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6章 青鬼

第6章 青鬼

        陆夕对着郝大通抱拳行了一礼,道:“多谢郝大侠出手相救!”

        郝大通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老子早说过真有鬼也一刀劈了。这鬼看来也不过如此。”

        说罢,低头看向脚下四具破碎的尸体。却见他们仍未死去,蠕动着想要将身体拼接起来。

        郝大通不禁惊骇莫名:“奶奶的,这鬼难道杀不死?那倒是有些难缠。”

        “郝大侠,这几只不过是小鬼罢了,寺里还有只老怪比这更凶千百倍。”陆夕忧其一时冲动,不把兰若寺的鬼物放在眼里,到时平白丢了性命。

        树妖姥姥可是有着千年道行,手段诡谲,故事中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夏侯剑客仅仅一个照面就惨死在树妖手下。虽说这“天下第一剑客”含有很大水分,但想来实力也不是郝大通之流可以比拟的。

        郝大通皱紧眉头,似在思索,片刻后对陆夕道:“小子,此地不宜久留,你可要随我一同离去?”

        陆夕大喜,答道:“求之不得!”

        之前他不逃是因为兰若寺里鬼怪众多,若是盲目逃窜遇上了,可不是他一个毫无半点武艺在身的书生可以对付的,还不如安心等到天明,鬼物无法现身后再走。

        此时他见郝大通武功高强,寻常小鬼近不得身,又愿带他一起走,自是再好不过了。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往寺庙大门处赶去。然而行到正殿,却不约而同地顿足停步,只因前方正有一貌美妇人堵住了去路。

        妇人娇笑一声道:“二位这是要去哪儿啊?不如留下来陪妾身好好快活一番。”

        郝大通本来看的眼睛都直了,但在陆夕的连声咳嗽提醒下醒悟过来,知道这也是鬼物,当下也不与她客气:“你这女鬼,模样倒是俏的紧,放在金华城里的春风楼也能当个红牌。”

        嘴上说着,手头功夫也不慢,长刀已被他抽出刀鞘,在透过窗棂投进的月光下绽出粼粼寒光。

        郝大通持刀正对妇人,怒喝道:“赶紧滚开别挡老子的道,你这细胳膊细腿可不是老子的对手!”

        “呵呵,区区武夫,好大的口气。”妇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变得阴冷。

        “今晚,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妇人将双手举到胸前,一根根乌黑尖锐的指甲自指尖生长而出,短短片刻已长到五寸长短。下一刻便见她急冲过来,鬼爪探出似要挖人心肝。

        郝大通见状,提刀迎击,欲要一刀将妇人的手指切断。

        “当”

        刀爪相接,竟发出金铁之声。观那妇人手掌,竟是毫发无伤,反将长刀牢牢抓在手中。另一只手已朝郝大通胸口戳去。

        郝大通内心亡魂大冒,却不敢弃刀逃命。他这一身功夫都在这口刀上,若是丢了刀,更非鬼物对手。

        他双手握住刀柄奋力一绞,撑开妇人掌中空间,立刻抽刀快步后撤,堪堪避过。若是再晚上几分,恐怕就要被捅个透心凉。

        妇人一击未果,暴躁异常,飞身跟上,转眼又与郝大通缠斗在一起。

        陆夕在一旁看得紧张,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可却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心中暗暗着急。

        而郝大通此时内心也是叫苦不迭,他这身本领多是用来与人争斗,可这女鬼浑身坚硬似铁,令他无从下手。一身本事还发挥不出一半,着实憋屈。

        一人一鬼你来我往打了好一会儿,郝大通挡下一击,寻了个空当抽身而出。

        只见他突然以一种迥异常人的频率开始呼吸,胸口一起一伏,带着独特的韵律感。手中长刀亮起一层薄薄的白色光华。

        妇人又一次冲到了面前,郝大通不闪不避,长刀横扫而出,白光如一道匹练闪过,下一刻妇女已是身首异处。

        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郝大通一下子瘫坐在地,脸色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陆夕赶紧小跑上前,将他扶起,奇道:“郝大侠,你刚才那是内力吗?”

        “不过......是些粗浅......的呼吸法。”

        郝大通还没缓过劲来,说话声音断断续续。

        “赶紧走,我的气力......差不多耗尽了。”郝大通出言提醒。

        陆夕搀扶着他就要往外走,却惊见地上的无头女尸竟然爬了起来,将头提起按到脖子上接续上。

        妇人眼神死死盯着他们,神色怨毒而扭曲,脸上有一缕缕黑气冒出,口中发出呕哑嘲哳的鬼叫,听得陆夕两人直感烦厌欲呕,忍不住用手堵住了耳朵。

        “我要你们死!!!”

        妇人的身上也开始冒出缕缕黑烟,皮肤的颜色渐渐转变为青黑色。身体如同被打了气般膨胀起来,身形一点点拔高,四肢上的筋肉高高隆起。

        再仔细看,哪还有半分之前的样貌,分明是个身高近三米,面目狰狞的恶鬼。恶鬼青面獠牙,眼睛大如铜铃,两根尖牙从嘴里伸出足足到了下巴。

        看着眼前的丑陋鬼物,陆夕想到自己此前差点被其引诱,胃里泛起一股酸水,差点吐了出来。

        郝大通也是满目震惊,没想到自己的杀手锏对这恶鬼没造成多少伤害,此时还变得更为强大。

        青黑色的巨大鬼物已经一掌拍了下来,郝大通举刀过头顶,试图格挡。

        他只觉一股巨力传来,手中的长刀无法握住,瞬间脱手飞出。虎口上裂开一道口子,鲜红色的血液流淌而下。他的脑中此时只剩下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青鬼抬手又是一掌,将郝大通拍得倒飞去,重重撞在正殿中央的佛像上,本就残破不堪的佛像终于还是没有躲过崩溃的命运,碎作了一块块。

        郝大通滑落下来,没有半点动静,已经昏死了过去。青鬼缓缓走去,恐怖乌青的大手捏住郝大通的脑袋,手上用力,想要结果了他的性命。

        就在这时,青鬼的背后传来“啪”的一声响,它疑惑地偏过脑袋,却见那书生站在身后,手里还举着破破烂烂的书匣,地上是散落了一地的书籍、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