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1章 鬼宅

第11章 鬼宅

        从书院出来时已是饭点,陆夕闻着香味,在街边看到了一个炊饼摊,摊子简陋,买的人倒不少。

        陆夕走上前去问道:“这饼怎么卖啊?”

        摊主是个年纪颇大的老汉,肤色黑黝黝的,此时正将一张烤好的饼递给客人,闻言开口回应:“一文钱一张。”

        陆夕要了两张,接过热呼呼的炊饼咬了一口。这饼没什么馅料,只是在烘烤前抹上了一层葱油,吃起来却是香酥可口。

        陆夕边吃边夸赞:“老丈,你这饼味道不错啊。”

        老汉听得咧开嘴笑起来,皱纹挤在一起,嘴里还缺了一颗门牙:“我这摊子支了十几年了,来吃过的客人都夸好噻!”

        老汉瞧着陆夕是从北山书院出来,又文质彬彬,就问道:“公子可是这书院的学生?”

        见陆夕点头,叹口气说道:“读书好啊,我家孩儿要是能像公子这般有出息就好了。”

        陆夕吃着炊饼和老汉闲话,却见几个地痞流氓模样的青年朝着这边走来,街上的行人纷纷避之不及。

        领头的青年走到摊前,大声说着:“爹,赶紧给我拿些钱,我要和兄弟们去喝酒。”

        老汉慌忙护住装着铜钱的匣子,气愤道:“又要和你的狐朋狗友去喝酒?这个月都喝了几回了。”

        复而又是一脸哀伤:“儿啊,爹老了不中用了,就想趁还能干得了活,存些钱给你讨个媳妇儿。你这成天在街上晃荡来晃荡去也不是个事。”

        青年听着老汉的话,只觉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猛地一脚踹在摊子上,一把夺过钱匣将里面的铜钱倒在手中,骂道:“老东西,不就找你拿点钱,哪那么多废话!”

        陆夕见此忍不住站上前,怒喝道:“你这泼皮,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青年看他气度不似普通人,此时怒目而视别有一番威严,一时有些吃不准陆夕的身份,色厉内荏说着:“老子和我爹要钱,关你屁事。”

        老汉怕两人打起来,赶忙拉着陆夕护在身后道:“公子,算了算了,由他去吧。”

        青年冷哼一声,随手将钱匣丢在地上,带着几个混混扬长而去。

        陆夕默默帮老汉捡起地上的钱匣,放在摊子上。老汉弯腰,心疼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几张饼,拿手拍了拍灰,用布包起放到一旁,对陆夕说:“让公子见笑了,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公子莫与他一般见识。”

        陆夕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清官难断家务事,方才他也是看不下去,一时气愤才出言训斥。

        遇见了这事,陆夕也没什么心情在城里闲逛了。先回了客栈打算问问掌柜哪里有房屋出租。

        北山书院的学生大多都非金华城人,有许多是和陆夕一样从乡镇而来。所以书院为了方便学员,特地在院里设有寝舍,租住费用也不高,陆夕原打算就是住在书院的。

        不过由于房间有限,一般都是两三人同寝。

        现在小倩在他身边,却是不好再与人同住了。况且他如今得到了《大日净世经》,平时需要修炼,被人看到也是个麻烦事。

        住在客栈花销太大,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陆夕决定还是在城中租一间屋子。

        在客栈老板的介绍下,陆夕找到了金华城里比较有名的牙人。

        牙人这个职业,就是古时的中介。帮人租售房产抽取佣金,手中有着不少的资源。

        一个下午,牙人陪着陆夕看了几间正在租赁的房屋。可不是离书院太远,就是租金太过昂贵。

        “陆公子,不知这间合不合意?”在看过最后一间屋子后,牙人问道。

        陆夕一时也有点犯难,他对这间仍不太满意。

        牙人似乎也看出了,咬了咬牙道:“公子,其实我手头还有一间宅子,地段不错,还带了一个小院,房租也便宜,只是……”

        陆夕听了精神一振,追问道:“只是什么?”

        牙人左右环视了一眼,凑到陆夕身边,神秘兮兮地说:“只是……听说那间屋子闹鬼。”

        “闹鬼?”陆夕倒是来了兴趣,在经过兰若寺的事后,他对鬼怪的畏惧少了几分,何况此时身边还跟着一个。

        “你且说来听听。”

        从牙人的口中,陆夕了解到了闹鬼传闻的大致情况。

        这间宅子原先住着一个独居的老婆子,三年前,老婆子病逝,由于膝下无儿无女,宅子就被官府收回,拍卖了出去。

        一开始,买了宅子的那户人家倒也住的平安无事,可住着住着,他们发现家里不是莫名其妙少些吃食,就是放着的东西不知何时移了位置。

        他们以为是被偷儿盯上了,还报了官,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有一天,那家人隔着窗户纸,看到窗外有一个漆黑的人形鬼影,鬼影要他们明天晚上准备一条鱼放在院子里,否则就把他们吃了。

        那户人家惊恐照做,隔天果然见摆在院子里的鱼不翼而飞。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没过多久,那鬼影又再次出现,要求他们每天准备一条鱼。那家人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当然负担不起这笔开支,又怕鬼影伤害他们,只好搬了出去。

        后来那个宅子又接连换了两户主人,可都是没多久就被鬼给吓得搬走了。

        闹鬼的事情传开后,有人说那老婆子生前有时会到集市上,挑一些没人要的小鱼买回家。一定是那老婆子死后留恋家中不肯离去,化作了厉鬼,馋鱼了就要人弄给她吃,没吃到鱼就会吃人。

        平民百姓本就极为相信鬼神之说,一来二去,这宅子就没人再敢住进来了。

        陆夕听完牙人的话,询问道:“那这鬼可曾害过人?”

        牙人回忆了一番,回答:“倒是不曾听说有人丢了性命,只有一个被吓到的,搬出去后大病了一场。”

        陆夕听了若有所思,嘴里自言自语:“喜欢吃鱼又不害人的鬼......”

        他觉得这宅子不像有鬼,反而更像是有人在搞鬼。

        “劳烦带我去这间宅子看看。”陆夕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