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9章 入城

第9章 入城

        老妪静静地看着陆夕烧毁了尸骨,这才出声道:“公子,东西老身已交给你,今日之事不如就此罢休?”

        陆夕刚要开口,却忽然皱了皱眉,而后答道:“好。”

        说完便将周身的太阳真火收入体内,带着两人转身离去。

        郝大通有些着急,这些妖魔鬼怪若是放任不管,不知还要害死多少无辜的人。他见这老妖对陆夕似乎很畏惧,不明白陆夕为何要放过它们。

        他忍不住想要出言提醒,却见陆夕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没了那股超然红尘外的意境,正在疯狂给他使眼色。当下赶紧闭嘴,默默跟着离开。

        原本躲在老树后的鬼怪们钻了出来,它们见小倩重获了自由,眼中又是嫉妒又是怨恨,围了上来询问:“姥姥,难道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们?”

        老妪眼神冷冷地看了它们一眼,吓得众鬼怪不敢抬头,才说道:“此人修为极强,且身具太阳真火,天生克制我。”

        又将目光投向陆夕等人离开的方向,接着说道:“何况,小倩早已被黑山看上。自会有人对付他们。”

        她的面容扭曲,一道道深邃如树皮的皱纹挤在一起,已无半点和蔼老妇人的模样。

        早前兰若寺内的鬼物几乎都被陆夕斩杀一空,三人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兰若寺大门口,郝大通也牵来了他的黑马。

        陆夕和郝大通共乘一骑,小倩飞在后方一路跟随,终于在天色快要亮起时看到了金华城的城墙。

        陆夕这才松了口气,这短短的一夜竟让他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此时城门未开,马儿也跑累了,便在原地稍作休息。

        郝大通对陆夕抱了一拳道:“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陆夕也回了一礼:“陆夕,陆朝阳。”

        郝大通看着陆夕,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出言道:“陆公子,老……我是个粗人,但有一言不吐不快,你可别见怪。”

        陆夕苦笑了一声道:“我知你要说的是什么,只是我这法力无法长时间维持,当时若再晚点走,可能就走不掉了。”

        之前他能有如此威势,全是依仗舍利子为他净化凝练神魂时,任由陆夕随意使用它的力量。

        可在凝练完成后,神魂中的力量如江水退潮缩回舍利子内。

        若不是他反应够快,将太阳真火收回,装作息事宁人,恐怕就要维持不住火焰,被树妖看出端倪。

        郝大通尴尬挠了挠头,说:“公子磊落坦荡,肯将这等秘密告诉我,我郝大通惭愧。”

        他换成自己的角度看,要是自己的武功时灵时不灵,是断然不会说与人听的。

        陆夕转头看向小倩,有些迟疑道:“聂姑娘,如今你已是自由之身,不知今后有何打算。”

        “公子唤我小倩便好。”小倩巧笑嫣然地望着他,认真回答道:“自是跟着公子咯,小倩以后就是公子的人了。”

        陆夕听得一阵恍惚,忙摆摆手道:“我救你并非是为了要你报答。”

        他虽很喜欢小倩,但不愿趁人之危,以报恩的名义将她捆绑在自己身边。这样做,与那树妖又有何区别?

        没想到小倩听了他的话,非但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泪水潸然流下,小声啜泣道:“小倩自知身份卑贱,不敢奢求名分,只望能当个婢子,陪伴公子左右。若是公子不要我,小倩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陆夕见她落泪,慌忙连声安慰,可小倩反而哭得更伤心了,让他心疼不已,无奈道:“那就跟着我吧。”

        小倩听到他答应,转眼已破涕为笑,嘻嘻道:“谢谢公子。”

        变脸速度之快令陆夕瞠目结舌。

        郝大通在一旁以手抚额没眼看,心中叹到:“陆公子终究还是太年轻啊。”

        陆夕抬眼见此时天光将明未明,不由有些担忧地问:“小倩,天快亮了,你能在太阳下现身吗?”

        小倩摇了摇头,说道:“阴魂除非修成鬼仙,否则是不能暴露在太阳下的。白天只能躲在屋内或阴暗处。”

        她思索了一番,又问道:“公子,你身上可有玉器?我也可以附身在玉石中的。”

        陆夕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只贴身珍藏的玉镯。这只玉镯是陆母的嫁妆,离世前交到陆夕手中,说是要送给未来儿媳妇的。

        玉镯很普通,并不水润也不剔透。

        小倩看到却很是喜欢,陆夕便将玉镯送给了她,平日里可以依附在上面。

        小倩满心欢喜的接过镯子戴到手腕上,只要是公子给她的,那就是最好的。

        她抬起手晃了晃,问陆夕:“好看吗?”

        普普通通的玉镯竟被戴出了几分名贵之感。

        “好看。”陆夕愣愣回答,不知是在夸镯子还是在夸人。

        终于,天色大亮,小倩早已附进玉镯被陆夕收入衣袍口袋内。

        他和郝大通牵着马朝城门走去,守门的卫兵在粗略检查过身份后便将二人放行。

        入城前,陆夕回头远眺兰若寺的方向,思绪纷飞,如今他实力低微,做不到更多事情,只能眼看着树妖逍遥自在。待将来修炼有成,他定要再闯一闯这兰若寺,荡清妖邪,还这座古刹一个朗朗乾坤。

        通过城门后,已能看到城内景象。金华城占地极广,街道纵横,只见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街边摆满了各式小摊,很是繁华。陆凡感慨这金华城虽是县城,却隐隐有几分大城风范。

        两人随意寻了个食摊,点了些吃的。打斗奔波一夜,两人早已是饥肠辘辘,恨不得连筷子都吃下去。

        他们边吃边聊,言谈间陆夕知道了郝大通是浙州府盐帮一个堂口的堂主,此次来金华乃是有事公干。而郝大通也吃惊于陆夕身怀异术,却真是一介书生,来这金华城竟是为了求学。

        吃饱喝足,郝大通本想邀请陆夕中午去城里酒楼喝酒。陆夕知道他还有要事处理,就以要去书院拜见师长为由谢绝了。

        两人就此别过,郝大通对陆夕说道:“陆公子,将来若去了杭州城,定要来寻我。到时我作东,咱们好好喝上一回。”

        陆夕觉得这汉子见识过种种神异,却也不对他谄媚讨好,性情率直豪爽,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当下也是说道:“江湖日远,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