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4章 拜神

第24章 拜神

        盛夏的天亮的早,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风儿带着微微暖意吹着,阵阵蝉鸣借着清风传出去老远。

        橘猫月半趴在院子里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时不时用粉红的小舌头在自己身上顺一下毛。

        突然,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停下动作一脸警惕地东张西望,可院子里除了它以外并无任何人。

        月半心中暗暗疑惑,奇怪,它明明闻到了陆夕那个讨厌鬼的味道,似乎还离得很近,可为何找不到他人。难道是自己太多疑了?

        它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不再多想,长长伸了个懒腰又重新趴在地上,眯起眼睛享受起清晨温暖而不火辣的阳光。

        忽然间,一张黄色符箓凭空出现,一下子贴在了橘猫的身上。月半猝不及防下被贴了个正着,瞪大了眼惊恐万分,想要拔腿逃跑,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动弹不得。

        陆夕从身上取下隐身符,身形显现,看着一旁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的橘猫,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这几日新学了两种符箓,其一名为定身符,可使受符者定在原处,无法行动,持续的时间因人而异,若对象只是毫无法力在身的普通凡人,估计能定上半日。可若是对邋遢老道士那样修为高深之辈,恐怕连一息时间都无法维持。

        另一种则是隐身符,功效十分简单,能使人隐匿身形,不为人所见。不过也有不小的缺陷,只能欺骗他人视觉,却无法隐藏自身气息,刚才他就差点被月半给发现了。

        昨夜他成功画出了这两种符箓,今早便迫不及待的在橘猫身上试验了一番,效果还是令他相当满意。

        陆夕嘿嘿一笑蹲下身来,对橘猫上下其手摸了个爽,完事后神清气爽,心满意足地走去厨房准备早饭。他觉得这只小肥猫似乎对他有很大意见,平日里对着小倩十分乖巧,可他一靠近就立马逃开,碰都不让他碰一下。不就是揍了它几下嘛,至于记恨那么久吗?

        养猫若是不能用来撸,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月半满眼的不可思议,内心深深绝望,感觉自己怕是不干净了。哪怕连陆夕取下了它身上的定身符,也呆呆地愣在原地,想着这身毛是不是不能要了。它觉得陆夕似乎对它有很大意见,整日想着欺负它。不就是偷吃了他一条鱼嘛,至于记恨那么久吗?

        陆夕刚用过早饭,就听到有人敲门,还在门外呼喊着:“朝阳,朝阳,在家吗?”

        声音听着耳熟,陆夕打开门一看,却是书院的同窗,王平。

        王平,字康安,乃是陆夕隔壁村上的秀才,年过三十,比他早几年就进了北山书院。因为两人所在的村子相邻,算是同乡,平日在书院里走得比较近,关系还算不错。

        “康安兄,大清早找我所为何事啊?”

        今明两日是书院月假,不需上课,不知王平怎么就找上了门来。

        王平道:“朝阳你莫不是忘了?上周我们可是说好,今日休假去大盘山拜神的。”

        闻言,陆夕一怔,接着一拍脑袋想了起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王平的父亲是当地的小地主,家境还算殷实。他父亲做梦都盼着家里能出个当官的,光耀门楣,对王平抱了极大的期望。可王平的才能只能说是一般,考了十几年才堪堪过了童子试,成为秀才。

        七月底书院将会有次小考,检验下学生的水平。他已经接连在几次小考中垫底,若是这次再考差了,按他的话讲恐怕会遭到其父一顿暴打。

        王平心急不已,不知从哪听说了大盘山的山神庙极为灵验,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当下决定死马当作活马医,硬拉着陆夕说要一起去山神庙拜神许愿,保佑他这次小考能够顺利过关。

        陆夕只当他开玩笑,毕竟山神哪还有管学业的,真要求神也是去文昌帝君庙才对。当时坳不过王平,随口答应了下来,转头就已经抛在了脑后。没成想王平竟然还是认真的。

        王平脸色有些不大好看,闷闷不乐道:“朝阳,你该不会是戏耍为兄吧?”

        陆夕苦笑,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只能忠人之事陪他走一趟,就当是游山玩水了,开口道:“哪能啊,康安兄,我们何时出发?”

        王平神色转怒为喜:“就现在,大盘山离得可不近,去晚了恐怕今晚回不了城。”

        大盘山位于金华城西北方向,距离不近,坐马车都要两个时辰的路程。

        陆夕点点头,回屋嘱咐了小倩一声就出了门去,王平为了此行早已租好了马车,之前就是乘着过来的,此时正停在门口,人已经站在马车边等他。

        见陆夕出了门来,催促道:“朝阳,赶快上车。”

        陆夕关上了大门,与王平一道坐上车去,见车里早已备好了香火蜡烛,还有不少吃食,看来王平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说来好笑,读书人不语怪力乱神,可如今王平为了能够顺利通过小考,却要去求着神灵保佑。

        赶车的是个憨厚壮实的汉子,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皮肤黝黑,手里拿着一根短鞭,见两人上车后,嘴里吆喝一声:“两位公子坐稳咯,咱们这就出发。”

        说着,手中鞭子轻轻一挥,唰地抽在马上,马儿迈步拉动车子,朝着城外行去。

        出了城后全是泥路,地面变得颠簸,哪怕坐在车里也不太舒服。王平手持书卷,准备临时抱抱佛脚,万一那山神庙要是不灵,最后还是得靠自己。陆夕则是斜靠着闭目养神。

        王平看了一会书,被颠得快要吐了出来,不得不放下了书籍。可又闲不住,便问陆夕:“朝阳,对于这次小考,你可有把握?”

        陆夕睁开眼,想了想:“大概有七八分把握吧。”

        不是他自大,小考本来也就考些背诵理解,以他如今神魂通透,思维敏捷,根本难不倒他。

        王平闻言喟叹:“若是愚兄有你一半聪慧,也用不着求什么神拜什么佛了。可恨我老爹,非要我读书当官。让我安安心心继承家业不好吗?”

        他知道自己水平有限,连考上秀才都是占了一半运气,想要中举何其困难。如今不过是在老爹的逼迫下硬着头皮读书,心中反感更加难以上进。

        陆夕听得哑然失笑,也只好随口劝慰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