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6章 老道

第16章 老道

        第二日陆夕起了个大早,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早早赶到了书院。

        昨夜里一直在修炼,连觉都未睡,可是身体上却没有感到半分疲惫,反而比睡了一觉更精神,令他不禁感叹修炼之道的神奇。

        北山书院内的一处院落中,几十个年轻人围在一起,都是书院的学生。此时还未上课,众人便在一起等候。

        虽然科举一途不限制年龄,考场中甚至可以看到七老八十的鹤发老翁和年轻人一起参加科举。

        但这些人大多考了一辈子,本身并无多少才华,不然早就考上了。能考到现在全凭着心里的一股劲,即使侥幸中举了朝廷也不会用。

        北山书院作为官学,目的是为了给朝廷输送新鲜血液,自然不会招收年纪过大的学生,要是过了四十岁还未考中,大多都会劝退回家。

        曾经还发生过学子被退学,羞愤不已,自觉无颜面对家中父母,一时想不开跳河自尽的事。

        其实秀才也不一定要进官学,大晋文风盛行,各地私学也是多不胜数,只是在花费方面比官学高了不少,若是手头拮据,是进不了私学的。只能留在家中自学,但没有老师带领,接触不到各种科举资源,想要高中实在是千难万难。

        当然此时能站在这个院中的年轻人个个都是意气风发,三五成群或是交流诗词歌赋,或是谈天说地针砭时弊,高谈阔论声不绝于耳。

        陆夕进来后,因为无人相识,独自一人站于院中。

        有几个学子注意到他是生面孔,时不时冲着他的方向望过来,小声相互交流着。

        陆夕倒是不太在意,他正在欣赏院中景观。江南本就园林盛行,这书院中的布置也是十分雅致。

        只见佳木葱茏,奇花闪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开阔,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

        陆夕一时沉浸在美景中,直到一声锣声响起,才随着众人一同进入屋内。

        屋内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桌椅,老师正站在台前等待。今日讲课的老师是一个年纪挺大的老学究,早年也曾中举做过小官,年纪大后就辞官回家,在书院中做了个教书先生。

        他已听督学说过陆夕的事情,此时见到也不觉的意外,冲陆夕点点头。

        陆夕行了一礼后就在台下找了个位置坐下。

        “今日我们要讲的是《礼书》第二卷第八章。夫礼,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

        一部《礼书》,讲的是礼仪规矩,前朝时期礼崩乐坏,圣人著书,提倡克己复礼,说明了礼仪制度对维系社会各阶级等级制度的重要性,还记录了五花八门的各式礼仪,严格规定了什么身份在什么场合要做什么样的礼。

        陆夕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礼仪样式只觉头皮发麻,这个时代读书的目的就是入朝为官,官场上最重脸面,对礼仪颇为讲究,书院里面当然是要进行教授的。

        很快一上午的课程就在“之乎者也”中过去了,学子们在向老师行过礼后就陆续而出。老学究叫住了陆夕,告知他之前落下了几个月的课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课后单独过来找他。

        陆夕自然是连连感谢。

        书院里不安排餐饭,学生需要自行解决。其他的学子三三两两和相熟的同伴一起往书院外走去找地方吃饭。

        陆夕人生地不熟,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想找个吃饭的地儿。今日下午还有课,回家煮饭太费时间,反正小倩平常也无需吃饭。

        这正午的集市上十分热闹,各种摊贩的叫卖声混杂着路人的还价声,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

        走着走着,却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声音喧哗,陆夕好奇地凑上前去看热闹。

        人群的中间是一个穿着粗麻衣的中年汉子,正推着一车桃子在售卖,桃子个头不小,青中带红,看上去十分可口诱人。

        但围着的人群大都不是为了买桃,而是和陆夕一样在看热闹。这装桃的车边正赖着一个衣衫破旧的邋遢老道士,在向汉子讨要桃子吃。

        “赶紧走开,不要耽误我做生意!”汉子的脸色不太好看,这老道士已经在车边徘徊了大半天了,一直伸手要他给个桃子吃,怎么赶都赶不走,反而引来了许多人围观,弄得他生意都没法做。

        老道士身上的道袍破破烂烂,到处打着补丁,头发披散,脏兮兮的像是粘着一层灰,此刻抬着一只干瘦的手对汉子道:“居士你行行好,老道已经好久没吃过桃子了,实在馋这滋味。”

        边上一个围观的妇人看不过去,开口道:“你这车上少说也有上百个桃子,你就给他一个吃吃不就得了。”

        “说得轻巧,我这桃子是拿来卖钱的。你这么好心,怎么不买个给他?”汉子涨红了脸吼道。

        那妇人听完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她也不过是慷他人之慨,真落到自己身上,也不想平白花这冤枉钱。

        众人吵吵嚷嚷闹作一团,陆夕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挤出来,冲着汉子问道:“你这桃子多少钱一个?”

        “五文钱一个。”汉子见终于有人要买桃子,也不理身边吵吵的人,赶忙回答道。

        陆夕拿出五枚铜板,在车上挑了个又大又红的桃子递给老道士,他见老道士样子可怜,心生怜悯,索性买了个桃子送与他吃。

        老道士凝神看了一眼陆夕,呵呵笑道:“老道谢过公子。”

        接过桃子,转身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老道感谢诸位方才仗义执言,这摊主小气不肯请老道吃桃,老道我却不吝啬,愿请诸位一同吃桃。”

        众人哄堂大笑,有人开口问道:“你这道士也只有一个桃,自己还不够吃,怎么请我们?”

        老道士微微一笑不作回答,自顾自剥开了桃子皮,桃肉白里透红,咬上一口汁水横流,不多时便已经吃完,只留下手中一颗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