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4章 字铺

第14章 字铺

        宅子因许久未有人住,积攒了不少落灰,陆夕和小倩两人简单打扫了一番,期间两人十分默契的没有提昨晚之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整理一新后,陆夕便让小倩留在家中,自己独自前往了金华城中的字画铺,先做些了解。

        前世五六岁时,陆夕调皮偷偷跑去福利院院长的办公室玩耍,正巧看到院长在写字。年幼的陆夕一下子就被这龙蛇竞走的艺术吸引住了,院长见他喜欢,就开始教他书法。

        他也学的认真,一练就是十几年,大大小小的业余书法比赛也获了不少奖。甚至出于对华夏古典文化的喜爱,连大学报考的都是中文系。

        陆夕临摹学习过不少名家字体,其中独爱王羲之的行草,造诣上也是最深。在穿越后,提笔写字都得用毛笔,写的多了,在书法一道上的心得体会也越来越深。

        连老秀才都夸他的字已是“风骨自成”。

        这金华城里最大的字画铺叫做“云水斋”,取一笔而下,行云流水之意。位于金华城的中心地段,名气极大。店内墙壁上挂满了一幅幅书画,供客人挑选。

        陆夕到来时,店内已有不少客人,站在书画下面观赏,遇到喜欢的就叫伙计拿下来细细品鉴。若是看对了眼,便会花钱买下。

        陆夕进入店内,寻着掌柜的方向走去。

        这掌柜也是一个秀才,考了几十年没考上,便也死了心。凭着一身书画功底,被这云水斋聘来写字作画,这墙上就有不少字画是他所作。后来又因能说会道,善于察言观色,当上了掌柜。

        他见陆夕衣着虽朴素,但举止大方,风度翩翩。当下也不敢怠慢,迎上前问:“这位公子可是要买些字画?”

        陆夕开门见山道:“掌柜的,不知你们这可否寄售字画。”

        “是寄售藏品还是自己的字画?”

        陆夕答道:“是我自己的字。”

        掌柜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夕,见他年纪尚轻,颇有些为难的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帮人寄售也是有要求的,若是水平不够,是不会收的。”

        陆夕笑着说:“这是自然,不知这寄售费用如何定?”

        “寄售的书画,每幅需要缴纳五十文的上架费。若是卖出去了,所得收益五五分成。要是长时间卖不出去,书画可自行带回,不过这上架费是不会退的。”掌柜回答道。

        陆夕听完点了点头,他原想着写上十几二十幅,总有一幅能卖出去的,可如今看来怕是行不通,还是要贵精不贵多。

        接着又问道:“那这寄售作品又是如何定价?”

        “卖家可以自行定价,若是信得过,也可由我云水斋根据字画的水平代为定价。”

        掌柜又解释了一番,若是自行定价,将原本只值一两银子的作品标为十两,遇上了不懂行的可能会大赚一笔,当然也可能永远卖不出去。

        而若是交由云水斋定价,店家会依据书画的水准,作者的名气,凭经验定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更易售出。

        陆夕了然后,在铺子里买了几张上好的宣纸,一叠毛边黄纸,以及笔墨砚。云水斋除了售卖字画,也兼卖笔墨纸砚文房四宝。而他的那些东西早就随着书匣一起遗落在了兰若寺中。

        掌柜的看着陆夕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他见过不少像陆夕一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书生。自以为在书画上有几分造诣,便急不可耐的将自己的作品拿来出售,想要获得认同,结果大多是无人问津。

        陆夕提着小包裹,先去了趟客栈,拿上衣物后便退了房,一路回到了小院中。

        将东西铺开在桌上,他打算趁着今日还有空闲,先写上两张拿去云水斋寄卖。

        小倩见他要写字,乖巧地过来替他研墨,着实让他体会了一把红/袖/添香的滋味。

        陆夕先是在黄纸上写了大半个时辰,熟悉了一下新笔的手感,觉得差不多了,就将一张正方形纯白宣纸对裁开,分为两张。

        将其中一张铺好在桌上,凝神静气后,沾墨落笔,一气呵成。

        正是一幅“天道酬勤”。

        作为常见的醒世格言,不少人都会在书房里挂上一幅,以提醒自己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在陆夕看来需求量很大,应该会比较好卖。

        铺好第二张纸,陆夕沉思了片刻,挥笔写下了一首诗。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写的是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用的是行书,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将诗中的胸襟抱负和磅礴气势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个世界没有历史上那些熟悉的朝代,也没有那些熟悉的诗词名家。虽也有不少传世名作,但却和前世流传截然不同。

        这一幅与其说是卖字,更不如说是卖诗。

        陆夕写得酣畅淋漓,只觉意犹未尽,恰好看到身旁少女清冷的模样,便又裁了张不大的方纸,凝神写了起来。

        这次,用的是小楷,写的是一首小诗。

        写完后,前两幅墨迹已干,陆夕将之卷起拿在手中,前往云水斋。

        出门前,他驻足回首,微笑道:“小倩,桌上的那幅是送你的。”

        小倩有些惊讶,待陆夕走后,拿起宣纸,轻轻念出了声:“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她怔了怔,诗中写的,不正是自己吗?

        “只羡鸳鸯……不羡仙。”她的美眸中泛起晶莹泪光,口中喃喃。

        原来,自己的心意,公子是知道的……

        陆夕一路匆匆赶到了云水斋,掌柜见他才小半日时间又去而复返,有些惊讶:“公子这是带着墨宝来了?”

        “是啊。还请掌柜的指教。”

        掌柜伸手接过一幅,原不太抱什么期望,却突然眼前一亮,开口夸赞道:“好字!没想到公子年纪轻轻,在书道上会有如此造诣!只是……这内容上太过普通了些。”

        接着拿起第二幅看了起来,微微有些失神,口中连连叹道:“好!好!好!字好,诗更好!不知这诗可是公子所作?”

        他也是读书人,虽无什么才华,作不出好诗,却不代表不会品鉴。在他看来,这是一篇足以流传千古的佳作。

        陆夕有些脸红,但不好解释,只好说道:“算是吧。不知这两幅能否达到寄售的标准?”

        “足够了,足够了。公子打算如何定价?”掌柜连连点头。

        “就由贵店代为定价吧。”

        掌柜眉开眼笑:“好好,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掌柜心中大喜之下,直接连装裱成轴的费用都给免了。

        签好寄售协议后,陆夕从云水斋出来,抬眼望着火红的骄阳,长长舒了口气。

        眼下杂事都已解决,今晚便开始尝试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