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6章 雾中

第26章 雾中

        陆夕心悬到嗓子眼上,飞快后撤,知道这庙中山神定然是邪祟没错了。只是不知王平被其弄去了哪里,是否遇害。

        眼前的邪祟静静看着他后退,并没有跟上来,被拉开一段距离后,人影隐没于雾中,一晃之后消失不见。

        “呵呵呵呵呵……”四周回荡着阴森的笑声。

        陆夕警惕地察看周围,法力运转流入双目,虽然依旧受到了不少限制,可能见范围还是提高不少。

        猛的一道人影自左手边不远处一闪而过,他快速转身戒备,却发现人影早已不见踪迹。

        好快的速度!陆夕心道不妙,唯一的一张五雷符他一直随身携带着,雷霆可以克制邪祟不假,但人影速度快得匪夷所思,若是贸然使用没能打中,也只是白白浪费,一点用处都没有。

        背后突然一阵寒意升起,如芒在背,陆夕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激发了一张金刚符,一道透明光罩瞬间在陆夕周身浮现,给他带来些许安全感。

        “嘭。”

        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陆夕被撞了一个踉跄,光罩一阵闪烁,上面已经出现了裂纹,恐怕撑不了几下就会破碎。

        邪祟一击无果已抽身遁去,再次消失,隐匿于大雾中伺机下一次出手。如同高明的猎手正在戏弄猎物,并不急于捕获,而是在享受狩猎的快感。

        陆夕脸色难看,当猎物的感觉并不好受,金刚符不具攻击性,只能被动挨打,而且身上也仅仅只有三张,用完就没了。一旦失去金刚符的保护,他就只能任人鱼肉。

        此刻白雾弥漫,轻身符也没法用,慌不择路逃跑,若是迷失在山中,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仿佛陷入死局,陆夕一时间竟无破局之法,不由寄希望于舍利子。要是能调动舍利子中的能量,这邪祟也就是一道太阳真火的事情。

        他凝神感应神魂中的舍利子,可令他失望的是,舍利子毫无反应,任他如何感应沟通,没有半点要相助的意思。

        唰!

        迷雾之中,邪祟的身影再次浮现,这一次是出现他的右侧。劲风袭来,陆夕慌忙侧身躲避,怎奈邪祟的速度实在快的惊人,一下拍在透明光罩上,这次的力道比上次更大,直接将陆夕拍飞出去,扑倒在地。

        陆夕猛然起身,戒备邪祟的下一步动作。光罩上的裂纹密密麻麻,承受已经到了极限,再次被击中就会破碎,他心中焦急不已,方寸有失。

        白雾遮挡视线,哪怕陆夕已将法力加持在双眼上,也无法看个真切,只能偶尔瞥见一个黑影在雾气中来回穿梭,一隐一现。心中微微懊恼,如果修成第二境耳识,应当就能听声辨位,即使视觉受限,也可依据听觉判断出邪祟的位置。

        又转念一想,现在问题的关键并非无法知晓邪祟位置,而是即便他清楚知道其动向,也根本无法攻击到它,甚至连闪躲都做不到。

        等等!邪祟移动之时快若鬼魅,他确实打不中它,可若是邪祟不动呢?

        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念头快速流转,电光火石间已有了定计。此计虽然兵行险招凶险万分,但此刻本就是必死之局,不拼死一搏更待何时!

        陆夕心中发狠,他本就是如此,越是到了绝路,越是无所畏惧。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就算是拼死丢了性命,也绝不让对方好受。

        “轰。”

        邪祟眨眼间出现在他的正前方,一道乌光击中陆夕,光罩片片破碎,化作流光消逝在空中,身上已再无半点防备。

        这次邪祟没有再消失,欺身上前,一张血口大开,嘴角直接咧到耳根处,露出尖利的牙齿和猩红的舌头,朝着陆夕的脖子一口咬下。

        眼中泛起贪婪的光芒,它在庙中就感受到陆夕身上浓厚精纯的阳气,早已动了心思,可正午阳光太盛无法出手。没想到天公相助,直接来了场大雨,遮蔽了日光。

        虽然依旧会受到不小影响,可它已经无法忍耐,操控雾气封山,要将它眼里的大补佳肴吞噬。

        此人虽有些手段,奈何修为太浅,最多让它费些功夫,如今已是待宰羔羊,等着它享用。

        邪祟想要欣赏猎物临死前的绝望表情,可一眼看去突然有些疑惑,它从此人眼中竟未看到半分恐惧惊慌,反倒是一脸平静。难道是放弃挣扎了?

