕伸过来摸它的手后,哼了一声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要给我做一周的鱼吃!”

        陆夕哈哈一笑:“没问题。红烧、清蒸、糖醋、剁椒、葱油......七天不带重样的!”

        月半听得两眼放光,沉浸在幻想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陆夕趁机双手齐出,令它无处闪躲,胡乱揉搓了一通,气得橘猫伸出小爪就要抓他,可陆夕早有戒备缩手避开。

        小倩看着他们打闹不禁莞尔一笑,又有些担忧:“公子,我们这么做有用吗?”

        陆夕驻足回首,望着县衙的方向,平淡道:“恐怕我们这位县令老爷没那么大胆子,敢为了一时的前途,连死后清算都不怕。”

        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第二日抽空来到县衙,门口早已贴出了告示。告示旁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有人从人堆里出来,外面挤不进去的人急忙上前问道:“告示上都说了些什么?”

        那人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吊足了胃口后,这才在周围众人急切的目光中缓缓开口:“告示上说,前些日子抓到的凶犯乃是被人栽赃陷害。”

        众人一片哗然:“怎么回事!那岂不是说凶手仍旧逍遥法外?”

        那人又道:“别急啊,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告示里还说,县令觉得此案仍有诸多疑点,派了不少捕快夜里巡逻。昨夜真凶忍耐不住准备再次犯案,恰好被发现,人赃俱获。在捉拿之时因拒捕伤人,已被当场斩杀。”

        “好!”有人忍不住拍手称快,也有人深思怀疑,觉得连凶犯都没见着,恐怕内里还有蹊跷。

        不过无论他们是否怀疑,官府既然已经通告全城,那么此事就已是盖棺定论。

        陆夕也无所谓县令在此案上如何美化修饰,只要不是随便找个人顶罪,说得天花乱坠都与他无关。

        不过吴县令经过这番遭遇后,内心对鬼神之事深信不疑,此后倒也踏踏实实为百姓做了不少实事,赢得了百姓们的一致爱戴。当然,这些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