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9章 巨富

第19章 巨富

        陆夕刚刚走进云水斋,就被掌柜发现,飞奔过来亲切拉住他道:“陆公子啊,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陆夕被他的热情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露痕迹地抽出手问:“掌柜的,可是我的字卖出去了?”

        “对啊,正要给你报喜呢!一幅已经卖出去了,你猜卖了多少?整整五百两!”掌柜伸出一只手展开,在他眼前来回比划。

        陆夕听得也是心脏砰砰直跳,他原以为能卖个十几二十两就差不多了,哪知道整整翻了几十倍。

        这样算起来,他可是赚了二百五十两银子。嗯......虽然不太好听,但足够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开销了。

        陆夕出言感谢后,疑惑道:“谁会没事花这么大价钱买我这幅字?”

        掌柜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是个贵气老者,以前没见过,应该不是金华本地人。不过我看那穿着,那气度,那手笔,绝对不是普通富豪财主。对了,客人还说想见一见公子。”

        说完便将地址告诉了陆夕。

        “那客人当时说在金华会住上几日,现在已经过去四天,公子若打算一会,可得尽快。”

        陆夕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他也对这个重金买他字的客人颇为好奇。

        今日书院下午无课,原准备买好材料后在家中画符,现在他打算先过去见见这位老者。

        在云水斋买了些朱砂和黄纸,让伙计包好后从寄售所得的费用中扣除。

        掌柜说要直接送他,可在陆夕的再三坚持下还是收了十文钱,将剩下的银钱给了陆夕,他微微松了口气,这下总算不是二百五了。

        刚一出门就被掌柜叫住,掌柜犹豫了一会说道:“陆公子,若是有其他作品以后也可以拿到我们这寄卖,今后你的寄卖品我们云水斋只抽三成利。此外......公子以后还是多写些诗吧,这天道酬勤实在是不好卖啊!”

        陆夕闻言略有尴尬,摆了摆手算是知道了。

        顺路回到家中,将东西放下,稍作准备就前往拜访那位客人。

        客人所给的地址在金华城的南城区,那儿住的人非富即贵,一路行去皆是高墙大院,阔气非凡,算是古代版的富人区。

        走到目的地后,只见一个高高的朱红色大门,门口立着两尊石狮,异常气派。门上的牌匾写着“沈府”二字。

        陆夕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遍,金华有名气的富商豪门,似乎没有姓沈的。看来确实如云水斋掌柜所言,不是金华人。

        陆夕走到朱红大门前,轻扣铜制门环,很快便有门房打开了门。

        在说明来意后,门房请陆夕稍等片刻,进去通传了一声后将他带到了会客厅。

        此时主人还未到来,有下人请他上座,先为他奉上了茶点。陆夕谢过后品着茶,打量起了厅内的布置。

        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金漆玉砌,雕梁画栋,反而充满了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四面墙上挂着不少字画,其中不乏名家孤品。

        他的那幅字也在其中,可是与边上的相比就显得有些平平无奇了。

        陆夕疑惑更深,并非他妄自菲薄,只是实在想不出此间主人看中了哪一点。

        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留着短须,身穿华袍的老者从侧厅走了进来,歉意说道:“方才正在处理事物,让陆公子久等了。”

        陆夕站起行了一礼:“老先生客气了。”

        两人一番寒暄后,陆夕开口问道:“还未请教老先生名讳。”

        “老夫沈万山。”

        “江南首富沈万山,沈老先生!”陆夕惊呼出声。

        他会有如此反应,实在是沈万山这个名字太过响亮,在大晋王朝随便拉个人出来没有不知道他名号的。

        沈万山的发家史极具传奇,祖上世代贫农,他以躬耕起家,攒下第一桶金后投入商业,凭借着出色的商业头脑,不断扩大自己的资产。只用了短短几十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商人做到了如今巨富,产业涵盖了粮食、丝绸、瓷器、茶叶、田产等诸多方面。

        沈万山呵呵一笑:“看来公子听过我的名字。首富之称不过是朋友们抬爱,老夫愧不敢当。”

        “沈先生谦虚了。”

        沈万山笑着摆摆手,看着陆夕道:“陆公子可知我为何要见你?”

        陆夕摇了摇头:“正有此疑惑,以沈先生的眼界,怕是看不上我的字,却为何又要花五百两买下,实在令我费解。”

        沈万山将陆夕领到他的字作前,指着上面的字说道:“陆公子年纪轻轻,能在书法上有如此造诣,已经颇为难得。不过恕老夫直言,仅仅凭这字,还当不得五百两。”

        陆夕点了点头,听着沈万山继续往下说。

        “可公子的这首诗,却是令老夫深受感触。”

        沈万山叹了口气:“公子想必也听说过我的生意。”

        “略有耳闻。”陆夕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大体上还是了解的。

        “我沈家产业遍及天下,表面上风光无限,实则如履薄冰,有着诸多限制,一招不慎便是满盘皆输。能维持如今的局面已是不易,百尺竿头想要更进一步却千难万难。”

        虽没有细说,但陆夕还是隐隐有些听明白了。凭沈万山如今的财力地位,能够让他如此小心翼翼对待,恐怕这压力还是源自于朝堂之上。自古以来,那些富可敌国的豪商,没几个能有好下场的。哪怕你安安分分做生意,可宫里那位不这么想啊。万一动了心思,起兵谋反,要钱有钱,要粮有粮,必将引起大乱。

        大晋虽然鼓励经商,甚至官府还有诸多扶持,但那只是对底层的小商人。而像沈万山这样的巨商,生意做的越大,朝廷越是忌惮,越要千方百计打压。

        沈万山接着说道:“老夫倒是无所谓,但手下那么多人指着我吃饭,总得为他们谋条出路。”

        “故老夫决定,与海外通商!”一句话说出,清瘦的老人身上竟然升腾起磅礴的气势。

        这就是他为何会在看了陆夕的那首诗后心有感触。若是无法更进一步,他的事业必定会如同依山而尽的白日般,在辉煌中落下帷幕。而他早已将目光放在千里之外,欲随黄河入海,奋力一搏,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