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7章 秽乱

第27章 秽乱

        回到金华城,刚过了申时,夕阳近黄昏,城门未关。家家户户刚吃过晚饭,城内还颇热闹。陆夕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情也终于放松下来。

        车夫先将陆夕送到小院,陆夕道了声谢跳下车。

        王平睡了一路,刚刚睡醒,不过一脸萎靡,精神不振的样子,显然今天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还是惊魂未定的状态,就是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大病一场。

        王平有气无力地对着陆夕道:“朝阳,早知如此我就该听了你的话,不该拜什么山神。你说,它会不会找上门来?”

        陆夕心中也无定论,但是想来那邪祟受了重伤,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来害人,便安慰了几句:“康安兄勿多心,不过是你看花眼罢了。”

        嘱咐了几句车夫,让他将王平小心送回家中。

        车夫拍了拍胸脯道:“陆公子尽管放心,有我在,保管将王公子安安稳稳送到家门口。”

        目送马车离开后,陆夕推开院门,回到了家中。

        小倩早就等候多时,听到吱呀的开门声,一脸欣喜地迎了出来:“公子,你回来啦。”

        陆夕点了点头:“进屋去说。”

        走回自己的房间,解掉外衣随手丢在地上,一头栽倒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小倩见他一脸疲态,衣衫上也破了几个洞,还沾满了泥污,不由好奇问道:“公子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去拜神,怎么感觉像是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陆夕闻言苦笑道:“可不就是打了一架。不过却不是跟人,而是和今天去拜的那个山神,差点就把小命给交代在那了。”

        小倩听闻陆夕此去竟然还真遇到了危险,心中担忧万分,连忙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夕便将今日里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小倩全程听得紧张不已,小手紧紧拽住衣角,尤其是在听到陆夕最后冒着性命危险将自己当作诱饵,才将邪祟打跑时,更是眼角含泪,慌张投入陆夕怀中,环抱住他,自责不已:“早知如此,小倩就该跟着公子一起去的。公子要是有个万一......”

        陆夕轻抚着她柔顺的青丝道:“好了,我这不也没事嘛。”

        小倩在陆夕的怀中微微颔首,将他抱得更紧。

        片刻后,小倩像是想起了什么,思索沉吟道:“五路通神......五通......这邪祟的来历我似乎有所耳闻。”

        陆夕神色一振,急切道:“是何来历?快说与我听听。”

        不知为何,他冥冥中似有预感,这件事情恐怕不会就此轻易结束。

        “我也是以前在兰若寺时,听姥姥她们说起过......”

        原来,在江浙一代曾经有为祸一方的邪神,名五通神,又被称作五猖神,原有五人,皆是修炼有成的妖物,最好淫人妻女。谁家有美妇,辄被淫占,父母兄弟,皆莫敢息。

        五头妖物惹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此时恰有一剑侠路过,闻听此事后,决定出手相助。那剑侠乃是蜀山剑修,剑法玄妙,与五通神大战一夜,五妖悉数被杀,肉身俱毁,只余残魂抱团遁逃。

        须知残魂如无根浮萍,无法久存天地间,终会慢慢消散。剑侠在遍寻无果后,也就任其自生自灭了。

        “没想到时至今日还余有一孽,就是不知其是如何以残魂之躯活下来的。”

        陆夕想起当时见五通神面容诡异,似乎是几张不同的脸拼接而成。猜测道:“会不会是五妖用了什么秘法,将残魂合一而成。”

        小倩蹙眉道:“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可是这样一来,五者合一,必会思维混乱,失去自我。真会有人如此选择吗?”

        陆夕呵呵一笑:“你也说了残魂无法久存天地间,紧要关头,它们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什么自我不自我。”

        小倩点了点头,也不再想这事,对着陆夕甜甜一笑道:“公子今日想必累坏了,不如让我来服侍公子沐浴更衣吧。”

        陆夕对这个香艳的建议十分心动,无奈脸皮薄,只好让小倩早些回房歇息,他自己独自简单洗漱了一番,精神稍稍振奋了一些。

        盘坐于床上,还未开始修炼,念头已经有些飘忽。

        “《大日净世经》是佛门功法,不知破了色戒会不会有什么害处。哎,那段记忆里也没个明确的说法,真是令人烦恼。”

        晃了晃脑袋,将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陆夕取出一张安神符贴于身上,开始了修炼。

        今天的经历让他明白自己的修为着实是不够看,若非比五通神占了头脑灵光的优势,恐会凶多吉少。内心提升修为的念头更加迫切。

        而话说王平回到家中后,便在仆人的服侍中躺下。他老爹小有资产,在金华城里也购置了一处房产,还给他安排了几个仆从照顾他的起居,所以无需睡在书院的寝室中。

        今日他去拜神是为了小考,唯恐此事传到他爹耳中,只说是与同窗出去郊游,连下人都未带上。

        入夜之后,月朗星稀,王平迷迷糊糊躺在床上,隐约间听到隔壁房中传来咿咿呀呀的呻吟声。

        王平一下子被惊醒,他年过三十,早就尝过人伦之事,怎会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

        虽然王父一心想要儿子考取功名,并未给他求娶正妻,但是小妾已先纳了两房,其中一房随着他来到了金华,就住在隔壁房间。

        婉转娇吟像是鞭子般狠狠抽在他心头,王平听得怒发冲冠,没想到这小蹄子胆子如此之大,竟敢明目张胆在他隔壁偷人。

        他气势汹汹地冲到隔壁房间,猛地一脚踢开了房门。

        借着月色可以清楚看到床榻上有两具身体交颈相叠,上面之人肤色较黑,不停耸动,似是没有听见踹门声。

        王平定眼一看,下面被压着的女子正是他的小妾,此刻眼神迷离,口中娇喘连连,手指紧抓着男人的背,似是沉浸在无边欢愉中。

        他目眦欲裂,怒喝道:“奸夫淫/妇!”

        正要冲上前去厮打,上面的男人忽然抬起了头,转脸看着他,嘴角带着淫邪的笑,动作不止,快速冲刺。

        “山......山神!”王平看到这张脸,吓得魂飞天外。眼前一黑,两眼一翻白,直接吓昏倒地,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