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2章 兰若

第2章 兰若

        陆夕背着书匣行走在官道上,从他离开茶肆,已经行了约一个多时辰,再过不久就可以抵达金华。他平时挺注重锻炼身体,有几分力气,但在这炎热的天气下,额头还是渗出细密的汗珠。

        走着走着,天色忽然昏暗下来,空气变得沉闷,时不时刮起一阵大风。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抬头望向天空,一大片乌云黑压压聚在头顶。明明刚才还是骄阳似火,晴空万里,一转眼就要下起暴雨来。

        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躲雨都没个去处。

        一条长蛇形的电光在半空中张牙舞爪闪过,紧接着就是一道沉闷的雷声响起。片刻后,豆子大的雨点落到了陆夕的脸上。

        官道两旁有一片树林,但是陆夕知道雷雨天不能在树下躲雨。他慌忙中沿着一条小道跑去,想寻寻避雨之所。

        不多时,一座荒废的寺庙出现在眼前。陆夕赶紧跑了进去,轻轻松了一口气。这荒郊野外想找个挡风遮雨的地儿可着实不容易。

        由于着急躲雨,他并没有注意到,大门上断了半截的牌匾,蛛网密布下,依稀写着“兰若”二字。

        寺内殿塔壮丽,只是荒芜已久,满院生满齐人高的蓬蒿,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进到庙内正殿,正中是一座残破不堪的佛像,金漆早已褪尽,一条胳膊也不知去向。世人不知他们顶礼膜拜的金身下,也不过是一尊普通的石像,连自身都无法保全。

        这时,陆夕发现里面已有一人一马,正是之前在茶肆有过照面的中年壮汉。壮汉已经在殿内生起了一堆火,正用刀插着一块肉烤着吃。

        由于壮汉之前在茶肆的行为,让陆夕对他颇有好感,倒也不怎么惧怕。

        他对着壮汉抱拳作了一揖,开口道:“这位壮士,在下可否进来避避风雨。”

        壮汉瞟了陆夕一眼,似乎也认出了他。大大咧咧地说:“要进就进,庙又不是老子盖的,哪这么多废话。”

        陆夕谢过后,走进殿内,寻了一根柱子靠坐着。只是身上的衣服被暴雨淋得透湿,此时黏黏的贴在身上,不太爽利。虽然书匣上,撑有一块油布遮面,平时用来遮荫,关键时刻还能用来挡雨。可无奈这突如其来的雨实在太大,书匣没起到半点遮雨的作用。

        这个世界不比前世,万一染上风寒,可是件要命的事。可现在风大雨大,也没处找柴禾生火。

        壮汉像是觉察到了陆夕的窘迫,对他说道:“你们这些读书人身体娇气的很,赶紧过来烤烤火。别染上个什么病死在这,平添晦气。”

        陆夕咧嘴一笑,觉得壮汉言辞粗鄙,心还是挺好的。这些江湖中人,好像说话不带点脏字,别人就认不出他们是江湖人似的。

        他脱下湿透的外衣,用书匣撑开放在火堆旁烘干,自己则穿着一件薄内衬盘腿坐下。

        此时肉已烤熟,壮汉将肉用刀切开,递了一块给陆夕。陆夕连忙摆摆手出言谢绝,他现在烤着人家的火,再吃人家的肉就有点不知好歹了。

        从书匣里摸出一块硬得像砖的干粮,就着水壶里的水,一口一口含软化后咽下。

        壮汉见状,就收回了手里的肉,骂了句矫情。

        陆夕吃着干粮,看着门外的雨瓢泼般洒落,看起来一时半刻是不会停了。

        不过哪怕等到雨停,再赶路到金华城下,估计也要到夜里,那时城门已关,还得在城外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入城。

        恐怕今晚要在这破庙过上一夜了。

        陆夕无奈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就该听了那小二的话,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

        好在现在是盛夏,要是冬天,天寒地冻,人还不一定能吃得消。

        傍晚时分,雨终于停了下来,陆夕随意对付了几口干粮,就到厢房歇息去了。

        之前被雨困着无事可做,他就到庙里四处转了转,发现厢房里的床还能用。夏天蛇虫鼠蚁多,有床睡当然更好。

        他和壮汉讲了一声,两人各自挑选了一间相对还算干净的房间。

        只是屋内闷热,蚊虫飞舞发出嗡嗡声,时不时还来叮咬一口。陆夕卧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索性就起了身来,推门而出,打算赏赏月色散散步。

        或许是白天下了场雨,天空没有云层遮挡,今夜的月光格外明亮,清幽似水,将地面照得亮如白昼。

        而夜晚的风也没有了白日里的燥热,吹在身上带来一股凉意。陆夕只觉得心旷神怡,方才的烦躁感仿佛也在这月色中,被清风给吹走了。

        整座寺庙占地极大,陆夕白天只在前殿转过,此时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后院。

        后院的东角上种了一大片竹林,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发出娑娑声。

        而后院的正中,有一个小湖,里边野藕丛生,这个时节,正好已经开花。

        满池荷花有些已经完全开放,有些还只冒了个花骨朵,形态各异,叫人看了心生欢喜。

        正当陆夕沉浸在这美景中时,湖对面的亭子里传出了一阵琴声。弹琴之人似乎技艺极高,琴声婉转幽怨,令人听之动容。

        陆夕心中大奇,这座寺庙里只有他和壮汉两人,没理由他一个浓眉大眼的粗汉会有如此高超的琴技。

        只是亭子周围遮着一圈白纱帷幔,看不真切。他就沿着湖边用鹅卵石子铺成的小路朝亭子走去。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亭子近前。亭中人似乎没有听到脚步声,还在抚琴。

        陆夕伸手掀开白纱,往里看去,一时间呆住了。

        亭中是一位年方二八的少女,身着一袭白衣,肩上披着薄纱,皮肤白嫩得吹弹可破,脸上明眸流转,浅笑含愁,清冷中带着几分幽怨,美得仿佛坠入人间的仙女。

        恰巧在这时,一根琴弦发出“锵”的一声响,应声断开。琴声戛然而止,少女抬头,正好看到眼前呆呆看着自己的俊秀少年,像是被吓了一跳,手作兰花状轻轻掩在嘴前,发出“呀”的一声轻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