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30章 准备

第30章 准备

        陆夕从王平家中出来后,心事重重,内心有种强烈的紧迫感。他本以为短时间内不会再遇到五通神,自己也可以趁这段时间抓紧提升修为,顺便多画点符箓备用。

        可惜天不遂人愿,那日五通神竟随着他们一起来到金华。

        “公子,恐怕这城中命案也是五通神所为?”玉佩中,小倩突然传音道。

        陆夕也是如此认为,但心中仍有疑惑,低声问道:“可他不安心疗伤,为何要来城中作恶?”

        雷霆也是天底下至阳至刚之物,对阴魂的克制极强,几乎不下于太阳。尤其陆夕当时的五雷符还是从它口中直接打入体内,按理应该受伤极重才对。

        小倩解释道:“据传闻,当年五通神修炼了一种采阴补阳的邪术,是以在城中害人,应该是在行采补之术修复自身伤势。如今城中已有四人遇害,要是让他再多采补几个,伤势怕是会尽复。”

        接着又补充道:“公子若要验证,可以带我去亲自去看看受害女子的尸体。”

        是夜,月色昏黑,陆夕与小倩两人来到县衙外一处小巷中。贴上隐身符,小心避开值勤的捕快,溜到了衙门内。

        好一会儿,终于找到验尸房,在其中见到了受害女子的尸身。小倩现出身形,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女尸身上,法力在其体内流转了一圈。

        她抬眼看向陆夕,眼神凝重道:“公子,我猜的没错。这个女子是被吸干体内阴元而死。”

        陆夕亦是严肃点头,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就是不知现在五通神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万一它伤势已经痊愈,哪怕他和小倩两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它的对手。

        可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陆夕选择,五通神来到金华城必定是冲着他而来。王平的小妾没有丧命也非其大发慈悲,恐怕是当时被陆夕重创后怀恨在心,又见王平与他一道,连带着恨上,所以在行报复之事。

        陆夕低头沉思解决之策,五通神到现在还没有找上门来,想必是伤势还未尽数复原,对付陆夕没有万全的把握。如今之际,只有先下手为强,每拖延一天,五通神就可能强上一分,也会多一分风险。

        次日,陆夕请了一天的假,躲在家中画符。

        从大盘山回来十几天,他也绘制了不少符箓,可能是由于危机压迫,成符率极高,连五雷符都制成了三张。但是今日他要绘制的却不是之前学过的符,而是名为换形符。

        换形符,顾名思义乃是变换外形所用,成符共有子母两张。先将子符贴于一人身上,再将母符贴于需要变幻外貌之人。受母符者外观在旁人眼中即会变成贴了子符之人的模样。

        陆夕也是第一次制作此符,甚至之前都没有练习过,对于能否绘制成,他心中并无多大把握,不过在他的计划里,要是能够有换形符辅助,应当能够打五通神一个措手不及。

        “成了!”半日后,陆夕一脸惊喜地捧起两张黄纸符。

        失败了十数次,所幸终于还是成功了。陆夕微微松了口气,有了这张符箓,他的胜算更大了几分。

        早上他又去了一次王平家中,按王平所说,五通神已有两日没有过来,今晚怕是会再去他家中。如果今日迟迟无法画成换形符,说不得他也只能选择冒险一搏。

        将换形符小心翼翼折起保存好,陆夕出了门去,一路行到集市之上,找了个屠户卖猪肉的摊位。

        摊主是个中年胖子,精赤着的上身,前身系着条皮制围裙,身上沾到些肥油,在光照下油光发亮。手中拿着一把剁骨刀,奋力斩下,正在将早晨刚杀好的猪分割成一块块,挂到铁钩上,以待售卖。一个硕大的猪头还摆放在摊位一侧。

        见到陆夕在他的摊位前驻足,摊主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问道:“客官,买肉吗?今早刚宰了一头肥猪,你来的可算是时候。五花、排骨、腿肉、蹄膀都还有。”

        说着,又拍了拍摊位上的大猪头道:“客官要是会吃,这猪头肉滋味也是美极了。”

        陆夕朝他微笑道:“我不买肉,我买刀。”

        摊主听得疑惑,脸色不太好看:“客官莫非是在消遣我,你要买刀来我这肉摊作甚。”

        陆夕摇头:“我要买的乃是你的杀猪刀。”

        摊主听了他的话,更加摸不着头脑,脸上隐隐有了怒色,话语中不太客气:“我的杀猪刀都用了十多年了,你要买,自去铁匠铺便是,那里新刀多的是。去去去,别耽误我做生意,简直莫名其妙。”

        哪知陆夕闻言眼神一亮,马上开口道:“我出五两,买你的刀。”

        在古时,行军打仗用的都是冷兵器,武器、盔甲、箭头都需要用到铁,是以铁矿乃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绝大部分都被朝廷牢牢把控在手中。民间用到的一应含铁器具,售价都十分高昂。不过五两银子差不多也是摊主再买把新杀猪刀的价格。

        “不卖。”摊主毫不客气的拒绝,他的刀用了十多年已经相当顺手,犯不着为了五两再换一把。

        “十两。”陆夕没有等摊主说话,直接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摊位上,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两。

        摊主盯着眼前亮闪闪的银子,咽了一口口水,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道:“客官你稍等。”

        接着转头朝边上一个卖时蔬的摊位喊道:“娃他娘,你赶快回家一趟,去把我的杀猪刀取来给这位客官!赶紧的,别磨磨蹭蹭!”

        摊位上的妇人快步向家中赶去,不多时便将杀猪刀带了过来。

        陆夕接过,打开外面包裹着的粗麻布,里头是一把乌黑短刀,刀身十寸长短,上面布满了磨痕,刀口倒是打磨得锃光瓦亮,锋利非常。木质刀把也因长年接触血渍、汗水而变成了棕黑色。

        陆夕重新包好,满意得点点头,对摊主道:“多谢。”

        摊主收起银子哈哈一笑:“客官满意就好。”

        妇人看着陆夕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小声问自己丈夫:“娃他爹,这是咋回事啊?”

        “不知道,非要出十两买我的旧刀。管他呢,白赚五两。呵呵,人傻钱多。”

        陆夕自然不可能是他口中的人傻钱多闲的。他买这把刀有些讲究,屠户以此刀杀猪,积年累月下不知有多少猪命丧刀下,刀上缠绕着浓浓血煞之气,具有一定破邪的作用。

        其实论起来,菜市口斩首用的狗头铡刀功效远远胜过杀猪刀。甚至一些资历老的侩子手,身上都会自带煞气,即使只是毫无修为的凡人,普通小鬼也不敢近身。

        不过狗头铡刀这东西一来是不太好弄到手,二来体积太大不便隐藏,所以只好退求其次。

        如今,该做的准备都已做全,陆夕回到家中,运起观想法开始恢复法力,只待夜幕降临,便是与五通神做个了结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