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3章 同眠

第33章 同眠

        “功德之力?”小倩疑惑,她当然听说过功德,可这又与陆夕的伤势恢复有什么联系?

        功德二字,虚无缥缈,修行之人尽皆知晓,与业力正好相反。若说业力深重之人,将来渡劫时,天劫威力会大增,那么功德深厚之辈,天劫威力则会相应削弱。是以修行者都极为看重功德。

        但功德的积攒何其困难,修行界一直流传着一则与功德有关的故事。说是曾有一位富绅,生时极为注重行善积德,修桥铺路造福乡里,死后入了地府,竟然见到熟识之人。此人乃是一方县令,生时贪污受贿无数,鱼肉百姓,在富绅看来怕是免不了要到十八层地狱走上一遭。

        富绅胸有成竹,县令则是惴惴不安。哪知两人听了判官宣判后皆是错愕不已,富绅被判入畜生道,而县令则可入人间道。

        富绅不服,闹到阎王面前,指责判官错判。谁知阎王查看了功德簿后却说判决没错。

        富绅平日里确实行善不少,可是为了利益也做过不少坏事,甚至吞没了许多穷苦人家的田地,致使他人流离失所,乃至郁郁而终。

        而县令虽然作恶多端,然有一年闹饥荒时,城外灾民无数,县令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放灾民入城,开粮仓设粥铺,虽在粥中掺了不少谷糠,可也让无数人免于饥寒交迫而死。

        富绅仍旧争辩:“哪怕我有过失,也不如县令多,我行善所积的功德也该足够抵偿。”

        阎王却是摇头:“你虽行善,却是为己,并无多少功德。而他赈灾之时,并未掺杂私心,所得功德何其多也。”

        正所谓“有心行善,善而不赏,无心作恶,恶而不罚。”想要获得功德,就不可有私心,私心越重则所获得的功德越少,可能行百件善事还不如他人随手而为的一件小善。

        “没错,我所修行的法门名为《大日如来度厄净世根本经》,乃是佛陀所创的佛门至高秘法,在度化妖邪后可直接获取功德。”

        小倩一脸惊讶:“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法门,果然不愧是佛陀所创!”

        无怪她如此惊讶,修士在知晓功德之用后,越是拼命想要获得,行善之时越是难以保持寻常心,更是难有所获。可陆夕修行的法门却只需度化妖邪便能轻而易举获取功德,将来渡劫之时怕是比寻常修士轻松数倍,成道之机大了不知多少。

        “可是,这与公子恢复法力,修复伤势还是没有丝毫关系啊。”

        小倩内心仍是不解,功德对修士有妙用不假,却从未听说有人能直接运用功德之力。

        陆夕想了想解释道:“你还记得我曾与你说过,我身上有一件宝物吗?那宝物其实是一枚舍利子。当时消灭五通神后,我虽意识有些模糊,也清晰感受到功德之力流入体内,然而半途竟被舍利子给截取,将其转化成了精纯的能量反哺给我,令我的修为都获得了大幅提升。”

        陆夕在那股庞大能量的帮助下,不仅重新凝聚出小太阳,恢复了伤势,更是一举突破了第一境,连第二境耳识也接近小成。

        说着说着,陆夕心中有些感慨,看来舍利子就是自己的穿越者金手指了,一般修士提升修为只能依靠积年累月的苦修,或是辅以天才地宝,可天才地宝哪是轻易能寻到的。

        但陆夕不同,在知晓舍利子可以转化功德之力提升他的修为后,他觉得画风有了些奇怪的变化。

        修行《大日净世经》后,斩妖除魔获得的功德之力就是经验值,经过舍利子的转化后提升他的等级。这不就是游戏中的打怪升级吗?

        陆夕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要是自己是小说中的主角,书名是不是可以叫作《我在聊斋打怪升级》?

        “不过这样一来,公子的功德都用来提升修为了,将来渡劫,雷劫之威就不会削减了。”

        陆夕倒是不太在意:“有得必有失嘛。”

        他相信以《大日净世经》的强大,自己哪怕不依靠功德,也有极大把握可以度过天劫,对此并无失落。

        小倩忽然语气严肃道:“哪怕如此,此物功效也端得上神异非凡,古语云怀璧其罪,若是被人知晓,恐怕会对公子不利。小倩不该多嘴问的,公子以后万万不能轻易告诉别人!”

        陆夕笑道:“我家小倩又不是外人。”

        小倩闻言娇躯轻颤,侧过身来抱住陆夕的胳膊不再说话。陆夕一时也不知该接着说点什么,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

        一小会儿功夫,陆夕惊觉自己的肩膀上有股潮意,转头看去竟是衣衫被小倩的泪水打湿了。

        陆夕慌忙询问小倩是不是伤势还有影响,身体仍有不适。

        小倩含泪浅笑道:“我是心中欢喜不自禁。”

        陆夕也转过身来面对着她,伸手环在她纤细的腰间,轻抚着她的后背。

        不得不说,小倩的身子冰冰凉凉的,此刻两人几乎贴在一起,陆夕只觉缕缕凉气传来,连炎热的暑意都消退了不少。

        不过陆夕怎么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此刻温香软玉在怀,不免有些心猿意马,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

        小倩哪里不清楚陆夕在想些什么,从脸颊到耳朵都染上了动人的绯红,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公子若是难受,可以......要了小倩......”

        “啊?小倩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陆夕一脸疑惑的表情。

        刚才那句话说出口早就用尽了小倩所有的勇气,哪肯再说第二遍,埋着头道:“公子没听清就算了。”

        陆夕哈哈一笑,他修成耳识后,听力远胜常人,怎会没有听清小倩所言,只不过有心逗逗她罢了。

        回想起在兰若寺里,小倩引诱自己时千娇百媚的姿态,此时却是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陆夕明白眼前的她,才是真正做回了最真实的聂小倩。心中升起怜惜之情,轻轻吻在她的额头。

        “你今夜灵体受创,还很虚弱,我哪舍得折腾你。”

        小倩羞红了脸,知自己方才所说都被陆夕听到了,娇嗔道:“公子尽会作弄人家。”

        少女风情看呆陆夕,赶紧摒弃杂念道:“快睡吧,不然我怕是真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嗯......”

        两人相拥而眠,并无欲念,却都觉得内心无比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