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小师弟太可爱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带师,我悟了

第四十三章 带师,我悟了

        这天下午,刚刚给田地里的作物浇了水,看着露头的绿芽,狲思邈心情大好。

        “思邈师兄,思邈师兄!”

        感慨之际,夏禾突然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神色相当焦急。

        “嗯?夏禾啊,你找思邈什么事情啊?”

        大白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面无表情的捏着小白毛的脸问道。

        “唔唔唔……”

        夏禾好像没心情和南宫玥打闹,挣扎着脱开了她的手。

        “思邈师兄,能和我去一趟天权峰么?”

        夏禾很是认真的说道,“翟师姐……她出事了!”

        “你们天权峰的人出事,为什么要找思邈?”

        南宫玥皱起了眉头有点不满,很是不解。

        “是这样的,南宫首座。”

        夏禾长话短说的解释了起来,“自从上次和思邈师兄执行完任务回来,翟师姐就有些不太对劲,像是走火入魔了!”

        蛤?

        狲思邈一阵诧异。

        这算怎么回事?

        “……算了,那思邈你就去一趟吧,记得早去早回。”

        南宫玥到底不是带恶人,便也没太过为难小白毛,让她带着狲思邈去了天权峰。

        一路上,通过小白毛叽叽喳喳的叙述,狲思邈才了解到了是怎么回事。

        说是翟秋然自从回到天权峰后,就开始不对劲了。

        不仅整个人每天迷迷糊糊的,说话做事的风格也和之前大不相同。

        到了现在越来越严重,真的有点疯癫的迹象了。

        ……好家伙。

        兔狲直呼好家伙。

        应该不太可能是自己导致的吧……

        当然了,这话纯属自欺欺人。

        见到了翟秋然本人后,他也确实感觉这家伙不太对劲,像是得了大病。

        “思邈师兄……”

        翟秋然木讷的瞧了狲思邈一眼,口中喃喃自语般的嘟囔了一句,“我……我参悟不透……”

        “翟师妹,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狲思邈也没理解她这话的意思,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就……就是那天,和你一起回来的时候,你说看风景……”

        翟秋然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病情好像又发作了。

        只见她痛苦的摇着头,眼中还不受控制的流着两行清泪。

        “呜呜呜……我参悟不透,我是废物……”

        啊这……

        狲思邈都懵圈了。

        她真就把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当阅读理解了?

        陷入这种古怪的迷障,自然会引得道心不稳,甚至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

        “唉,翟师妹,你听我说。”

        狲思邈叹了口气,在她面前来回踱步,“我那天说看风景,是真的看风景。”

        “啊咧……是么?”

        翟秋然仍然眼神空洞的看着他,“那能不能请师兄告诉我,我究竟该如何参悟呢……”

        完蛋了,芭比q了。

        这压根听不进去话啊。

        兔狲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猛兽的利爪收了回去。

        下一秒。

        啪!

        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打女人,但现在没办法。

        疼痛,向来是让人清醒最有效的办法。

        至少目前来说,对翟秋然就很有效。

        “思邈师兄?”

        翟秋然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翟师妹,你听我说。”

        狲思邈眼见有门儿,开始了对她的话疗。

        “你是不是因为我那天的话,而钻进了牛角尖?”

        “嗯,是啊……”

        翟秋然扭捏着点了点头,语气中还有些委屈。

        师兄都把答案摆在她面前了,她却连抄都不会抄。

        这岂不是很丢人?

        “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话本身就没有别的意思呢?”

        翟秋然一怔,疑惑的看向了他。

        “我说了,那天我说在看风景,就是在看风景。”

        狲思邈悉心解释道,“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但,但是看风景有什么意义呢?”

        翟秋然似懂非懂,眼神里满是不解。

        “难道做事情就一定要有意义才去做么?”

        兔狲暗暗地翻了个白眼,这孩子纯粹属于学傻了。

        “或者我这么问你,你修仙的目的是什么?”

        “为……为了变强。”

        翟秋然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那变强就一定要把所有时间,都花费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么?”

        狲思邈循循善诱道,“我没有目的的看一看风景,品味一下世间百态,会影响我吗?”

        翟秋然眼前一亮,期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说到底,仙人也未必就不食人间烟火气,凡俗也未必都是庸碌之人。”

        “在我看来,二者之间并非对立,也不是什么泾渭分明的存在。”

        “修行一途,就像我曾经说的,顺其自然,随其心意就好。”

        “实在想不明白的东西,就不要想了,那说明它不一定适合你。”

        “放松放松调整一下,说不定还有什么更为意外的收获呢。”

        ……

        听着他的话,翟秋然眼中的光芒也一点点被寻了回来。

        她又一次悟了。

        大彻大悟级别的那种。

        是啊,师兄说的真的好有道理。

        从小到大,修炼变强就是她此生唯一的追求。

        但若是因此入了魔障,每日痛苦加身,那可就不是她的本意了。

        是自己走了死胡同!

        自己真是个大笨蛋!

        “谢谢思邈师兄,师妹明白了!”

        翟秋然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与自信,踉跄的起身,朝着蹲在地上的狲思邈恭敬行礼。

        这些日子以来的颓废迷蒙,让她有些虚弱。

        “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狲思邈笑着松了口气,“睡一觉起来会好很多。”

        “嗯!”

        翟秋然感激的点了点头,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顺其心意嘛,她现在彻底明白了。

        等到能和思邈师兄比肩的那一天……

        嗯,她相信这一天不会远的。

        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兔狲如释重负般走了出去。

        门外,乾鸿霄真人和夏禾已经等候多时。

        “思邈师兄,你神了!”

        小白毛的眼里蛮是崇拜,同时还有深深的感激。

        天权峰上,就属翟师姐和师父对她好。

        所以师姐走火入魔,她也挺担心的。

        “……谢谢你了,思邈师侄。”

        见到爱徒恢复正常,乾鸿霄也同样放下了心里的担子,“你刚才的话我听到了,确实很有道理。”

        “不敢当,这只是弟子的一点感悟罢了。”

        狲思邈恭敬的拱手道。

        其实说是感悟也谈不上,主要是他知道这病怎么治。

        学傻了的书呆子,你就得让她多出去放松放松玩一玩才行。

        翟秋然不就是这样子的。

        “哈哈哈,你这孩子就是谦虚。”

        乾鸿霄欣慰的笑着,“要不也别急着走了,留在天权峰吃顿便饭,就当是师叔答谢你了。”

        “……那师侄就却之不恭了。”

        狲思邈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思邈师兄,你能不能做上次那几道菜啊,我好想吃……”

        夏禾话还没说完,就被乾鸿霄赏了一记板栗。

        “你这丫头,哪有让客人做饭的道理?”

        一点都不懂事。