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小师弟太可爱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喝醉的大白毛

第四十五章 喝醉的大白毛

        “坤鸿灵,上次教训你还是三十年前,我看你是真忘了自己当时有多惨!”

        南宫玥伸出芊芊玉指,说话间就要让坤鸿灵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怒火,“你要是没死过,我帮你!”

        就在这时,三道身影赶到,将她拦了下来。

        “小师妹,别动怒别动怒!”

        掌教孤鸿影横在几人身前,连连劝慰道,“都是同门,有话好好说!”

        “是啊是啊,别真打起来了不是?”

        乾鸿霄真人也附和道。

        “……我有分寸,这货死不了的。”

        南宫玥瞥了他们一眼,淡淡说道,“但这口气我得出,不然睡不着觉。”

        “哎呀呀,别动不动就生啊死的,那多不好。”

        玄鸿璟真人出来当了和事佬,“出气也有别的法子不是?”

        一面说着,他一面掏出了两个小坛,“喏,我刚酿好的仙人醉,还配了最适合下酒的腊肉。”

        “不如别揪心这件事了,师兄请你喝酒如何?”

        “……卖你个面子吧。”

        南宫玥想了想,好像确实也不能真杀了他,便顺坡下驴的松了口。

        但她还是朝着坤鸿灵狠狠瞪了一眼。

        光是这一眼,就让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站立不稳,摇摇欲坠的向后倒去。

        若不是孤鸿影眼疾手快扶起了他,只怕摔不死也得弄点后遗症出来。

        “走吧,三师兄,到我那里喝酒去。”

        南宫玥朝玄鸿璟招了招手,“至于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们等那老乌龟醒了自己问他去。”

        早些年在玉衡峰的时候,能让南宫玥有点好感的也就两人。

        师父了凡真人,还有三师兄玄鸿璟。

        毕竟他们俩对自己是真的不错,一个老顽童,一个好好先生,也都蛮照顾自己。

        老孤其实也还行,但这家伙老是一副怂包样子,让她看着不爽。

        至于乾鸿霄和坤鸿灵,那可真的是打小就不对付。

        狲思邈跟在师尊身后,心情也还不错。

        毕竟看着坤首座吃瘪,确实挺出气的。

        更关键的是,这可是师尊第一次帮自己出头嘛。

        被人保护的感觉,吃软饭的滋味总是好的。

        “行了,思邈你先去休息吧,我和三师兄聊聊天。”

        回到玉衡峰,南宫玥朝他摆了摆手,“完了再和你算账。”

        算账?

        你算什么东西?

        虽然实在想不到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但狲思邈还是朝二人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南宫玥和玄鸿璟来到先前那处山崖,喝着酒吃着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话说回来,上次和小师妹你一起喝酒得是什么时候了?”

        玄鸿璟一边嚼着肉干,一边问道。

        “不记得了,得有十几年了?”

        南宫玥取了个酒葫芦出来,把坛子里的仙人醉倒进去,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

        “喔,那还挺长的。”

        看着她这般豪放,玄鸿璟欣然笑道,“但我怎么觉得你这火爆性子一直没变呢?”

        “变不了。”

        南宫玥一摊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看见姓坤的那混账玩意儿就来火。”

        “嗨,他一向做事不过脑子。”

        玄鸿璟真人似乎永远都是和事佬定位,“不过他的徒弟出了问题,他这样也正常,你也别太在意。”

        “能不能不提他了?”南宫玥瞥了他一眼。

        “好,那换个话题吧。”

        玄鸿璟摆摆手,“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洗剑池好像有被唤醒的迹象啊。”

        “应该是小思邈做的吧,他走过去了几层?”

        “不是他。”

        南宫玥摆了摆手,“是我那大徒弟赵思卿,走了七层。”

        这些人啊,怎么张口闭口就是兔狲的?

        “哦,那也不错啊。”

        玄鸿璟点了点头,“不过洗剑池就是给剑修准备的修行场所,怎么不让思邈去试试呢?”

        南宫玥咕咚咕咚将酒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要你管。”

        “好好好,你的徒弟你来教,我管不着。”

        好好先生玄鸿璟低头喝了口酒,“不过思邈的话,应该可以走完二十层的吧?”

        “不可能!”

        南宫玥回答的很是干脆,“他才哪到哪啊,绝对不可能!”

        洗剑池是什么地方,她还不清楚?

        相传,那里以前可是祖师洗剑之地。

        后来,历朝历代的天才剑修们也得以一个个进入其中,洗剑的同时,也留下了一道道属于他们自己的剑意。

        如果换做狲思邈,他也肯定扛不住。

        “呵,你就对他这么没信心?”

        玄鸿璟饶有兴趣的挑了下眉毛,“万一他可以呢?”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南宫玥鼻子里哼了一声,借着酒劲摇头晃脑的来了一句,“他要能走完,我就在脸上写上‘有眼无珠’四个字,然后去洗剑峰裸奔一百圈!”

        “……小师妹,你喝醉了。”

        这种丝毫不顾及自身形象的话过于生猛,让玄鸿璟不自觉拿袖子挡了挡脸,“还有,你这说话粗俗的毛病,要好好改改了。”

        当然了,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这事情不太可能。

        虽然修的不是剑道,但洗剑池的可怕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那些先辈留下的剑意,经过长年累月的自然推演,形成了一种类似大神通的道韵。

        二十层的禁制看似不多,但每一层都是难上加难。

        在他眼里,狲思邈确实天赋过人,小小年纪就结了元婴。

        但想要以这个境界走完洗剑池,那可真是难如登天了。

        “切,都几岁了,还这么害羞!”

        南宫玥铁定是喝醉了,顶着红扑扑的小脸得意洋洋的笑道,“就是知道他走不完,我才会这么说的啊,怎么着怎么着?”

        “唉,你啊。”

        玄鸿璟真人叹了口气,“得了得了,小师妹你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几息之间他便来到了山下,找到了正在一展歌喉的兔狲。

        “给我一个酸菜的缸,腌透悲伤~”

        狲思邈没休息,他一直在纠结刚才大白毛说的“算账”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到玄鸿璟师叔来了,他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迎接。

        “玄师叔,我师尊呢?”

        “哈哈,她……喝醉了,你去照顾下她吧。”

        玄鸿璟想了想,对他隐瞒了和南宫玥刚才的谈话,“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天玑峰了。”

        “师叔慢走。”

        兔狲抱拳躬身,目送着他远去后,才去找南宫玥。

        喝醉了?

        大白毛那么厉害的家伙,还能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