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1章 少年

第1章 少年

        炎炎六月,太阳炙烤着大地,路面上涌起滚滚热量,空气都仿佛在半空中扭曲。

        天气炎热,城外的官道上没有多少行人,一间小小的简易茶肆开在路边,除了店家,也就只有一个客人。

        客人是位年约十八的少年,头戴书生冠,身着一套洗的隐隐发白的粗布青色长衫,一个半人高的书匣放在一旁。少年的长相颇为俊秀,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令人过目难忘。

        这时,小二端了一个碗轻放到少年面前,说道:“客官,您的凉茶。”

        少年道了声谢,摸出一文钱交到小二手里。

        接着便端起茶碗,饮了一大口。

        所谓的凉茶,就是字面意思,把茶放凉了而已。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路边茶肆,自然不会像达官贵族那样,设有专门的冰窖,从冬日藏冰至盛夏。

        但在炎炎夏日,已经是消暑良品了。

        少年不由得有些怀念前世那个有着空调和各种冷饮的夏天。

        少年姓陆,名夕,字朝阳,并非早晨初升的太阳,是面朝旭日的朝阳。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一颗名为地球的蓝色星球。

        前世的他是个孤儿,自小在福利院长大。

        小时候问起院长自己是如何来到福利院时,院长告诉他,有一日开门时,发现地上有一襁褓,他就在里面不哭也不闹。身上只有一条鹅黄色石珠挂坠,没有任何其他信息。

        后来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本以为生活会在自己的努力下越过越好,没想到命运与他又开了次玩笑。在一次公司组织的体检里,他被检查出了胃癌晚期。

        医生建议立即住院治疗,但是面对高额的费用,陆夕选择了放弃。

        他拿着检查单失魂落魄地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正巧见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贪玩跑到了车道上,而不远处一辆小车仿佛没有看见般飞快的驶来。

        他来不及多想,一个冲刺跑去把小孩推开,自己却被汽车撞得高高飞起,又重重落地。弥留之际,他心想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错,自己本就活不了多久了,但现在却让一个生命延续了下去。

        路边的行人爆发出惊恐刺耳的尖叫声,撞人的司机摇摇晃晃从车上下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酒就醒了,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小孩的母亲紧紧抱住孩子,一边哭一边摸出手机拨打120。

        然而这一切,血泊中的陆夕无法看到,他的意识早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也无法看到脖子里一直佩戴着的玉石珠子,在沾染到他的血后,散发出的微弱光芒。

        等到再一次睁开眼时,陆夕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一个中年妇女正坐在一旁落泪,见他醒来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放声痛哭,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边上原本围着安慰妇女的街坊也很激动,叽叽喳喳说起话来。从街坊们的口中和自己脑中零星的记忆片段,陆夕拼凑出了一些信息。他叫陆夕,八岁,父亲早亡,被母亲拉扯长大,今早因为贪玩不慎落水,被人发现捞上来时已经没了呼吸。

        镇上的郎中原本断言救不活了,没成想奇迹发生了,小陆夕苏醒了过来。

        看着自己被泡得发白的稚嫩小手,陆夕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自己这是穿越了吗?

        眼前的妇女仿佛害怕一松手就会再次失去自己的孩子,一直不曾将他放下。前世身为孤儿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母爱的感情。

        难道,这是上天对自己救人的奖励吗?

        重活一次的陆夕很珍惜这个机会,努力适应融入新的生活。

        这个世界类似于前世古代的华夏,许多地名甚至和前世相同,但又存在许多不同之处。现在所处的朝代不是自己熟悉的唐宋元明清,而是一个名为大晋的国家。大晋幅员辽阔,地大物博,至今竟然已延续了三千多年。要知道前世可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够延续如此之久。

        落水后的小陆夕,上私塾时不再调皮捣蛋,变得聪明好学。尤其是抄了几首符合年龄段的诗后,还在十里八乡获得了“神童”的美誉。大家都说是小陆夕大难不死后,开了窍了。

        教书先生是个老秀才,屡试不中后心灰意冷,加上年纪也大了,就在乡上开了个私塾。他对这个学生也是相当满意,说陆夕将来一定能考上秀才,说不定还能中个举人。

        陆母听到后反倒是一笑而过,她不求自己的孩子能有多大出息,只要一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

        不过陆夕也没有令人失望,在十四岁第一次参加童生试时就考过了,成了秀才。

        可惜福祸相依,陆母因为长期操劳,积劳成疾,病倒在了家中。本应前往金华城内的书院就学,准备乡试的陆夕不顾母亲的劝阻,坚持留在家中,侍奉左右。

        但是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终究还是比不上前世,尽管有陆夕的悉心照料,陆母的病情还是越来越重,在不久前撒手人寰。

        送完母亲最后一程后,陆夕在这个世界上又成了孑身一人,他离开了小乡镇,独自踏上了前往金华求学的道路。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卷起飞扬的尘土,将陆夕的思绪从纷乱中拉回现实。

        一个披甲带刀的中年壮汉,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停在了茶肆旁。将马拴在马桩上后,走进棚内,随意瞥了一眼陆夕,把刀拍在桌上,粗声粗气地喊道:“小二,赶紧上茶,渴死老子了。”

        小二赶忙点头哈腰地跑了过去,边上茶边道歉:“对不住,大侠您久等了。”

        壮汉一连喝了三大碗,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问道:“多少钱?”

        “大侠说笑了,几碗茶水而已,就当是请您的。”

        壮汉一听反而不乐意了,一拍桌子吼道:“奶奶的,老子像是会差你钱的人?”

        说完,也不管小二反应,随手在桌上丢下几枚铜钱,提起刀就上马而去。

        陆凡觉得这壮汉虽然粗俗,倒也挺有原则,莞尔一笑,也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拿上书匣背在身上,打算继续赶路。

        小二刚刚收起铜钱,见他起身,提着茶壶过来问道:“客官,可要续茶?放心,我们只收一文钱茶碗费,续茶不收钱。”

        陆夕谢过小二,言明自己还要赶路去金华。

        “客官,到城里还有三个时辰的路程,走的慢的话,到时城门都关了。要不还是在我们这歇息一晚。”茶肆的边上就是一个小客栈,可以供来往的行人休息。

        “不了,我走的挺快的。”

        现在天色尚早,陆夕打算先赶到金华城再做打算。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决定,将成为他一生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