        邪祟思维混乱不堪,无法理解,只想快些咬断陆夕的脖子。下一刻,它却惊恐发现自己的嘴竟然无论如何都咬不下去,连身体都无法动弹。

        “呵呵,捉到你了。”

        冰冷平淡的话语自陆夕口中吐出,指尖正夹着一张黄纸点在邪祟的身体上。

        这一把,他赌赢了。此刻,猎人与猎物互换身份。

        方才短短一息间,他想到限制邪祟的行动,新学会的定身符就能起到奇效。昨夜一共画成了两张,一张用在橘猫月半身上,一张还随身携带着。

        不过定身符需要贴身发动,自己的速度跟不上邪祟,就冒险以身作饵,引诱它靠近。

        说来看似轻巧,实则个中凶险不足为外人道。若是出手的时机快了,必会被邪祟发现有所戒备,若是慢上半拍,此时此刻早已人头落地,沦为邪祟血食。

        好在这次运气站在了他这边。陆夕后退几步,再次捏起一道符箓,黄纸上的符文光芒流转,五雷符已被激发。

        只见一道碗口粗细的雷霆电光划破空间,自邪祟无法闭合的口中贯入体内。邪祟浑身上下自内而外冒出条条细微的电花,炸出无数道伤口。

        身上的定身符在电光火花中化为火焰被损坏,邪祟重获了对身体的控制,它的口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化作一道残影远遁。

        陆夕眉头一皱,这邪祟体内硬吃一道雷霆竟然未死,看来道行不浅。不过必然受了重伤,无力重返。

        随着邪祟遁逃,周围的浓雾也被山风吹散变得稀薄,最终消散开去。视野重新变得开阔,陆夕看见王平正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上前一探鼻息,轻轻松了口气,还活着,只是昏迷了过去。

        王平在他的摇晃下醒了过来,甫一睁眼就惊恐大叫。待看眼前之人是陆夕后,一把死死抓住他的胳膊,哭喊道:“朝阳,朝阳,真的是你吗?救救我,这里有鬼!”

        陆夕安慰道:“康安兄莫慌,没事的。发生了什么?”

        王平哆哆嗦嗦地说道:“刚才我一路跟在你身后,可走着走着发现你不说话......我心中害怕拉住你,可谁知......你一回头却是山神像的脸,我......我就吓晕了过去。”

        又一脸紧张地问道:“你没遇到吗?”

        陆夕摇摇头:“康安兄,你恐怕是太紧张出现了什么幻觉。我走了一会雾气就散了,回头却没见你,就回来寻找,发现你晕倒在此处。”

        他无法对王平解释自己会法术的事情,索性就扯了个谎。

        “是......是吗。”王平仍旧十分不安。

        陆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多想,走吧我们下山。”

        王平指着自己战战发抖的腿,语带哭腔:“我腿软的厉害,站都站不起来。朝阳,你可别丢下我啊。”

        陆夕叹了口气:“我背你下山吧。”

        好在下山比上山好走得多,陆夕背着一个人也还能坚持,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山脚下。

        车夫赶紧迎上来,边将王平从陆夕背上扶下,边说道:“二位可算是回来了,之前大雨倾盆,我还担心你们被困在山里。王公子这是怎么了?”

        陆夕不欲多说,喘着粗气道:“没事,下雨路滑,摔了一跤。我们赶紧回金华。”

        他招呼车夫一起将王平搀扶到马车上,自己也是累得瘫坐在车上,今日的一系列遭遇令他身心俱疲,不多时便沉沉睡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一团黑影正依附于马车底下,随着他们一同回返了金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