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8章 树妖

第8章 树妖

        来人正是聂小倩,此前她见妇人行踪诡异,就一路跟在身后,看到妇人竟直接对二人下手。原想出手解救,却不曾想亲眼目睹了这场巨大的变故。

        听到陆夕的话,她知自己已被发现,便不再隐藏,走到陆夕面前盈盈施了一礼道:“小倩见过公子。”

        小倩抬头看向眼前的书生,只见他浑身沐浴在金色火焰中,眼中闪烁着淡淡的金光,气息煌煌如日,威武好似下凡的天神。

        她回想起此前与陆夕在亭中的亲怩,不禁微微有些脸红,心中想着:“没想到他是个如此有本事的人,怕是早就发现了我的身份,还故意这般作弄人家。”

        陆夕此时神魂笼罩在佛光中,只觉精神清净无垢,无欲无念,如仙似佛。

        他平淡开口,语气不夹杂半丝人世间的情感:“你可是来阻拦我的?”

        “小倩不敢。”

        小倩说着竟然屈身跪下,语有戚戚然:“不敢欺瞒公子,小倩很久前就病死了,被爹娘埋在这兰若寺旁。不幸受到了妖物的威胁,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勾当。腆颜向人,实非本意。公子胸怀正气,又有神仙手段,还望能救我脱离苦海,小倩愿为奴为婢报答公子大恩。”

        在见过陆夕展现的强大力量后,小倩就知道这或许是自己此生唯一一次脱离树妖控制的机会了。

        她本性善良,不愿害人,可无奈尸骸被树妖掌控在手,若不听从,便会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陆夕凝视着身躯微微有些颤抖的清丽少女,像是一朵风中的柔弱小花,若有所思。

        他现在的状态虽然如圣如贤,却不影响思考,他观小倩身上气息轻盈,不似其他鬼物浑浊污秽,竟是从未吸食过生人精血。

        在兰若寺这等污浊之处,还能保持自身善念,足以可见其品性纯良。

        况且因为前世的原因,他本就对这个命途多舛却又纯真善良的少女有着极大的好感。

        如今既然有能力相救,陆夕自是不想让她走入原本的宿命中,再经历更多苦难。

        他开口问道:“我该如何救你?”

        小倩听他答应,答道:“我的尸骨在树妖手中,只要能将其销毁,树妖就无法通过尸骨控制我了。”

        顿了顿,欲言又止道:“只是姥姥修为深厚,公子要取回尸骨怕是会遇到危险......”

        她终究是善良的,哪怕面对渴望已久的自由,也还在担心别人的安危。

        “无妨,总要试上一试。”

        陆夕抬手凌空虚托,一股柔和的力量扶着小倩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带路吧。”

        突然想起还在地上躺着的郝大通,差点把他给忘了。之前郝大通救过他,若放任其昏睡在此处,万一遇到游荡的鬼物,怕是会丢了性命,那自己可就后悔莫及了。

        陆夕手上结了个宝瓶印,只见一丝丝莹莹白光如春雨般落在郝大通身上,瞬间伤势已经复原。

        郝大通悠悠醒转,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摆起架势戒备地扫视四周,寻找将他拍晕的鬼物。却只看到金色光华中的一男一女,不由愣在当场。

        陆夕平淡无波的声音响起:“那鬼已被我消灭,你跟着我走。”

        在陆夕强大的气势下,郝大通虽然充满疑惑,却也不敢多问,跟在了陆夕身后。

        三人一路来到了兰若寺后的白杨林,期间只要遇到了鬼物,陆夕就是一道太阳真火打去,无一可以逃脱。

        郝大通看得目瞪口呆,没料到这少年书生竟然是神仙中人,想到自己此前语气颇为不客气,不禁心有讪讪:这小神仙总不会和自己一个凡人计较吧?

        陆夕自然想不到郝大通正在担心自己秋后算账,此时他已在小倩的指引中,来到了一棵遮天蔽日的老树下。

        一个身穿暗红色衣服的老妪坐在树根上,来回审视着他们三人。

        老妪咳嗽了几声,发出拉破风箱的声音道:“老身就说今夜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因为公子。”

        看着陆夕身上的太阳真火,老妪叹了口气道:“这次是老身走了眼,没有瞧出公子仙人之姿,多有得罪。公子杀了我那么多手下,气也该消了,不知来找老身所为何事?”

        陆夕表情不见丝毫波澜,说道:“交出小倩的尸骸。”

        老妪其实在看到小倩时,心中就已有猜测,此时听到陆夕的回答后点了点头,转向小倩道:“小倩,我早说过无人可以拒绝得了你的美貌。”

        小倩偷偷瞧了眼陆夕,摇了摇头说道:“公子帮我,并非为了美色。”

        老妪并不在意,摆了摆手,几根粗黑如同蛇尾的树根蠕动起来,不知从何处卷来了一具已经掉漆的褐红色棺椁,放在了陆夕三人的面前。

        “小倩,老身虽然限制了你的自由,可这些年来也待你不薄。当年若非有我庇护,你一个新死之鬼,早被群鬼分而食之了。”

        小倩看着自己的棺椁发呆,她万没想到树妖会这般轻易地交出来,听到老妪的话,也点了点头道:“小倩不敢忘记姥姥的恩情,可实在不愿害人了。”

        此时,陆夕对着装有小倩尸骨的棺椁屈指一弹,一道火焰飞射而出,熊熊火焰燃起,不多时便将尸骨连着棺椁烧尽。

        小倩痴痴望着空中飞散的灰烬,两行清泪滑落下来,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在盼着这一刻。

        现在,终于实现了。

        可然后呢?一阵巨大的空虚感无端涌来,自由了,自己又能去哪儿呢?那么多年过去了,爹娘怕是早已不在人世。即便还在,她已成了鬼魅,阴阳两殊途,再见面也不过徒增伤悲。

        她只觉天大地大,竟无处可以安身,内心一片悲凉。

        忽而瞥见身侧的书生,正是他,在黑夜里为她渲染出了光的模样。

        似是被触碰到了心底的柔软,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嫣然的笑意。自己说过,要为奴为婢报答他,那就一辈子侍奉在他的身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