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9章 探视

第29章 探视

        下午还有一堂课,陆夕决定等结束后去王平家中一趟。

        来到书院外的街道上,他装着心事也没有什么胃口,打算如同往常一样,买两张饼垫垫肚子就算是吃过午饭。

        “老丈,照常烙两张饼。”陆夕对着饼摊老汉道。

        老汉愣愣的坐在摊边发呆,两眼呆滞的直直望着前方,连生意来了都没发觉。

        “老丈,老丈。”陆夕又提高了一点声音喊了两声。

        “哦哦,是陆公子,今天还是要两张吗?”老汉猛然回过神,局促站起,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

        陆夕点点头:“对。”

        紧接着又有些疑惑道:“老丈,我见你今日神不守舍,可是有什么心事?”

        陆夕平时碰上下午有课的时候,一般也懒得回家做饭,常常会到老汉的饼摊上买两张饼解决。对老汉也算熟悉,虽然年纪大了,但精神头还不错,待人也热情。今日一见,却是失魂落魄,没有了往日里的精气神,人像是凭空老了十几岁。

        陆夕的疑问一下子勾起了老汉的心事,浑浊的眼泪流了下来,更咽道:“陆公子,你是好人,我也不瞒你。我家不成器的小子你也是见过的,我们老两口成亲二十多年,一直无所出。老来得子,以至于对他宠溺太过,养成了他浮躁的性子,但我知道他其实本性不坏。”

        “今早,官府的人上门,说他卷入了一场命案,极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可我的孩子我自己了解,以他的胆子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老汉说着,一脸恳求的看着陆夕说道:“陆公子,你是读书人,有见识,你能否帮我想想办法,我该怎么才能救我家大郎。”

        陆夕无言以对,只能安慰道:“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书生,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不令郎若真的是无辜的,我相信官府会还他一个清白的,老丈还是不要太过担心。”

        老汉叹了口气,木讷的点着头:“诶,诶,我儿是冤枉的,官府一定会查清楚的。我儿不可能是凶手......”

        老汉的嘴中一直念叨着,陆夕听着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过近日城中的凶案闹得沸沸扬扬,吓得城中女子都不敢出门,唯恐自己被盯上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这事他也有所耳闻,之前没有联系到五通神的身上,此时他心有所感,怕是与此獠脱不了关系。

        下午课堂之上,陆夕有些心不在焉,以致于先生点他回答问题都没听清,遭到了先生一顿批评教育。

        课程结束,陆夕匆匆赶回家中,他自知以一人之力定不是五通神的对手,贸然前去王平家,万一再次遇上,怕是没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

        他让小倩附身在玉镯上放入衣袍怀中口袋,这才心中安稳了一些。出了门,向着王平家方向行去。

        王平在金华城的宅子他去过几次,乃是王平邀请其去做客。王家宅院比他的小院子可大的多,地段也不错。虽然比不上沈万山的大宅院,但也相当气派。白墙青瓦,有一个前院一个后院,前院是正厅、厨房以及下人们的卧房,后院则是主人家的房间还有三间客房。

        陆夕凭着记忆,没一会就走到了王平家宅子大门,下人都见过他,知道他是王平的同窗好友,听他说是来看望王平的,直接就将其领了进去。

        路上,陆夕询问领路的下人:“王兄近日一直没来书院,我特意过来看看,不知可是身体有所不适?”

        下人神色有些紧张:“也不全是,少爷自从上次出游回来后,好像中邪了一般,而且我们二夫人......哎,陆公子,我们做仆人的不好乱嚼主人家的舌根子,你还是亲自问我们家少爷吧。”

        陆夕也不欲为难他,没有再追问,心中却有些焦虑,听起来王平身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王平卧房外,陆夕直接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只见墙上、窗户上、门上密密麻麻贴满了黄色的纸符,上面写满了鬼画符般的符号。陆夕得了《符箓大全》,在符箓一道上也算有些心得。以他的眼光看来,这些符上面的符文都是些乱涂乱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也不知道王平是从哪里求来的,怕是被人给蒙骗了。

        下人敲了敲门,一道嘶哑惊恐的声音从房中传出:“谁......”

        “少爷,陆公子过来探望你。”

        “是朝阳吗?快!快请他进来!”

        下人回头对陆夕道:“陆公子,你请进吧。我就先告退了。”

        陆夕推开门进了屋,现在还是下午,太阳高挂,日色正亮,房间里却点满了蜡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王平带来些许安全感。

        王平躺在床上,与上次相见仿佛换了一个人,两颊深深凹陷,脸色枯萎如同一张干瘪的菜叶,眼眶周围一片漆黑,满脸胡子拉碴。

        陆夕被他的颓态惊到,快步走到床边问:“康安兄,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王平一把紧紧抓住陆夕的胳膊不放,一脸惊恐之色:“朝阳,是山神!山神找上我了!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他的身体里不知何处来的力气,竟让陆夕挣脱不得,只好拍拍他的手背,轻声道:“康安兄,到底发生了何事?”

        从王平断断续续,语无伦次的描述中,陆夕大致听明白了最近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经过。

        从大盘山回来的那晚,王平半夜听到隔壁屋的动静,闯了进去却发现五通神在淫亵他的妾室,当场吓晕过去。第二天醒来后,发现五通神已经离去,小妾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叫醒小妾后询问她昨夜之事,小妾痛哭流涕,说自己是受到了迷惑,在她眼中,昨晚那人明明是王平的样貌,直到最后昏迷之前,才迷迷糊糊看到身上之人竟然是陌生恐怖的面目。

        她羞愤恐惧之下,思欲自尽,可投缳则白绫自断,欲饮鸩则杯碗落地,屡试皆然,苦不得死。

        两天后,小妾的身体才慢慢恢复过来,可五通神就像是知道一般,当晚又来。王平惊惧不已,躲在屋内瑟瑟发抖不敢再出门。

        自此五通神每隔两三日便会过来一次。王平心中羞甚,没敢告诉家里人,只派下人找来和尚道士做法驱邪,然而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虽然五通神暂时还未加害于他,可他的精神却已经濒临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