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8章 凶案

第28章 凶案

        武大这晚刚与兄弟们喝完酒,醉醺醺的独自一人走在回家路上。此时还未到宵禁的点,但是夜色已深,寻常百姓们早已在家中安睡,街道上空无一人。

        幽静的巷子里,只余他一人的脚步声,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条平日里常走的小路今晚格外/阴森。夜晚的凉风吹在身上,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只觉一阵尿意上涌。

        环视一眼,左右无人,干脆找了个幽暗的角落,掏出家伙开始放水。

        “十六摸,摸到呀,姐儿腿上边,如同白耦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十七摸,摸到呀,姐儿小肚子下边,好似耕牛耕犁田,还有一道茅草沟,哎哎哟,还有一道茅草沟......”

        武大嘴里哼着小曲,感觉体内压力渐渐被释放,浑身舒坦。

        “咦!谁在那边?”

        突然间,武大眼睛大睁,看见不远处黑暗中似乎坐着个人影直勾勾盯着他,身形娇小,竟像是个女子。只是他醉眼朦胧,看不真切。

        武大水放到一半,总不能现在收回来湿自己一裤子,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结束后连裤腰带都来不及系上,提着就跑,可刚跑了几步,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一个女子独自出现在街头,连见他放水也不躲不避,还一直盯着瞧,哪能是什么良家女子,说不定还有机会一亲芳泽。

        要说酒壮人胆,真是不虚。别看武大平日里每天在街上晃来荡去,人见人怕,实际上还真没做过什么坏事,别说欺男霸女的恶行,就是保护费都没收过,最多也就是找家中老父亲强要些钱。

        此时他色心一起,反倒不急着走了,折返走回近处,故作正经问道:“姑娘,你一女子大晚上独自在外可不安全,要不我护送你回家?”

        女子没有答话,静静在暗中坐着。武大心中隐隐感到不太对劲,又往前走了几步,揉了揉眼睛细看。

        阴暗中一个清秀女子衣衫不整地靠坐在墙边,裙下一片狼藉,两眼瞪得老大,表情惊恐,似乎是见过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眼中早已失去了神采。

        武大颤抖着伸手试探了一下鼻息。

        “死......死了。”

        “啊!”他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酒意瞬间清醒,惊恐地迈腿夺路而逃。可方才一直未系上腰带,一不小心踩在裤脚上绊了一跤,重重摔倒在地,裤子都被扯破一大块。

        他此时已经顾不上其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拽着裤腰疯了似的朝远处跑去......

        次日一早,金华县衙内,县令唤来主簿,询问道:“昨晚捉到的那个嫌犯审的如何?”

        主簿回禀道:“一直在喊冤,说自己只是去撒泡尿,女尸是一早就在那的。”

        县令冷哼了一声:“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正巧有一具女尸,他又正巧没穿裤子逃跑被巡逻的捕快撞见?”

        主簿迟疑了一会道:“根据仵作验尸,那具女尸死时最晚不超过戌时二刻,可嫌犯喝完酒已是戌时七刻,之前一直在酒肆中并未外出,有许多人证。”

        县令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么看来还是没有抓到真正的凶手。

        县令名为吴过,人如其名,他这县令当了二十多年,一直以来谨小慎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本以为此生升迁无望,可前些日子听到上头消息,似乎有意将他的位子提一提。

        哪想到这紧要关头竟然发生了城中妇女受淫辱丧命的案件,如今已是第四起。若是没有处理好,他升迁一事恐怕就没有下文了。

        “验尸结果如何,可有什么发现?”

        “还是和前三次一样,除下身轻微撕裂外并无任何外伤,皆是无端毙命。”

        “那尸身呢,家人是否前来认领?问问她家人受害女子最近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死前接触过何人。”

        主簿抬头小心翼翼看了县令一眼,支支吾吾道:“无人认领,怕是……觉得有辱门风。”

        吴县令重重一掌拍在案上,大声呵斥:“一点线索都没有,你叫本官如何查案!”

        主簿被吓得浑身一颤,知其烦恼,建言道:“大人,若迟迟查不出结果,恐城中群情激愤,不如我们把昨夜的嫌犯屈打成招了?”

        吴县令冷冷扫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主簿额头渗出冷汗,却不敢擦拭,一脸紧张地看着县令的脸色。

        吴县令缓缓开口道:“倘若再有凶案发生,岂不是证明我们官府无能,抓错了人!”

        “这......”主簿无言以对,犹豫道:“那我这就去将人给放了。”

        县令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沉思片刻,脸上看不出表情:“先押着吧......”

        主簿松了口气,应声后告退。

        今日陆夕来到书院的时间尚早,来时已有十几个学员,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基本都已认识,互相寒暄了一番。

        对于这些有志仕途的学子来说,除非背后有靠山,否则最重要的关系便是同窗同年,这些皆是不可忽视的人脉,将来入了仕,说不定在官场上能相互帮扶一二,是以都极为客气。

        彼此之间总是笑脸相迎,一片和气,没有哪个恃才傲物的。至于内心是如何想的,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陆夕在修行后,对于科举一途已不是那么热切,可好歹寒窗苦读了十年,放弃终究可惜。而且来此世上,总要体验一番,也是种难得的人生经历。

        没过多久,先生来到,敲响铜锣准备上课。书院里除了督学外,共有六位先生,每人讲课的内容各不同,两月下来陆夕都已见过。

        书院的先生们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授课时语调抑扬顿挫,思路清晰,很会抓住要点。

        陆夕记忆非凡,一堂课下来,先生所讲的知识点基本都能消化吸纳。而其他一般的学子,要是能记住个七八成,已经算是不错了。

        结束了上午的课程,陆夕收拾了一下书本,正要去吃午饭,却被一个学员叫住,神神秘秘道:“陆兄,你和王兄走得近,可知他近日为何没来书院吗?”

        王平家境不错,为人又豪爽大方,与同窗间的关系处的都还不错。

        陆夕摇摇头,说来他从大盘山回来后已有好些天没见过王平了,以为他是受了惊吓卧病在床,也没怎么在意。

        “可能是身体不适吧?”陆夕不太肯定。

        学员凑上前,小声道:“我听说......是中邪了。”

        陆夕闻言双眉微蹙,中邪?莫非是与五通神有关。

        学员解释道:“我也是听人说的,见你平日和王兄关系好,特意来提醒一句,最近可别去找他,免得沾染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陆夕点头道谢,内心却在暗暗思索,看来有必要寻个时间去王平家查探一番。

        他以五雷符重伤五通神,算是结了仇,若真是其作祟,他可不认为对方会就此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