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符箓

第18章 符箓

        下午授课的先生与上午并非同一人,讲的内容也不同,可陆夕心中惦记着那本书,有些无心听讲,课一上完便迫不及待回到家中。

        与小倩打过招呼后,就将自己关进了房间,将那本破旧不堪的书籍拿了出来。

        厚厚的一本,封皮皱巴巴的,已经缺损了一个角,还沾了一大块油渍,陆夕头上冒出黑线,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珍贵之物的样子,该不会是老道士随便给了本书糊弄他吧。

        书的名字更是朴实无华,《符箓大全》是也,听起来就和《菜谱大全》差不多。

        邋遢道人要是知道了他的想法指不定会气出高血压,这可是他花了上百年时间精心整理编制而成。竟然被陆夕当成《菜谱大全》一样的东西,简直是不知好歹。

        翻开书一看,里面的内容却是让陆夕眼前一亮。书中不但收录了各式符箓,上到呼风唤雨、驱神役鬼,下到治病袪邪、消灾降福,应有尽有。还详细记录了绘制之法。

        要知符箓可不是随便乱画,模仿其形就可以制成。画符之法成百上千,有的要掐诀存想神灵随笔而来,有的要步罡踏斗,口颂咒语……就是在运笔方面都有讲究,程序之繁,足以令人头晕目眩。

        故有言曰:“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

        寻常修士能知道一部分符箓的绘制方法已经很了不得了,而这本书却收录了绝大部分流传于世的符箓成书,足以称的上是符箓的百科全书,放到外界去恐怕会引起修士拼命抢夺。

        陆夕也如获至宝,他现在的法力实在太少,而《大日净世经》中种种法术神通虽然威力极大,却也消耗甚巨,不是现在的他可以使用的。总不能每次危急时刻都指望舍利子。符箓之道却完美解决了这个难题。

        画符就相当于将平时的法力储存在符箓中,需要的时候直接拿来用就可以,大大弥补了法力不足,缺乏对敌手段的短板。

        陆夕恨不得现在就开始绘制,但是却缺少画符所需材料。

        符无定形,以气而灵,修到深处甚至可以凌空画符,不假于物。但初学者还是需要辅以朱砂、黄纸等物,以提高制符成功率。

        这些东西云水斋都有,朱砂本就是作为颜料的一种,黄纸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但现在已过了黄昏,云水斋早就关门了,陆夕也只能打消冲去购买材料的念头。

        深吸一口气,他知自己心有些乱了,其实一开始练习,重要的还是先熟悉符的运笔之法。一张十分复杂的图文需要一笔画完,中间稍有停顿就是前功尽弃变成废纸。

        这是熟能生巧的事情,需要日以继夜的练习。好高骛远只会有害无益。

        陆夕在心中下定主意,先熟悉掌握一些符箓的运笔之法,在此之前先不尝试绘制。

        他拿过笔,开始在纸上练习。符箓的种类太多,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练习,他在挑选后选定了几种符箓。

        安神符,功效比较简单,可以让人心神安定,用以辅助修炼,也是最简单的符箓之一。

        金刚符,使用后在周身形成一道屏障,可以抵挡一定程度的伤害,具体取决于画符之人的修为。

        五雷符,杀伤性符箓,召唤天雷攻击目标,是妖物鬼类的克星,对人伤害也是极强。对法力要求不高,但是绘制难度极大。

        轻身符,贴在身上可使体态轻盈,提高奔跑速度,万一遇到了无法抵抗的危险,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不失为最佳的选择。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陆夕的生活开始变得忙碌起来,白天要到书院里上课,没课的时候就在家中练习画符,晚饭后则是修炼《大日净世经》,神魂中的小太阳在经过这段时间的修行后也变大了一些。不过修炼虽可以一定程度上替代睡眠,但以陆夕如今的修为,一次两次还好,长期下来会对神魂有所损伤,反而得不偿失。所以每天还是需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

        日子过得也算潇洒自在。小倩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张古琴,在他闲暇时便为他抚琴,两人时常谈天说地,小倩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不同以往在兰若寺里的强颜欢笑,而是发自内心。

        宅子也一直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陆夕早就把闹鬼一事抛在了脑后。

        他感觉对那几张符箓已经十分熟悉,再过几天就可以尝试绘制了。到时先去云水斋一趟,买些材料,顺便看看自己的字作售卖出去了没。

        而他不知道的是,今日这云水斋里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

        客人是位清矍老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显得平易近人。身上穿着明黄锦缎长衫,袖口处镶绣着金线祥云纹,腰间金色白玉腰带,上挂一块成色极佳的墨玉。一身打扮华贵异常,光腰间的墨玉价值就恐怕不下千两。身后则跟着一个四五十岁年纪青灰色短装的仆人。

        云水斋掌柜一眼就看出老者绝对是个大主顾,赶紧迎上前来,满脸堆笑道:“我是这云水斋的掌柜,客官有何需要?”

        老者并不倨傲,朝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并未答话,背负着手在铺内走动起来,一幅幅浏览起墙上的书画。看着看着眉头却不由自主的慢慢皱了起来。

        他从杭州来金华城是为了谈一桩大生意,如今生意基本谈妥,偶有闲心,听说了这云水斋是金华城中最有名的字画铺,珍品不少,就特地过来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入眼的字画。

        可一看之下发现里面的字画虽然水平尚可,但还难入他的法眼,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觉得这云水斋多少有些名不副实。

        掌柜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差,知道这大堂中的字画恐怕这位客人都看不上,就差人取出了一幅精心保管的长轴,在老者面前铺开。

        “客官,这幅字乃是当世名家韩半石的作品,是小店里最为珍贵的藏品,不知您看如何?”

        此时店内的其他客人们也都围了上来,直呼大开眼界。这幅韩半石的字是云水斋的镇店之宝,平时不轻易示人,今日有缘得见心中皆是庆幸不已。

        掌柜手捋长须微笑,心中不无得意,自觉成竹在胸,却听到老者的话音传来,一阵错愕。

        “韩半石是书道大家,他的字自然是极好,不过却不是我想要的。”

        他家中藏品众多,韩半石的作品没有十件也有七八件,甚至其中还有几件是韩半石亲自写了送给他的。若仅如此,今日想必是没什么收获了。

        刚准备要离开,眼神却突然被墙上的一幅字给吸引住了,驻足开口问道:“这幅字卖价几何?”

        掌柜看了一眼,却是陆夕的那幅《白日依山尽》,心中感到疑惑,在他看来这幅字虽好,比起韩半石来却还远远不如。

        “这幅是别人寄售在小店的,价格的话......”掌柜迟疑了一会,伸出五根手指,欲报价五十两,这还是看在了诗的份上。心中也做好了客人还价的准备。

        诗是好诗没错,但别人若要照抄着写一幅字实在太简单不过。

        还未开口,就见老者点了点头,转头对仆人说道:“阿福,给他拿五百两。”

        掌柜脸上呆若木鸡,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没想到老者非但没还价,反而给他翻了十倍。傻愣愣地接过银票,内心一阵狂喜。

        大主顾,这绝对是天大的主顾!

        一拍脑袋,又赶紧把陆夕写的《天道酬勤》取了过来。

        “客官,这幅也是同一人所写,您看?”

        老者扫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摇了摇头,看着作品上的落款又问掌柜:“这陆朝阳是何人?这首诗可是他所作?”

        掌柜见他没看中,十分失望,不过还是思索了一番道:“是位年轻公子,据说诗也是他作的。”

        “我欲与他见上一见,劳烦掌柜代为传达。”

        掌柜有些为难道:“这......那公子是第一次来寄售,我也不知他家住何处。”

        “无妨,既是寄售总会过来,我在金华还会小住几日,掌柜的若是遇上了他,就请他来这个地址找我。”

        嘱咐完后,便带着仆人坐上了门外的华贵马车,消失在了街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